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童话世界 > 安徒生童话 > 小布头新奇遇记读后感_小布头新奇遇记 十四、小布头当了俘虏

小布头新奇遇记读后感_小布头新奇遇记 十四、小布头当了俘虏

来源:安徒生童话 时间:2020-03-10 点击:

【www.tonghuashijie.net--安徒生童话】

地板上摆着一个红色的大箱子,大箱子的盖子开着。小布头看见胖嘟嘟姥姥用一件朵朵的衣服把银色的大“奔驰”包好,塞进大箱子里。

  朵朵找不到他的大汽车,问姥姥说:“大汽车呢?”

  姥姥说:“大汽车……大汽车呀?就是啊,大汽车呢?”

  姥姥东张西望,好像在找,然后说:“先玩儿别的吧,过会儿我再给你找!”

  小布头偷偷告诉朵朵:“大汽车在那个红箱子里──包在一件黄衣服里……”

  朵朵跑到红箱子那儿,掀开盖子,抖开黄衣服,大汽车一下子就出来了。

  朵朵高兴地叫:“哈,大汽车真开到这里边来啦!”

  “唉,这个朵朵真傻!”小布头心里想,“你怎么不知道它要到美国去,你也要跟它一起去了呢?”

  姥姥看见小布头丢在地上,随手捡起来,放到柜子顶上。

  姥姥看见红脸蛋儿正在用力拖地板,就自己出去买菜。

  红脸蛋儿阿姨见姥姥走出门去,随手把门锁撞上,马上丢下墩布,往沙发上一仰。她出了一口大气说:“哎呀,真舒服!”

  要是趁姥姥不在,穿上豆豆阿姨的白纱裙子,戴上姥姥的金项链在镜子前头扭一扭,是不是更舒服?

  红脸蛋儿阿姨就这么办了。

  她先打开大衣柜,拿出豆豆阿姨的白纱裙子。换好以后,就在大镜子前头扭来扭去,觉得自己漂亮极了!

  接下来,她拉开柜子最上面的抽屉,拿出一条金项链来。她戴好金项链,再往镜子里看,哇,更漂亮啦,简直就是个新娘子嘛!

  红脸蛋儿知道,姥姥还有好几条各式各样的项链呢,今天就都试一试!

  小布头老是看见她在大镜子前头扭来扭去,还都是在姥姥不在家的时候,他就说:“臭美妞儿,真没羞!”

  红脸蛋儿嘻嘻笑:“你看着眼红吧?也让你戴戴!”

  她又拿出一条珍珠项链,把金项链摘下来,挂在小布头的脖子上。小布头往下扯,红脸蛋儿就把项链在他脖子上绕了几圈。她举起小布头看,哈哈笑着说:“你戴上也蛮漂亮的嘛!”

  她把珍珠项链戴好,看看镜子说:“这个不太好,好像是老太太戴的!”

  她又把珍珠项链摘下来,绕到小布头的脖子上,取出来一条亮晶晶、光闪闪的项链。

  “是银的,”红脸蛋儿说,“可是银的为什么这么亮?”

  她戴上了,觉得比那条金项链还要漂亮得多!

  她正在大镜子前转来转去,欣赏着里头那个好美好美的女孩子,忽然听见楼道里有脚步声。红脸蛋儿慌慌张张地脱下裙子,换上裤子。已经听见姥姥用钥匙开门的声音,她来不及打开抽屉把项链收起来,就把那条银白的往小布头身上一绕,揣进衣袋。

  胖嘟嘟姥姥已经走进来了。她放下手里的菜,叹了一口气说:“人老了真没用

  ──买了黄瓜,就把切面忘了!只好麻烦你一趟,去买二斤切面吧!”

  红脸蛋儿答应一声,接过钱,一边往门外走,一边心里想:“还好,老太太没瞧见我戴她的项链……”

  她可没想到,事情比让老太太瞧见还要糟得多!慌里慌张的结果是:她自己闯了祸不算,还让小布头成了俘虏!

  事情是这样的──

  红脸蛋儿在菜市场买切面的时候,一个家伙站在她身后看着切面旁边的一笸箩大馒头。那家伙好像饿了,一边盯着馒头,一边咽口水。他看见那女孩把买切面找回来的零钱塞进衣袋里,就趁着女孩伸手接切面的时候,把手伸进她的衣袋。他掏出的不光是零钱,还有一把软软的东西,那家伙慌慌张张也顾不上看,转身就走。

  他钻进一家馄饨铺。大概因为还没到吃饭时间,馄饨铺里连一位顾客也没有。他坐下来,偷偷看一眼手里的东西。那是不少零钱,有几张一元的,甚至还有一张两元的!那个软软的东西他开始还以为是个女孩儿用的钱夹子,细看,不过是个花花绿绿的小布娃娃,上面缠绕着项链。买切面的闺女看样子比他强不了多少,顶多是个进城打工的,会有什么真东西?项链肯定是假货。可钱是有用的,那么多,吃两顿饱饭足够了!

  于是,他要了一碗馄饨,两个馒头,一边吃喝,一边自言自语地说:“唉,对不起那闺女啦!没办法,肚子实在太饿……”

  小布头看着那家伙张开大嘴巴的样子,忽然觉得他有些面熟。他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可是,那是在什么地方呢?

  有人走进来了,那家伙赶紧把小布头塞进衣袋里,接着猛吃猛喝。吃得差不多了,他又掏出小布头,看了一眼,连同三条项链一起,随手丢到桌子底下很黑的地方。

  小布头正在着急,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好机会!这地方好像离他家不远,他估计不用费很大力气就能跑回去,于是拔腿就逃。

  那家伙眼睛尖,看见了。他揉揉眼睛说:“我又没喝酒,怎么就醉了?这个小人儿刚才还在桌子底下,怎么一下子就到了这儿?它还会跑?真怪!”

  他弯腰捡起小布头和项链,放到桌面上,盯着看。小布头赶紧躺下来装死。

  “我说的嘛,多半是我眼花了……不过,就留着吧!看来这个小玩意儿能给我带来好运!三条假项链呢,也说不定能换个馒头吃……”

  他要了第二碗馄饨,还有两个馒头,接着吃,不过这回没那么快了。他好像在仔细地品尝大白面馒头的滋味儿。

  小布头急坏了。这是什么时候啊!朵朵就要让那个小黑胡子叔叔弄走了,要是朵朵找不到他,独自一个给弄上飞机,还不哭死?如果黑猫巫师这时候赶来了,他到哪儿去找我啊?一切都会搞得一塌糊涂!要是能回到朵朵身边,就算黑猫大哥不来,情况也会好得多,朵朵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可总算还有个亲密的朋友在身边啊……

  这么一着急,小布头忽然想起黑猫大哥教给他的那一招儿。对呀,我用“隐身术”让这个坏蛋瞧不见,就可以跑了嘛!

  小布头立刻开始默默地念诵:

  一只蛤蟆四条腿,

  两只眼睛一张嘴,

  扑通一声跳下水。

  两只蛤蟆八条腿,

  四只眼睛两张嘴,

  扑通扑通跳下水。

  三只蛤蟆……三只蛤蟆……

  啊,不对,不是“三只蛤蟆”!那……那是什么来着?

  小布头从头念。可是念到“扑通扑通跳下水”又停住了。他怎么也想不起下面的那一句是什么!

  小布头都要急哭了。

  那个家伙吃饱喝足了,把小布头和项链塞进衣兜,东张西望地走出馄饨铺。他一路哼着小曲,走进一条小胡同,又钻进个破旧的院子,打开一间屋子。

  他刚走进去,就有个嘶哑的声音问他:“您回来啦?”

  小布头心里想:这是谁呀?声音好难听!

  那家伙把小布头掏出来,扔到桌上。小布头这才看见,原来又脏又乱的小屋子里根本没有人。这屋子有一股怪味儿,好像是臭脚丫子、尿臊和屁的混合气味,他好像是在什么地方闻到过这种臭气……

  啊!小布头忽然想起来了:黑猫大哥带他去的那个大房子就是这股气味,我说怎么这个人好像认识呢,原来他就是那个哇啦哇啦说梦话的大嘴巴!他怎么跑到这儿来了呢?

  小布头往上看,见靠窗户的地方挂着一个鸟笼子,笼子里有一只很大的黑鸟。刚才说话的一定是那只黑鸟。

  “这小东西好像还会跑,把他关进笼子,可就跑不了啦!”大嘴巴喃喃说着,拿起小布头,打开鸟笼子,把小布头塞进去,又关好笼门。

  那只黑鸟瞪圆眼睛看看小布头,对他的主人说:“我不吃这种东西!”

  “谁让你吃了?”那家伙说,“我让他跟你做伴儿!你敢动他,我就把你的毛儿拔光!”

  “我可用不着谁做伴儿。我的屋子够小的了,别再添人进口啦!”黑鸟说。

  那家伙不理他,往床上一躺,不一会儿就打起呼噜来。

  黑鸟叹了一口气说:“得!单间儿变成集体宿舍了!”

  他又打量小布头一下,问他:“你睡觉不打呼噜吧?”

  小布头说:“不打。”

  黑鸟说:“唉,那就凑合着吧!有一个打呼噜的就够受了,要是耳根子底下再来一个……”

  小布头有些后悔,他应该说自己打呼噜。说不定这只黑鸟一闹,他的主人会把自己拿出去。

  小布头看看鸟笼子,那笼子好像是铁条编的。他上去用两手抓住一根,用力撼了撼,那根东西纹丝不动。他又去扳笼子的门,门也关得死死的。

  “别白费劲了!”黑鸟说,“八爷都出不去,别说你啦!”

  “‘八爷’是谁?”

  “就是我啦!”黑鸟说,接着好像有点儿不好意思,解释说,“我不过是一只八哥儿……‘八爷’不是我自称的,是他这么叫。”

  八哥儿看了在床上打呼噜的那家伙一眼,又说:“也不是他想管我叫‘爷’,他是骂那个真八爷,说他是一只鸟。”

  “什么‘真八爷’?”

  “就是他原来建筑承包公司那个老板嘛!赚了好多好多钱,就是不给他们开工资,一拖就是半年。那个‘八爷’到现在还欠着他的钱,他一提起来就冒火,就管我叫‘八爷’。这下子我倒霉了──他动不动就说要把八爷的毛儿拔光,你说冤不冤哪?我招谁惹谁了!”

  不错,那个大嘴巴说梦话叫来叫去的,好像就是“把半年的工钱都发给我”!

  小布头问:“他原来是不是住在一个很大的屋子里,里边有好多两层的床?”

  八哥儿摇摇头:“我不知道,那会儿我还没来呢!”

  小布头说:“不,那个大嘴巴一定不是他!因为我的朋友告诉我,住在那个大屋子里的,都是好人!”

  八哥儿说:“他也是好人嘛!”

  小布头说:“不对!他偷东西,还把我关在这儿!”

  八哥儿没话说了。好半天,他才嘟囔一句:“把你关在这儿当然不对……偷东西也不对,可是他不怎么干这种事……唉,总得吃饭哪!”

  小布头说:“要吃饭,就应该去劳动!”

  八哥儿说:“他是劳动了呀,可老是干不成。那回,他不是‘捣乱’,是真的不想活了。他和两个工人一起爬到像高塔一样的起重机上,在上面喊:‘老八,欠我们的工钱到底给不给?再不给,我们就跳下去!’要是那个八爷来了,说:‘好吧,我给你们!’他们也就下来了。可他就是不出来。他们仨正要往下跳,来了一大堆消防队员,用大网在下面接着他们。好家伙,这要是摔不死,摔断了胳膊腿,可就更糟了……他们只好又爬下来。

  “老八说他领头儿捣乱,把他开除了。活儿干不成,做买卖吧!他买了一辆旧三轮车,骑到城外很远的菜地去买菜,回来在早市上卖。没想到市场管理员说他卖菜的地方不对,‘噼里啪啦’,把他的三轮车砸了个稀巴烂……

  “那天晚上他跟我唠唠叨叨,说买三轮车的钱是借的,这下子怎么还给人家?还不如找根小绳儿上吊算了。我急了,使劲劝他,还给他出了一点儿馊主意……”

  小布头一肚子心事,也没心思听八哥儿的故事,根本没弄清他哇啦一些什么。他觉得这只八哥儿还亲切,忍不住把自己的事情说了,想让八哥儿帮帮他。八哥儿听了,果然很同情,他说:“那小娃娃好可怜!等主人睡醒,我跟他说说,让他把你放出去……”

  听那口气,八哥儿还挺有把握。小布头就焦急地等着他睡醒。

  可是,那家伙睡够了,爬起来就走出门去了。小布头只好继续坐在鸟笼子里当俘虏。推荐访问:小布头新奇遇记作者 小布头新奇遇记主人公 小布头新奇遇记读后感 新小布头奇遇记读后感 新小布头奇遇记手抄报 小布头新奇遇记在线听 小布头新奇遇记的内容 小布头奇遇记免费阅读 小布头新奇遇记感悟是 小布头新奇遇记读书卡 小布头新奇遇记目录 小布头新奇遇记的好句 小布头新奇遇记简介 小布头新奇遇记人物 小布头新奇遇记板报 小布头新奇遇记绘本 小布头奇遇记读后惑 小布头新奇遇记mp3 小布头奇遇记在线收听 安徒生童话的作者是谁 小布头新奇遇记全文 小布头新奇遇记阅读 小布头新奇遇记手抄报

本文来源:http://www.tonghuashijie.net/ats/24475.html

童话世界 http://www.tonghuashijie.net

Copyright © 2002-2018 . 童话世界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35696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