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童话世界 > 百科大全 > 天网坠落青春|天网的坠落第十六章

天网坠落青春|天网的坠落第十六章

来源:百科大全 时间:2019-06-11 点击:

【www.tonghuashijie.net--百科大全】

奎恩骇得四肢发软,一屁股坐在地上。他转身寻找那条囚在笼子中的天鱼。

  “奎恩,你好!”显示屏里传出他妈妈的声音,急迫地请求他说,“请在原地别动。你必须得听显示屏的命令,因为我不会发声,所有只好借助你妈妈的声音从显示屏里传出。”

  笼子还在屋子尽头,中间隔子一点地方,原来这里放着他妈妈的桌子,现在已被人搬走了。他最终找到了天鱼。天鱼正张开神秘的大眼睛盯着他。大眼睛随着声音的节奏眨巴着,它鳍一样的翅膀已张开,闪着萤光,正朝奎恩游来。

  “站起来,奎恩,”天鱼在乞求他,“看着显示屏,听我说。”奎恩十分惊讶。

  “我听着呢。”他颤巍巍地站起身,急切地想知道他可能发现的可怖秘密,便转过头看着墙上的显示屏。“但你得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跟你说了太空掠夺者后,你会害怕的。”

  “我们肯定害怕,”奎恩嘟哝了一声,“不过我们也害怕你呀。”

  “亲爱的奎恩!”他妈妈的声音,略显不耐烦的样子。他妈妈没法向他解释太阳帝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口气就是这样。有一瞬间,他脑海里出现了他妈妈的影子,她穿着黄色的汗衫,弯着腰,一直哆嗦,因为她怕冷。

  “你说怕我们,但实际上我们更怕你们。”他妈妈的声音听上去备受委屈。“但是,太空怪兽的到来却是整个光圈的巨大灾难。”

  “它是不是——”他害怕得说不出话,“它是不是我看见过的怪兽?就在光圈站外看到的怪兽!”

  “她的确到过你们光圈站附近,体积比你们的飞船大很多。”

  “她!”

  “没错,怪兽是一个雌性动物,她是来为自己种族开辟新的家园的。她占了一个地方——也许你们会说是一个窝——就在你们宇航员称为特洛伊小行星群中间,在那里她将繁殖后代。”

  “它是不是——是不是会吃金属?”他语气中充满了好奇。

  “她寻找的正是发光体。”他妈妈的声音此时听上去十分温柔。

  “比如重金属,因为她的新陈代谢是基于核反应之上。她将飞往任何散发热量的地方。在到这里来的途中,她袭击了我们设在光圈边上的监测站,还袭击了你们的赤道中继站。现在——”

  他妈妈的声音突然十分伤感,以前她讲起远离地球的太阳帝国也会这般伤感。

  “现在她的孩子已经飞来袭击你们的星球了。”

  “你——”他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你又怎么知道?”

  “我通过放射出的电磁光谱可以视物。尽管在这个地方空气影响了我们视力,但我们仍可以借助天网作为天线收信息。”天鱼闪闪发光的翅膀逐渐黯淡下去。“现在天网已经毁了。”

  “毁了?”他被显示屏上睁着一对神秘眼睛的天鱼所说的消息骇得不知所措。

  “你是说连在地球上的天网被毁了?”

  “你自己看吧——”

  天鱼从显示屏上消失后,取而代之的是整个地球,是从科多港口俯瞰的图像。地球周围无边的黑暗中出现了一个亮点。亮点在不停地扩大。

  “那就是怪兽。”他妈妈的声音异常平静。“这是你们科多港口舰队监测站传回的图像。它正绕地球飞行,剪断天网线,以攫取贮满大量能量的气球。”

  “它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奎恩倒抽了一口凉气,朝笼中的天鱼瞟了一眼。“为什么?”

  天鱼的翅膀无声地拍了两下。它躺在地板上依旧借用他妈妈的声音从显示屏上传话。

  “因为牵引着天网的气球里残留着核反应后具有放射性的物质,这正是它要寻找的东西。它剪断网线,攫取气球,并把握时机,利用惯性,把气球送往它妈妈所在的巢穴,作为它妈妈的食物。”

  屏幕上亮点慢慢模糊起来,变得摇曳不定。奎恩对准它进行局部放大后,屏幕上立刻显示出一个令他十分吃惊的图像。这个图像他父亲太阳巨头曾给他看过:闪着银光的双翼半张,血盆大口一开一合,硕大的眼睛喷着怒火。

  “这只是视觉图像。”他妈妈的声音十分温柔,像小时候教他念书那样。“你要是想听声音,我们也录了下来。”

  话筒里传出断断续续的命令声;声嘶力竭的吼声;军乐队在奏《日不落帝国》曲;启示者声音的片断,鼓噪着撤旦的孽种把铭刻着太阳标记的灵魂投入十八层地狱;人们的尖叫;一声嘶哑的嘲笑。

  “报告长官,我们正在反击。”话筒里传出十分紧张而尖利的声音,“情况不妙,情况紧急,怪兽根本不怕导弹,它像掷糖果一样把我们射出的导弹掷了回来!”

  话筒里一片死寂。他妈妈解释道:“这是发生在太平洋上空的激战。怪兽随着地球的旋转,把连在地球各大城市的天网线——剪断。科多会是它最后袭击的目标。”

  “没有办法阻止吗?”奎恩迷惑地盯着显示屏上的灾难问道,“难道你们——他们没有办法吗?”。

  “我们尝试过。我们有一种武器——”他妈妈的声音里流露出爱莫能助的样子,像遇见了困难却没有人相助似的叹息一声。“但却被你们击败了。”

  “怎么可能呢?”

  没有回答。此时显示屏里那可怕的怪兽的图像不断放大,夹杂着传出导弹破空的嘶嘶声,金属的撞击声,导弹爆炸时发出的沉闷的响声,以及穆斯林念着可兰经的祈祷声。

  “我们是纽林族,”奎恩耳边又响起了他妈妈欢快的声音,她似乎回忆起了过去那些甜美的日子。“在艾尔德人中,我们是新来的一族。艾尔德人允许我们生活在光圈的边沿地带——”

  她妈妈的声音骤然停止。一路袭来的搜寻者在显示屏上的图像越来越大,越来越恐怖,奎恩立即跌跌撞撞朝笼中的天鱼身边跑去。

  “要是它现在就来袭击科多——”

  “不要害怕,奎恩,不要害怕。”天鱼扬了扬翅膀,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显示屏里传来的依然是他妈妈平静的声音。“没有办法能阻止它。”他对天鱼突然涌起了不可遏止的同情和敬仰。它远离了家,被囚在这里,受尽创伤和折磨,却依然那么平静坚强。

  “也许——”他低声说,“我想我可以把笼子打开,放你出来。

  要是你能飞——”

  “我飞不起来了。他们捉住后就毁坏了我的飞行器官,在折磨我的过程中又损坏了一次,直到现在还没痊愈。”

  “你受苦了——”他哽咽道,“这里有一艘太空飞船,我想我能发射它。要是能找到足够的粮食和燃料,或许我还能把你送回家。”

  “奎恩,奎恩!”他妈妈好像在责备他。她过去就是用这种声音责备他胡说八道的。“你别再指望把我送到任何地方了。你们的杰生·科万上将已经摧毁了我们的核星基地,更何况你也不知道纽玛琪到底离这里有多远。”

  “我要尽力而为!在怪兽袭来之前——”

  “可惜已经没有时间了。”他妈妈严肃的话中略有一丝遗憾。

  “它离这里太近。它会杀光我们这些所有的小动物,因为它在滥杀中获得了无穷快感。我们一旦走出这幢实验室,就会被它吞噬。”

  “难道我们已毫无办法了吗?”他站起身,紧紧盯着天鱼问道,“你刚才提到的那种武器,我们能不能使用?”

  “我们试过了。”一声伤感的轻叹。“我的妹妹雪灰色带着这种武器飞去袭击搜寻者的老巢途中,遭到伏击,结果飞船被毁,身受重伤。我们最后在废墟中把她找到的时候,武器已不见了。”

  “那些艾尔德人呢?它们有办法吗?”

  “你不了解他们,”屏幕里传出他妈妈无奈的声音,“搜寻者也不了解。对他们来说,杀人是最恐怖的罪恶。但搜寻者嗜杀成性,它们以此为乐。”

  奎恩紧握双拳,浑身不停地颤抖。他想到自己现在即使有力也无处使,就更加气愤。他慢慢地转过身,又去看屏幕上范围正不断扩大的灾难景象。

  “尽管艾尔德人百般阻止,但我妹妹雪灰色还是带了两个同伴一起去偷袭搜寻者的老巢。她的行为之所以与艾尔德人不一样,惟一的原因就是她天生就不完美。”他妈妈幽幽地说,好像说起他爸爸为她拍摄的那张照片。“谁知我妹妹刚要接近搜寻者的老巢时,却遭到了你们杰生·科万上将的伏击——奎恩大吃一惊。他不好意思说杰生其实就是他的哥哥。

  天鱼翅膀上的光泽完全敛去了,但奎恩从他妈妈柔和的声音中并没听出一丝痛苦。

  “对不起,”他喃喃地说道,“我想我和杰生并不一样。”

  他陷入了沉思,直到屏幕里传出的声音把他再次惊醒。

  “你们的确不一样。你妈妈身上具有艾尔德人的品质,才使我们感到亲切可爱。我们常常想和她说话,就像现在和你说话一样自由,但那时候我们却不准这样做。”

  “你有几个姐妹?”

  “四个。大姐金基妮在光圈边沿外被搜寻者杀害了。二姐是西阳根,我们把她留在核星监测站,试着和你们住在那里的人交谈。

  她的目的是研究你们适不适合被艾尔德人接纳。”

  “有机会吗?”

  “以前也许还有,可惜这线希望被杰生亲手扼杀了。不知何故,杰生袭击了我们的监测站,从此二姐的下落也不明了。”

  奎恩不忍再听下去,便把目光又移到显示屏上。搜寻者睁着血红的眼睛,张着血盆大口,几乎占据了整个荧屏。图像模糊了一会儿,又立即清晰起来,搜寻者好似小了许多。

  此时又传来他妈妈温柔的声音。

  “雪灰色是我最小的妹妹,她的基因存在着先天的缺陷,所以发育迟缓。搜寻者路过光圈外的时候,她正在照顾我们的老母亲——”

  奎恩突然看见屏幕上搜寻者的图像消失了。

  “它不见了!”

  “还在那里,”他妈妈的声音很冷静,“只是离摄像机的距离太近,所以无法成像。”

  他等了一会儿,不安地问道:“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我——”他妈妈的声音略显迟疑,但仍不慌不忙,似在斟酌他是不是会明白她说的话。“我们并没有明确的规定谁要说话,事实上我们用一个声音说话,代表我们全体的心声。这点和你们不同。但为了使你明白,你就叫我鲁恩桑好了。”

  “鲁恩桑。”奎恩点了点头,表示对这个名字很感兴趣。他竭力装出他妈妈那样平静的语调说道:“要是我们可以发射那艘飞船——”他轻轻地说,“要是我们能找到雪灰色丢失的武器——”

  空中突然闪出一道五颜六色的火焰!

  “小心。奎恩!”是他妈妈焦急的喊声。“怪兽来——”

  她话音未落,电灯已熄了。震动的地板把他抛得很高。

  “鲁恩桑!”奎恩在黑暗中大叫,“鲁恩桑,你听见我了吗?”他没有听见回声。天鱼已不能对他说话,即便她想说,但显示屏已关闭了。他所能听见的是四周建筑物在游移的压力下发出的咔嚓咔嚓的声音。他知道天网已被剪断。他飘浮在黑暗之中,什么也没有抓住。

  紧急信号灯亮了。他发现在头上不远处那艘太空飞船正闪着幽暗的光芒。实验室在旋转。他侧身去找天鱼,发现它如一道彩虹悬挂在囚禁它的笼子中。他想,天鱼也许正用他听不见的声音朝他大叫。

  一块挡板朝他慢慢飘过来。他静待时机,一腾身便把它抓住,然后用从小学来的技巧,双脚朝挡板上一蹬,纵身朝笼子弹去。他拉开笼门,跳进去寻找放在那里的便携式话筒。他很快就找到了放在一起的书籍。

  但话筒不见了。

  “奎恩,亲爱的。”是他妈妈的声音,像他不小心撞伤时他妈妈柔声安慰他的声音。“我在这里。”

  他朝下望去——它好像就在身下——眼便看见了天鱼。天鱼的脸向着他,神秘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闪闪发光。她怀中抱着显示屏。声音是从显示屏里发出的,显示屏里正闪出一种图案。

  “是太空实验室吗?”

  “是的。”

  “搜寻者呢?”

  “它把天网割断了。科多实验室正在下坠。”

  “我们——”

  “割断的是我们下面的网线,我们还连在港口上,巨大的惯性拖着我们正朝特洛伊小行星群飞去,那里是搜寻者的巢穴。”

  杰生尽管发动的突袭摧毁了核星监测站,但西阳根还是借助一个救生艇逃了出来,她还救出了一个来自地球的男人雷纳德·卡本。

  他俩是这次突袭中仅有的两个幸存者。

  雷纳德受了重伤,在康复的过程中,他提出想见一见地球。

  “已经过了大半辈子了,”他对西阳根说,“在死之前,我想再见一见地球。”

  这愿望是难以实现的了。星际之间的距离太远,仅依靠这艘原始的救生艇,即使用尽他毕生的时间,也是无法回到地球的。西阳根对雷纳德讲起了她妹妹鲁恩桑受到地球上人类的残酷虐待。

  他们现在正朝星群1号飞去。

  “艾尔德的聚居区,”她告诉雷纳德,“不存在政府,艾尔德人族长的住所便是我们的中心。”

  尽管路途像到地球那样遥远,但西阳根已觉得设有任何危险,再不会遭到同病相怜的雷纳德的突然袭击,再不会遇见搜寻者,她只渴盼艾尔德人的飞船能来到附近,把他们救回去。

  他们单独呆在一起,相互间渐渐滋生了好感。西阳根更好地掌握了人类的语言,而雷纳德也开始讲述他的生平。

  “我是舰队的一名新兵,”他告诉西阳根,“我父亲是一个军官。

  他派驻在哪里,我们就迁居到哪里。我们曾在科多基地生活过,也在最遥远的极点站生活过。”

  “我们每迁居一次新家之前,总要回去看一看地球。在太阳帝国,我的亲戚几乎都住在乞力马扎罗低地。平时如果我爸爸有长时间的巡航任务,我和妈妈便住在那里。爸爸在假期回来与我们同住。我想我们家很幸福,但我的妈妈却抱怨太空的生活。”

  “我过去是搞计算机的,我的妈妈希望我以此为职业。后来我决定跟着爸爸进太阳舰队,她便与爸爸离了婚,一个人住在地球上,为博物馆收藏艺术品。”

  “有一次我去看她,遇到了一位姑娘,她是个阿兹特卡人,一个天才的艺术家,很漂亮。我们疯狂地相爱了。她没有太阳标记。

  我们没有结婚,也没在太空一起生活,但我们生了一个孩子,是个女儿——”

  她看见他眼中闪烁着泪花。

  “我只看见过女儿一次,就是上次请假离开光圈回了一趟地球,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她大概已二十多岁了吧,也许有了自己的孩子。我不知道要是那怪兽冲到地球上去了她们会怎么办。”

  “我不知道,也许永远也不会知道了。”西阳根同情地伸出长着三根指头的手,轻轻地抚摸着雷纳德的脸。她也对他讲起她们纽林族深痛的家史和她姐妹们的不幸遭遇。她说,搜寻者是不可战胜的,所有星际间的星球很快就要沦为他们的殖民地。

  “要是怪兽袭击了地球,”他说,“有几个人逃了出来,逃到光圈,你估计他们会被艾尔德人接纳吗?”

  他看见她满脸凄然之色。

  “你们的暴行已经毁了留给你们的希望,”她解释道,“因为你们攻击了我们的巡航舰;你们杀害了我们派去探视你们的人;你们抓走了我的小妹妹鲁恩桑,把她折磨得说不出话;你们还摧毁了我们的监测站,彻底地断绝了同你们建立友谊的努力。”

  “要是我们早知道——”他说道,“我们害怕,因为你们是那样神秘。要是我们早知道——”

  他泪如雨下,泣不成声。她能感到他的懊悔与痛苦。

  “我们中有些人,”雷纳德低声说,“从没有想过要去真正了解你们。”

  “我们会尽力原谅你们的。”西阳根的眼中也有泪花闪动。“因为你们中有些人很有希望成为艾尔德人。他们聪明、无私,有创造性。你们高度发达的科技为你们铺出了一条通向我们的道路——只不过你们又亲手把这条路堵住了。”她翅膀明亮的光泽渐消,眼中那抹遗憾的阴影渐浓。

  “你们还是孩子,”她大度地说道,“核星站事件就当是一次惨痛的经历,你们从这里受到了教育,为以后进入光圈作准备。”

  “但现在——”雷纳德满面泪痕地问道,“我们毫无希望了吗?”

  西阳根拍了拍毫无光泽的翅膀,伸手轻轻地抚摸着雷纳德憔悴的面容说道:“我们看不见你们的希望。”

  墨美:太阳年69年北美洲出现的一个重要的政治实体,名义上独立,实际上受控于科万家族所属的太阳帝国。至太阳年100年,墨美失控的人口估计已高达97亿。由于地面资源枯竭,水土流失严重,饥饿导致的流行病盛行,因此,几乎所有的人都依靠人工合成营养品为生。推荐访问:天网栏目坠落的青春 今日说法坠落的青春 《天网》堕落的青春 《天网》坠落的青春 天网20180110坠落的青春 天网坠落的红裙子 坠落的青春丁瑞婷 社会与法坠落的青春 坠落的青春全文免费 坠落的青春阅读 天网2016杀人碎尸案 一线坠落青春 坠落的青春许三 天网栏目在线观看2017 天网栏目女杀人真实 坠落的青春无删板 天网栏目全集2018 天网她去见了谁 天网她去见了难 今日说法合谋下 天网何至于此 天网两度伤 夜线致命的约会 天网电视剧 天网半张脸 天网小说 天网的坠落最新章节 天网的坠落全文阅读

本文来源:http://www.tonghuashijie.net/bk/20176.html

童话世界 http://www.tonghuashijie.net

Copyright © 2002-2018 . 童话世界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35696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