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童话世界 > 百科大全 > [天网坠落青春]天网的坠落第十七章

[天网坠落青春]天网的坠落第十七章

来源:百科大全 时间:2019-06-11 点击:

【www.tonghuashijie.net--百科大全】

“如果我们可以出去,就出去吧!”奎恩说。

  “我受了伤,不能动。”显示屏里传出他妈妈温柔平静的声音。

  “我来帮你。”

  由于天网已被怪兽剪断,他们现在正飘浮在幽暗无垠的太空之中。奎恩渐渐觉得自己如鱼得水,十分轻松。他把脚朝笼子的钢柱上猛一蹬,便游到了鲁恩桑身边。

  鲁恩桑飘浮在黑暗中,身形十分优美。她全身都发着光,像一串银色的水珠,从头到尾慢慢变小,最后细成一点。奎恩伸手揽住她,感到她浑身柔弱无骨,肌肤光滑温暖,充满弹性。他再次闻到了她身上散发出的神秘清新的气息。鲁恩桑一只翅膀紧紧地贴在奎恩身上,另一只翅膀闪着金色的微光在前探路。

  他们碰到天花板时,奎恩在空中倒过身,把脚朝上用力一蹬,又朝另一个方面飘去。他们飘过一块黑色的挡板,刚好要滑过太空飞船时,他伸手抓住了那道开着的舱门。

  天鱼紧贴在门边发出光芒,以便奎恩能找到发射控制。发动机熄火了,他不得不费力地改用曲柄发动,然后关上里面的活门,把它钳紧。他穿好太空服后,问鲁恩桑没有了空气习不习惯。

  “习惯。”他妈妈的声音轻轻地从鲁恩桑怀中的显示屏里传出来。“我们并不需要氧气。”

  他穿好太空服,发现手动活门还开着,空气从那里挤进来,呜呜直响。于是他又一阵手忙脚乱,用曲柄把它合上钳紧,然后和鲁恩桑一起游进机舱。

  他一开始还感到有些手足无措。他以前驾驶着飞船绕简诺特飞行过,但是这次驾驶飞船地处地球引力井边缘,一切都不同了。

  他不安地坐在驾驶椅上,看着仪表盘上闪着红光的指针。幸好飞行控制器里安装了一个程序,教他如何启动辅助推进装置。飞船脱离了控制平台,先在黑暗里飞行了一段距离后进人了闪烁的星群间。

  那些星星看上去很友好。在它们中间穿行,奎恩感到如在幸福的家中。他最终找到了地球,像一快黑色的圆盘,四周闪闪发光.是太阳从它背面照过来的缘故。

  然而,在黑色的赤道附近,有一条断断续续异常笔直的线,隐隐发着光。当地球背后光芒万丈的太阳跃入眼帘时候,奎恩突然明白了那条线意味着什么。火!

  在天网坠毁的地方,大火正在蔓延。

  他戴上一副滤光镜,以避开太阳刺眼的直射。待到眼睛适应过来,他看见了太空实验室正在飞速地坠落,很快就消失在无边的黑暗中。

  “搜寻者呢?”他轻声问道,“搜寻者在哪里?”

  鲁恩桑没有回答。她躺在他身边的座位上,怀中抱着的显示屏被扔到一边。她纤细的手搁在窗子的金属边上,两眼紧闭,全身毫无光泽。

  奎恩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继续学习操作程序,准备把飞船迫降在地球上,由于辅助推进装置在降落过程中推进力太小,他不得不让辅助推进装置一直运行着,以减缓飞行速度。然而他们第一次赤道附近的试降不但没有成功,反而偏离地球更远。

  在飞船迫降的时候,他仔细地侦察了一下地球,没有发现搜寻者的踪迹。赤道附近的大火已在慢慢地熄灭,一团团的白云从那里升腾而起朝太阳飘去。他想那些白云大概是浓缩的水雾。

  飞行控制器里设置的飞行操作程序已运行完毕。他试了试船上的信号接收器,收音机和显示屏都没有信号,他听到的只是吱吱的静电电流声。他毫无表情地坐了很久,竭力去想象要是他们活着着陆后会看见些什么。

  难以想像!他从不了解地球,也没想过地球会是什么样子,更没想过天网坠毁前地球是什么样子。他虽然想到过简诺特,但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地球上的灾难会是如此的不同。他没有办法去描述。

  可怕的孤独感袭上他的心头。简诺特好像很远,远得像一场梦,也许已经消失了吧,正如他想在太阳族中拥有举足轻重的一席之地,这个浪漫的夙愿不也如轻烟般消逝了吗?他来地球干什么?到这里又有什么用?这里又找不到足够的能量支撑他飞回遥远的简诺特。

  他一直想念着敏迪。这个杀父仇人的情妇,是他今生惟一真正需要的女人。她是杀父仇人的帮凶吗?他想自己再也不可能知道这个答案了。尽管太阳帝国安全部收罗了一些证据,但这些无疑已被毁了,在天网陷落时已被付之一炬,连残灰也送入了太空中。或许敏迪也这样死了。他尽力不让自己去想她的音容笑貌。

  鲁恩桑现在成了他惟一的伙伴。她就躺在身边,纹丝不动,神秘的眼睛紧闭着,耷拉的双翼毫无光泽,纤细的手仍搭在窗上。他伸手摸了摸她,她没有反应,光滑的肌肤一片冰凉。

  灾难令他神晕目眩。

  一个历史上最伟大的帝国,就这样毁于一旦。灾难来得太快,太猛,他一时还反应不过来。他惊惧万分,傻乎乎地想着地球上人们的命运。他突然想地球上拥挤不堪的人们不正像一个被肢解了的人身上的细胞吗?而很多细胞注定要在今日毁灭。

  没有了天网——他不敢想下去。

  监视器就在他左上方,有半米高,呈半球状。他一会儿把天体星球投射在上面,一会儿又把地球各大洲的图像显示出来。他重新运行了一次飞行程序,准备再次降落。

  他们第一次赤道附近的试降花了两个多小时,第二次几乎更久。当他准备第三次降落的时候,鲁恩桑在旁边动了动。她身上又开始泛起了银光,那只靠在窗子上的手收了回来,重新把丢在一边的显示屏抱在怀中。她神采奕奕地正望着他。

  “我们正在寻找搜寻者的下落。”是他妈妈的声音,这声音让他想起了很小的时候他妈妈唱的摇篮曲。“它失踪了。我们捕捉到了它最后的一声惨叫。它在剪天网的时候被网缠住,最后掉进了太平样。”

  “那——那其它搜寻者袭击来了吗?”

  “还没有袭来。我们一直搜索到它的老巢,也没发现其它搜寻者的踪迹。”

  “也许你妹妹已把它们消灭光了?”

  鲁恩桑浑身的银光渐趋黯淡,沉默了很久后方回答道:“她失败了。”他妈妈的声音听上去很伤感,像她要把他和克雷留在简诺特时说的话那般伤感。“我们再次与她取得了联系。她的船毁了,生命垂危。”

  “那件武器呢?”他问道,“也毁了吗?”

  “也许只碰坏了一点儿。雪灰色伤势太重,顾不得检修它。”

  “鲁恩桑——”奎恩浑身颤抖,伸手摸了摸她。“也许我们能够找到主磁,找到后再飞去取武器——”

  鲁恩桑丝般柔滑的肌肤泛起了一抹银光,但一会儿就敛去了。

  “难道你还不死心,还奢望击败搜寻者吗?”

  “你一定要支持我。我们一定要试一试。”

  “只要——”奎恩皱着眉看到她光滑的肌肤动弹了一下,两翼红光闪闪,“只要你有信心!”

  “首先——”他沉吟着,“首先我们得找到反应器,索森离开实验室的时候把它带走了。安全部门的人没有找到他,我们要找到他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我想我们最好从苏达达巴拉卡开始,那里离阿兹特卡不远。”

  科万家族断绝索森的科研费后,贝尼托·巴拉卡雇请他建造过私人飞船。奎恩虽然隐隐觉得这里头有点什么,但他一时也没有理出什么头绪。

  阿兹特卡在赤道以北很远的地方。为了预防出现意外情况,他先在监视器里查看了一下当地的局势。

  监视器里出现了一幅地图,上面的亮点就是阿兹特卡城,隐隐约约地还看不清。随着地球的旋转,他终于确定好这座城市的具体位置。阿兹特卡上空被黑云覆盖着,正是夕阳落山的时候。

  待云散尽,已是晚上,阿兹特卡如一点阴森的鬼火。他知道这座城市正在燃烧。他们刚把飞船的高度降低,但浓浓的黑烟遮住了他们的视线。

  他们降落的时候花了很久的时间。在等待降落的过程中,奎恩又把信号接收器打开,除了嘶嘶的静电电流声外,四周依然是一片死寂。

  他到舱内去检查了一下水和食物后,一颗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了下来。他有两次差点在驾驶椅上睡了过去,心想要是什么紧急情况,鲁恩桑一定会把他弄醒。

  鲁恩桑静静地躺在他身边,很多时候她都在专心守候着太空中的信息。突然她动了一下,告诉他仍然没有艾尔德人的信息,什么信息都没有。奎恩抓住这个时间说出了他对着陆后的担心。

  “我想我们会遇到一些麻烦,”他说,“地球上没有任何信息,我们很难预料会出现什么情况。惟一可以预见的是那里一片混乱。

  我很替你担心,尤其是担心别人会看到你。启示者已教地球上的人仇视任何来自太空的东西。”

  他想,现在公路上和农田里一定是人满为患,一定有从燃烧的城市逃出来的大批难民。惊恐万状的人们躲避着搜寻者的袭击,病态地诅咒着来自太空的任何生灵。

  他想像着鲁恩桑落在他们手里,悚然一惊,急忙继续搜寻。一阵风刮过,阿兹特卡城上空的黑云在监视器上移动了一下,在城市的西南方,露出了一块棕色的空地,附近没有农庄,也没道路。

  “那里看上去空无一人,我不知道为什么——”

  鲁恩桑静静地躺着,没有听他说话,身上毫无光泽,手指搭在窗上的金属边上,好像在捕捉来自太空的信息。

  奎恩设置好程序,让飞船降落在那看上去空无一人的地方。飞船打开了短而粗的机翼,朝下俯冲滑行。这时他才看清要降落的地方是连绵的小山,而不是什么空地。他刚准备掉转机头,但一声闷响,飞船坠了下去。掣动器起火了!浓烟迅速地吞没了外面的一切。飞船身子一偏,撞在了小山上,停了下来。

  他们终于安全降落了。

  奎恩侧身看着身边的伙伴,她仍静静地躺在座椅上,由于不适应地球上的氧气,她看上去像死了一样,神秘的眼睛紧紧闭着,手指仍搁在窗上,头朝后仰。奎恩伸手摸了摸,感到她黯淡无光的皮肤一片冰凉。

  他想着她现在的感受,心中禁不住一阵难过。她形只影单,被人折磨致残,又孤立无助地来到了一个仇视她的世界,而逃生的希望却细若游丝。他突然意识到让她活下去是多么的重要。

  他发誓要找到索森带走的主磁,然后送她回家。

  他转身朝外面望去,掣动器起火后的浓烟仍然笼罩着外面的一切。他等着浓烟散去,心中突然升腾起一丝渴望。

  这就是地球——他的母亲!

  他仿佛忘却了周围的一切,又走入了古老的梦乡:湛蓝的天,碧绿的海,和煦的风,绿色植物在疯长,纷飞的鸟儿在鸣唱——这就是地球,人类古老的摇篮。

  他的兴致一直很高。待到外面的浓烟被风吹散,他看清了四处都是碎石。飞船降落在一条狭窄的山谷中,山谷两边是两道碎石堆起来的望不到尽头的笔直山岭。不见疯长的绿色植物。不闻纷飞的鸟儿鸣唱。他抬头望去,不见湛蓝的天,只有灰黄的一片。他想,那可能是燃烧的城市冒上去的黄烟。

  碎石堆起来的山岭令他迷惑不解,直到他看见山坡上散落着一些锈迹斑斑的金属片,他才想起克雷很久以前在遥远的简诺特跟他说过,装着矿石的砂桶沿天空网线滑下,一旦天空网线断裂,矿石便会如雨从天而降。

  他恍然大悟,原来这地方是一个天空网线终端,太空废物经网线送回,用于发电。这是一个危险的地方,所以少有人来。

  鲁恩桑动了一下。她的翅膀虽然还耷拉在座位上,但已有了一抹生命的光泽。她把手从窗子上拿开,去摸扔在一边的显示屏,奎恩把显示屏移到她摸得到的地方。

  “我们着陆了,”他告诉她,“在我找到反应器之前,我要你一直留在这里。要是我找不到——”

  “我会等你的。”显示屏里传出他妈妈耐心的声音,“祝你好运。”“要是我回不来——”

  她扬起闪闪发光的翅膀,轻轻地摸着他的手。奎恩心里顿时热乎乎的。

  “我感应到你身上也有一种艾尔德人的神力。”他妈妈低语着仿佛在说永远爱他。“艾尔德人的神力会使我们翅膀闪闪发光,一直到死的时候才会敛去。”她把翅膀从他手上移开。

  “奎恩,亲爱的——”他妈妈像要警告他似的,“我有消息要告诉你,我们刚刚收到。”

  “有关地球的吗?”

  “第一条与太空有关,是从你们称为特洛伊小行星群发出的求救呼叫,那里是搜寻者的老巢,地球上有人在回应。”

  “他们说了什么?”

  “内容不清楚。”他妈妈叹息了一声,她过去活得太累,干不完家务活时总会这样叹息。“他们使用的是舰队的密码,我无法破译。”

  “你说地球上有人在回应,你能确定他们的方位吗?”

  “很多在很远的地方,也许在其它大洲,但有一个就在附近。

  这也是我接受到最强的信息,是从我们西边发出的,大约七十公里的地方。”

  他在监视器上投射出一副阿兹特卡市的地图,上面闪着绿光的小点,表示他们现在具体位置。以绿点为圆心,一圈圈的暗绿的纹线表示离圆心的距离。奎恩发现朝西七十公里绿线划过的地方是一个大大的黄色圆盘,上面标着黑色的字样,“阿兹特卡终端开发商。”

  “那里可能就是太阳帝国阿兹特卡分部,”奎恩说,“舰队可能还在太空活动,他们现在正设法与地面上的部队取得联系,以便返回。”

  他皱眉看了一眼黄黄的天空。

  “要是科万家族依然存在,我想他们会去找索森,他们需要他的裂变发动机,以代替遭到破坏的引力发电。”

  他又皱眉打量了下地图。太阳公司位于城市的正中,像一座金光闪闪的岛屿。它的四周是绿色的城市郊区。他找到了科多终端,地面部队的军营,科万商业中心,太空飞船港口,还有酒店,停车场和居民区。

  朝南的一小块淡绿色的居民区,位于河流拐弯处的小山上,显得十分气派。苏达达·巴拉卡。他聚焦在这块地方,把图像放大。

  地图上显示出克雷多雷丝·巴拉卡,托雷丝·巴拉卡,巴拉卡·蒙地。

  河的对面是奥内普托·巴拉卡——那里可能是太空飞船的目的地,在河对面更远的一座小山是卡莎·巴拉卡。

  他吹了声口哨,陷入深思之中。

  “苏达达·巴拉卡,”他突然大声说,“我看惟一的希望是——”

  鲁恩桑没有答话。她双眼紧闭,翅膀上的光泽已经敛去,柔若元骨的双手软软地搁在座位上,好像已经死了。

  诺尔尽力避免不去回想在光圈中的那些日子,虽然杰生·科万是那么令她难以忘记。每当她回忆起科万,回忆起与他在太阳科万号的那几个月,便会如在天堂般的幸福。那些回忆太珍贵,太神圣。

  杰生英俊潇洒,聪明过人,连做爱都那么棒。诺尔完全被他征服,为他沉醉,为他在科万家族的光明未来而高兴。

  她从来没有对人提过杰生。克雷崇拜她。她尽力去感受克雷在闪光的星星中看到的奇景,感受他对近在咫尺的神秘宇宙的惊喜。

  她也尽力去分享他的骄傲和自豪:因为克雷一直以保卫简诺特的安全和致力于解决人在光圈中的生存为己任。她喜欢周围每一个新来的朋友。杰莫也崇拜她。他说她是一位公主,以后肯定也会生个小公主。

  她没有告诉过杰莫,她不想要孩子。简诺特太小,太寂寞,太荒凉,她不想要自己的孩子在这里郁郁地度过一生。

  她是在自由的天网和太阳乡村中长大的。她喜欢聚餐和舞会,喜欢购买时装,结交朋友,四处旅游,喜欢去大餐厅,上剧院,听音乐,看画展。

  她从来没有提过她想念这一切。她只想幸福地活着,为克雷料理一个干净整洁的家。但克雷已习惯了长期的单身生活,并且他们居住在冰层下那个寒冷的坑道也太狭窄,不需要怎么料理。

  她自告奋勇去帮助克雷工作。但他所做的一切只是监听有无异样的声音,而那些异样的声音他却从来没有监听到过。最不能让她忍受的是无边的黑暗,她孤枕难眠,而克雷,还在那里守候也许从来不会到访的天外来客。她也想过到水栽法的花园帮他干活,但那里也需要一些她从来没有学过的特别的技术。她希望过着激动人心的生活,有新闻,有怪事发生。然而,这里的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如古井之水,波澜不兴。海王星站再也没有传来太阳帝国那边的消息了,也许永远也不会再传来。日子如白开水一般过去,如果有什么变化,有什么不同,她可以肯定,只会变得更坏,更无聊。

  有时候,她会情不自禁地想,也许她该原谅了杰生。这个太阳巨头的儿子,毕竟从来没有学会过怎样和他人相处。她想与其鄙视他的爱和他花言巧语的允诺,倒不如把这一切珍藏在心底,这样更明智。

  但她早已做出了选择。她竭力掩饰着对生活刻骨铭心的不满意。毕竟她爱的还是克雷。她周围那些流放的人们都很善良,都竭尽所能地帮助他们。她相信自己早晚会适应这里寒冷的气候,与世隔绝的荒凉,永不消除的威胁,狭窄的坑道和太空实验室提供的人工合成食品。

  即使她不适应这一切,那一天也将会到来,当乔莫再也无法使产生能量的机器运转,他们一切的困难和麻烦也就走到了尽头。

  阿兹特卡:墨美的首府,也是其最大的城市,坐落在俄克拉荷马州的加拿大河畔,是地球上最大的引力发电基地。推荐访问:天网栏目坠落的青春 今日说法坠落的青春 《天网》堕落的青春 《天网》坠落的青春 天网20180110坠落的青春 天网坠落的红裙子 坠落的青春丁瑞婷 社会与法坠落的青春 坠落的青春全文免费 坠落的青春阅读 天网2016杀人碎尸案 一线坠落青春 坠落的青春许三 天网栏目在线观看2017 天网栏目女杀人真实 坠落的青春无删板 天网栏目全集2018 天网她去见了谁 天网她去见了难 今日说法合谋下 天网何至于此 天网两度伤 夜线致命的约会 天网电视剧 天网半张脸 天网小说 天网废弃的小屋 天网坠落的红裙子后续 天网

本文来源:http://www.tonghuashijie.net/bk/20181.html

童话世界 http://www.tonghuashijie.net

Copyright © 2002-2018 . 童话世界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35696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