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童话世界 > 百科大全 > [天网坠落青春]天网的坠落第六章

[天网坠落青春]天网的坠落第六章

来源:百科大全 时间:2019-06-11 点击:

【www.tonghuashijie.net--百科大全】

“回去?”奎恩高兴得飞了起来。“飞船上这儿带咱们回太阳那边——”

  看到克雷绷紧的脸以及卡本惊愕的神情,他赶紧落下来站在地板上。

  “可怕啊!”卡本病怏快的眼睛再次看了看打印出来的消息。

  “太可怕了!它们在偷窥我们,从太空包围过来——”

  “真的吗,船长?”克雷皱皱眉头。“我们并不了解——”

  “我只知道,他们杀害了我儿子。”

  “那的确是场悲剧。”克雷郑重地点点头。“可那已是20年前的事了。此后他们再也没有攻击过咱们。船长——”他的声音焦急起来。“我们不能仅仅因为一个不能理解的信号就放弃光圈!”

  “我不会放弃的。”卡本转身瞪着外星那边的黑夜。“决不!没有找到儿子,我决不放弃!可是——”他耸耸肩,慢慢转过身来,刚才那份豪气瞬间又消失了。“如果巨头命令我们放弃……”

  他一边咕哝,一边喘着粗气,步履蹒跚地穿过圆顶屋,走下地道。他老了,奎恩想道,也许他在心底感到轻松了,因为与外星人漫长的战争马上就结束了。

  “对不起,克雷。”奎恩不好意思地说,“你知道,我一直向往回家——”

  “如果你把太阳那边称为‘家’……”克雷声音越来越细,在手掌上倒出点星雾。

  “我才为你感到难过呢,孩子。”

  “那是我向往的地方。”奎恩说道。“一直向往的地方。”

  “不要急着收拾。”克雷朝他淡淡地一笑。“维拉·布鲁恩马上要飞三个月。这期间科万司令也许会和外星人联络。如果他真的——”

  他把褐色粗糙的双手一摊,接着说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打算撤离光圈。”

  他们一方面等待维拉·布鲁恩,一方面保持着高度警惕。那些神秘的激光光束已经消失。每天夜里,奎恩都听见遥远的星系核心传来微弱的咝咝声,但他却琢磨不出这些声音有什么意义。

  每当深夜来临,他就帮助卡本和克雷接收杰生传来的信息,然后把信息沿中转链传到科多伯西。杰生的信息总是简短而正式,而且十分准时地传到简诺特。“杰生·科万司令致飞行指挥部。”他简洁的贵族式声音被转成激光数字,依旧干脆清晰;奎恩却觉得里面有一股傲慢劲儿。“现飞往外星人驻地。”他总是给出自己的飞行位置,结尾的格式也是一成不变。“发送结束。光圈司令杰生·科万,帝国的仆人,巨头的卫士。”

  等待的时候,奎恩有时想,自己真该与杰生一起去完成这次远征。无论如何,杰生·科万的胆量和魅力还是蛮吸引人的。他从没闲着,而自己却被简诺特牢牢捆住毫无作为。奎恩不由为失去一次冒险机会而懊丧不已。

  诺尔·迈克尔是新来的激光联络人员,她是随太阳科万号上来的。她身材苗条,长着圆圆的脸蛋和一双温柔的眼睛,活泼可爱。

  奎恩喜欢听她略带孩子气的声音中那股清脆的贵族味儿,而且对她身上那种太阳那边特有的气质大感兴趣。“她太可爱了。”克雷迷上了她。“和你母亲一样可爱。在并不可笑的时候她大笑的样子,最逗人喜欢。”

  他邀请她吃晚饭。奎恩给他们的住处做了清洁,把通风设备大大打开,减轻克雷房间里星雾的味道。克雷则一个劲儿地研究卡本教他做的那些美味佳肴。他甚至还弄来了卡本的一瓶宝贝葡萄酒。

  看起来诺尔不仅对饭菜非常满意,而且对克雷也非常满意,她甚至表示自己喜欢飘在屋里的星雾味道。后来,克雷回到圆顶屋去接杰生的信号,诺尔就和奎恩谈起了太阳那边的事情。

  他如饥似渴地听她说,生怕漏掉一个字。她在天网上亲眼见过他只在梦中才见过的那奇妙的大世界。

  如果——他的梦想迅速从心里升腾起来。如果这次撤离能让他回到太阳那边;如果他能得到太阳标记并找到母亲;如果母亲能告诉自己父亲是谁;如果他能够找到父亲并得到自己渴望已久的遗产——不能有太多的“如果”!理智这样告诉他,但梦想如此真切,又能放弃!

  “打小我就认识杰生,”诺尔继续道,“直到认识了他的一切。”

  只见她咬紧嘴唇,似乎痛苦地缩了一下。马上她又接着说下去。

  “我父亲是科万亲戚,我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就在亲戚家见过杰生。”

  她解释道,科万亲戚由提名产生,不是和科万有什么血缘关系。她祖父因驾驶科万卫星号进入地球轨道而获提名,父亲则是因为设计了激光联络中转系统。“我们初次见面时,杰生刚从光圈回来。他父亲当时是新任巨头,那就意味着他就是下一任巨头。他冲我微笑时,我真的心潮澎湃。太潇洒了!太激情了——”忽然她用讥讽的语气说:“那位太空大英雄!”

  他看见她再一次咬紧嘴唇。不一会儿,她耸耸肩,似乎一切都熔化在这个动作中了。但他看见她眼里还是流露出了真心的痛苦。

  他想,杰生一定曾经重重地伤害过她。

  “我父亲说,我还太小,不适合他。再次看到他时已是数年之后了。他已经很有知名度,喜欢干些刺激的事情:跑火箭、探行星、有时也打架生事——他脾气火爆,还杀过人。

  “他总有佳人陪伴左右——过去我还妒忌她们,渴望得到杰生给予她们的一切。他有魔法。在他的圈子中总比别人爬得高,比别人更得他父亲偏爱。先是当安全部将军,后来作小行星司令,还入选了七人委员会。”奎恩问七人委员会是怎么回事。他心怀幻想,不顾一切想了解那遥远而显赫的太阳那边:科万家族、陈氏家族以及太阳帝国。

  “科万大厦是一台社会机器,”她说。“按照老伊万的宏伟计划重建而成。开始只有四个人:伊万老头和他的三个儿子,他们鉴定了大厦宪章。随着时间的推移,它逐渐壮大起来。开始的一百年里,大厦经营得法。不断清除无能之辈,补充进来新鲜血液。大厦现有成员30人,都从亲戚中选拔出来——我父亲毕生努力想成为这30人中的一员,但从未获选。”

  她不无怅然地耸耸肩。

  “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不清楚到底是谁在跟他过不去。科万人严守机密,连我父亲也不知道七人委员会是怎样从这30人中推选出来的。七个人中有三位副手,三位决策人和一位会长。会长必须是决策人之一,他解释宪章,控制整个大厦,有同意权也有否决权。现在他还有任命太阳巨头的权利——当然,他任命自己作太阳巨头。”

  奎恩专心致志地听着。

  “科万大厦嘛——”她脸一歪,冲他摇摇头,好像在嘲笑他表现出的敬畏神情。

  “曾经是一台权力机器,它架设了太空天线,占领了许多行星并发现了简诺特。然而,如果由无能之辈来开动,任何机器都会抛锚。恐怕科万大厦正在抛锚呢。”

  “科万人?”他睁大眼睛。“无能之辈?”

  “你说大鲨鱼有能力吗?”她眼睛里闪过狠狠的神色。“科万人一直都是争权夺利的能手,作伪证和暗杀方面的行家。”她朝他挪挪身子。“我想,你该了解杰生吧?”

  “太了解了。”

  “现在他该——该蹲在监狱里面。”他看见她嘴唇颤抖。“或者因为叛国罪而收审。他父亲溺爱他,将他派上光圈来避避风头。”

  “叛国罪?”

  “杰生——”

  忽然她打住了,两眼直盯着他的背后,脸绷得紧紧的,过了一会才舒口气,又把目光转到他身上。她呷一口,发亮的眼睛表明她很喜欢卡本的葡萄酒。

  “他想阴谋夺取巨头的职位。”她的声音平和一些了,但还是夹杂着刚才的情绪,“凭他的智商,他也许可以得到这个职位。至于他的那些竞争对手,他让他们,或者说帮助他们自毁前程。

  “有一个对手叫尤里·陈,他是费尔兰多推翻的那个巨头老勃里斯的儿子。尤里比杰生小几岁,一样地雄心勃勃,只是胆儿没有杰生大,也不及杰生聪明——否则杰生早就死定了。”

  他边听边喝,听得津津有味,忽然他感到一阵凉意,猛地觉得前途黯淡。虽然他渴望太阳那边的世界,但现在他明白了,科万大厦原来是个死亡迷宫,充满了陷阱和灾难,比光圈还要危险,这些都是他以前未曾想到过的。

  “他和尤里玩了个游戏,”她继续说道,“奖品就是决策者中的一个席位。尤里的最后一着是在里奥尼德陈的太阳王国别墅里置一颗炸弹,事先就安排好证据将罪责推到圣族人恐怖分子身上。

  “最后杰生赢得了游戏。”

  奎恩没有说话,只看着她生动的脸庞上情绪的变化。看得出,她还没有将杰生彻底从心头抹去。

  “科多人盛传这件事。”她微微耸了耸肩。“他从来都是秘而不宣,即使在跟我谈话时也不说实话,不过从他的只言片语中我发现,他事先已经知道炸弹的事,甚至通知了安全部,只是太晚了。

  尤里被逮捕并判了刑。

  “这样,他不露声色地一下子就消灭了里奥尼德和尤里两个竞争对手。至于传言,科万人才不在乎呢。现在,他是提着脑袋上光圈来对付太空中的敌人,可他还在打坏主意。”

  “难道——”奎恩满脸惊骇之色。“难道就没有一个好人吗?”

  “我父母就是好人。”她沉默片刻,摇摇头。“鲨鱼是永远不会给善良者机会的。然而杰生——”

  她的脸又绷紧了。

  “我早知道——我自认为早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她的音调突然一转,变得痛苦起来。“可我爱他,奎恩,我自认为爱他,所以我自愿到这儿来服役,我无法抵挡和他在太空共度数月的诱惑——”

  沉默一会儿之后,她睁大了发红的眼睛。

  “我已经给克雷讲过。”他看见她嘴唇微微颤动。“现在我说了这么多,想必你也知道了。杰生——”她沙哑的声音哽咽了。“航行的前几周里,我和他非常亲密,后来我才听说他还有别的情人。”

  克雷从圆顶屋回来,把剩下的酒斟上。那时诺尔已经安静下来,但情绪仍很低落。奎恩这才告诉她,他很想去太阳那边看看。

  “噢,奎恩——想都不要那样想。虽然太阳人确实可以享受很多,但为此他们也得付出很多啊。现在情形更加糟糕了,因为老费尔兰多身体欠佳,而且地球人也准备聚众造反。人们相互猜疑,相互仇视,相互恐惧,说不准哪天你最好的朋友就横尸荒野了。

  “离开那个地方我太高兴了,太高兴了!”

  说完,她朱唇轻启,笑盈盈地看着克雷。奎恩不便再留,就离开了。

  每当深夜,那些简短的报告照例发来。杰生已经深入光圈50AU、70AU、90AU.奎恩看见克雷和卡本的情绪日渐高涨起来。

  外星人大本营似乎很遥远,根本构不成威胁。克雷开始希望,飞行指挥部会取消撤离命令。

  奎恩则耐着性子等待每天太阳从冰上升起,等待维拉·布鲁恩发来的飞行报告。焦急等待中,他一有空就回到卡帕拉号上,从托尼·卡福迪奥那儿打听太阳王国的政治,奥拉夫·索森的情况以及核变工程的最新技术。

  克雷和诺尔总走在一块。在火星科万到达的前一个月,他们决定结婚了。

  “不管还有多少时间,”克雷说,“我们一定要好好过。”奎恩听见克雷在警告她,要是供应飞船不来了,站上的日子将非常难过。

  “他们回到太阳那边,日子将更难过。”她耸耸肩,转过身笑看着他。“咱们将成为光圈居民——这是个新词,但我很喜欢。咱们的孩子就是将来的光圈人。”

  克雷一把搂住她,也笑了,但笑得很凄惨。

  “即使咱们死了——”她握住他的手,“我也永不后悔!”

  卡本主持了简短的仪式。为了给他们腾出空间,奎恩搬进了乔莫曾经住过的小屋。看着他们亲密的样子,奎恩隐隐感到了一丝羡慕。

  维拉·布鲁恩还有两周就要到了,这时杰生报告说,他正在最靠近外星人的大本营。

  “我们侦察到了一个物体。”他贵族式满不在乎的声音带着得意的味道。“是个球体,直径十公里,明显是造出来的。我们用各种频率探测,均不能穿透。其性质仍不清楚,但工程师推测,它是个绝缘外壳,用来避免外来能量将里面的光圈雪球蒸发掉。

  “我们已被发现。我们正在侦察向我们射来的激光光束。不是从球体里发出,而是从将近一百公里之外的一个点发出的,也许是卫星站。”

  不到3小时,报告又来了。

  “联络上了!”由于激动,杰生声音的节奏加快了。“和斯比卡号失踪的人联络上了,雷纳德·卡本——老卡本的儿子,当时船上的激光联络人员。他说现在他使用的信号发送机是外星人从斯比卡号上拆下来的。

  “他说,斯比卡号失去控制纯属偶然,不是由于外星人进攻所致。他说,当时船上的人员看到外星人飞船过于紧张,于是加大马力想逃跑,结果发动机失灵,他们再也不能修复。

  “雷纳德发誓说,外星人一点敌意也没有,相反,他们还搭救了船上所有的人。现在船上多数人都仍然活得好好的。外星人已经开始学习英语,能够描述他所谓的泛星系文化了。外星人的联盟称为艾尔德。

  “他希望人类也加人艾尔德。我们的行星太不友好,外星人不会前去,但他们一直关注我们的进化。他说,他一直在恳求他们与人类联络。我们可以把此地稀有的重金属卖给他们,他们则用他们自己的科学、文化和艺术跟我们交换。那是一座宝藏,卡本说他尚不能评价——甚至还不能理解。

  “他十分想见到我们。他已经替我们安排好停船并开始协商。

  我们可以把一些已经学有所成的船员运回太阳那边,他自己则答应留下来,作驻艾尔德的第一任大使。他相信,我这艘船的某些人见到新朋友后也会自愿申请留下来——”

  说到这儿,杰生似乎倒抽了凉气。

  “对不起!”突然他呼吸急促起来。“不能再说了,雷纳德又发来信号了。详情过会再说。把这份报告送给卡本的父亲——他应该感到高兴。将报告转到科多。原谅我前言不搭后语,因为直到现在我仍感到头昏眼花,不能表达自己的兴奋。这可是史无前例划时代的大事啊,人类即将进入新纪元!”

  奎恩被这个消息弄得不知所措,连忙将它发送到科多伯西。

  “雷纳德!”卡本回到圆顶屋,手端酒杯,面色红润,已经有点微醺了。“活得好好的!我还以为他被人杀了哩!”

  克雷在一阵刺鼻的星雾中浮在半空。

  “太妙了!想想未来会怎样吧!光圈站将作为太阳那边与艾尔德的中转站,这儿就是从行星步人太空的南大门啊。”

  对奎恩而言,这个消息来得似乎太忽然了。艾尔德承诺的那些东西太神奇,太遥远,他无法理解。然而——他猛地又兴奋起来。

  如果光圈站真的成了光圈与太阳那边的商业大门,那他准会有机会去太阳那边,至少可以去了解清楚自己的身世。

  那一夜过得似乎尤其缓慢。他,克雷和卡本三个人都未曾合眼,一直守在圆顶屋里,谁也没有说话,都沉浸在各自无穷的梦想与期待之中。克雷不停地吸星雾,弄得空气中满是星雾味道,卡本也把杯中的葡萄酒喝得干干净净。

  简诺特慢悠悠、慢悠悠地旋转着。星光闪耀,也在慢悠悠地移动。杰生的位置,外星人基地的位置,慢悠悠地滑过来。它刚准备消失在附近的地平线下,激光联络机咔嚓一声又动了起来。

  “——被包围了!”杰生的声音传来,显得很急促。“他们用激光朝我们开火,从四面八方,从基地,从小冰球,从太空。有人出卖了我们!战斗——为了活命!

  “上当了!虽然贝拉·扎尔警告过我们,我们还是上了大当。他警告得太晚。记不记得贝拉·扎尔?斯比卡号的船长,现在也成了俘虏。他想办法逃出囚禁,赶到卡本旁边,喘着气说出了真相。太空里的那些恶魔立即赶来,我猜把他给杀了。

  “他给我们讲了外星人的本来面目。魔鬼!比启示者还要凶残。

  那个雷纳德本身就是个恶魔,用花言巧语欺骗我们。贝拉·扎说外星人的确截获了斯比卡号,还抓了所有人员,他们多数人已被折磨至死。

  “大家都没屈服,但卡本投降了。贝拉·扎说卡本已经被洗了脑,成为外星人的走狗,可耻地背叛了巨头和全人类。他出卖伙伴,编造事实,并把人类科技和防御体系统统泄露给外星人。他还为外星人培训特务,帮助他们图谋征服人类——扎说,外星人不能在广阔而炎热的空间活动,于是要我们为他们挖掘重金属。

  “雷纳德·卡本——一个臭名昭著的名字!他诱骗我们进入了一个地狱般的圈套。外星人有武器,有千奇百怪的设备,还有从斯比卡号上弄来的激光和导弹。现在——”

  先是一阵嘈杂,几秒钟后又传来其他人的声音。

  “我们被击中了——太厉害了!”又是杰生的声音,显得沙哑而绝望。“但还没死。还没有。不过我们不能通话了,得隐蔽起来。

  等有机会再发报告。”他的声音愈发尖厉。“又给击中了——这次更厉害——”

  声音断了。

  老卡本跌跌撞撞地朝地道冲去。他眼噙热泪,喝酒过多,走起路来就像飘在风中的一片黄叶。奎恩和克雷继续候在圆顶屋里,但直到简诺特的旋转中止了传输连接,也没有任何别的信号。深夜他们再一次接听。

  他们听到的只有星系间微弱的咝咝声。

  在伏米伦观测站,指挥官赛叽死了,手下也死伤近半。“搜寻者”女王将飞着的尽数抓获。高级顾问格林威尼命令剩下的同伴分散开去,匍匐潜行,他希望有幸运者能逃得活命。

  他逃到北点城时已是精疲力竭,身边的同伴已全部死光。赛叽和其他人拼了性命发出的危险信号被他远远抛在身后。北点城是纽林人的重要聚焦中心,不过很难称得上是座城市。六七颗光圈小星被拖来放在一堆,每颗星都披着幕罩,以防冰球升华。

  这儿根本算不上什么首都,纽林人人数太少,住得又分散,所以不需要很多组织形式。她们有句引以为豪的谚语说,他们不要主人,因为人人都是自己的主人。他们松散联盟的机构坐落在十几个轨道外壳里。

  到达北点城后,格林威尼径直走向艾尔德代表团居住的地方,那儿有不同种族需要的各种生命急救设施。看到这些设施,他松了一口气,但工作人员毫无危机感而按部就班的态度又让他顿生失望。

  他想与斯威夫特——常驻高级代表见面。斯威夫特那个民族的人是无欲无性的伊特尔娄人,它们最初的起源无疑是在行星上,因为直到现在它们仍需要环绕四周的气压以及控制外部温度。

  斯威夫特结构复杂的脑袋上生着波浪形的触角,它就靠触角上亮光流动来说话。它向格林威尼保证,赛叽最后发出的信息已经收到而且已经转送出去了,艾尔德议会肯定要召集会议商讨是否采取行动。随后它补充道,北点城很安全,没有处在来犯之敌的路径上。

  “先生!你说安全?”格林威尼摆开闪光的翅膀,没有掩饰他的惊愕之情。“你无法想像那个入侵者。那家伙体型巨大,威猛吓人,连一点向艾尔德风范进化的迹象也没有。我亲眼看见它杀死了一位纽林人,那纽林人真够大胆,居然敢前去警告它离开光圈。我还看见它把伏米伦观测站一口吞下。要想安全,我们只有除掉它!”

  “困难太大,我们干不了。”它触角一皱,相当于耸肩。“我相信议会可能考虑议和——”

  “议和?”格林威尼生气地说。“我看见那个不幸的纽林人和它议过和。为了挽救自己,我们不能坐等议会争来争去,我们必须行动——”

  “靠什么行动?”斯威夫特再次耸耸肩,好像它的皮囊装有盔甲,足以挡住一切外来伤害。“我认为,我们所有的种族都曾经历过只有侵略才能生存这一阶段——这个侵略者好像正在经历这个原始阶段。但是在光圈,我们早已超越侵略这个阶段了。”

  “先生,我担心那家伙会追过来啊。它残害了纽林人——”

  “因为纽林人企图和它斗。”斯威夫特不理睬他身上闪过的黄光。“这是它们的错误,致命的错误。即使纽林人也还幼稚得令人悲哀,它们刚刚才超越原始野蛮人阶段。在我看来,当初接纳它们进入我们这个社会,本身就是个失策。”

  “不管在什么阶段,先生,光圈必须保护才行——”

  “我们这儿没有防御设施。”它身体颜色富有节奏的流动让它看上去颇有些洋洋得意。“干这么原始的事情,哪儿都不会有设施的。”

  “如果是那样,先生,可以允许我们自绝于世吗?”

  “这是什么话,格林威尼!”斯威夫特圆瞪双眼,厉声责备道。

  “你那样讲,表明你自己也不够族长精神。告诉你,议会作出决定之前,这光圈足以容纳你我之身!”

  “足以容纳?”他毫不掩饰心中的怒火。“你不了解这些侵入者。

  它们疯狂地寻找热度,所干之事全是吃、打以及繁殖。纽林人警告我们,先生,全光圈人都有危险,因为它们以杀戮为乐——”

  “格林费尔——”它像一朵展开的明亮的紫色花朵,打断了格林威尼。“还是格林莱特?——你忘记了族长精神,族长精神容不得半点暴力。当我们碰上这等未开化的原始人,我们应该想法开化它们!”

  “开化它们?”他的嘲讽烧得他周身通红。“怎样开化——”

  “格林特尔,如果你真有族长精神,你就不会问出这种问题。”

  说完,它的触角黯淡下去,缩到了脑袋里面,表示会谈结束。

  艾尔德族族长:艾尔德族的创始人,精神领袖。鲁恩桑称他是有史以来最古老最有权威的哲人,他孕育在一个质量很大直径约五米的天球内,在星星刚开始形成不久便来到银河系。从那以后的一百亿年中,他开始了星际之间永不停歇的漂流,寻找新生的智能族,培育他们爱好和平的天性。移居到太空的地球人把他视为未来的上帝。推荐访问:天网栏目坠落的青春 今日说法坠落的青春 《天网》堕落的青春 《天网》坠落的青春 天网20180110坠落的青春 天网坠落的红裙子 坠落的青春丁瑞婷 社会与法坠落的青春 坠落的青春全文免费 坠落的青春阅读 天网2016杀人碎尸案 一线坠落青春 坠落的青春许三 天网栏目在线观看2017 天网栏目女杀人真实 坠落的青春无删板 天网栏目全集2018 天网她去见了谁 天网她去见了难 今日说法合谋下 天网何至于此 天网两度伤 夜线致命的约会 天网电视剧 天网半张脸 天网小说 天网废弃的小屋 天网坠落的红裙子后续 天网

本文来源:http://www.tonghuashijie.net/bk/20173.html

童话世界 http://www.tonghuashijie.net

Copyright © 2002-2018 . 童话世界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35696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