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童话世界 > 百科大全 > 【天网坠落青春】天网的坠落第九章

【天网坠落青春】天网的坠落第九章

来源:百科大全 时间:2019-06-12 点击:

【www.tonghuashijie.net--百科大全】

奎恩飘游上火星科万号,挂在肩上的枕套里装着随身用具和换洗的内衣。他身上还有克雷的星雾香味,那是他们伤心欲绝地最后一次作别时留下的;他双唇隐约作痛,那是诺尔给他的离别之吻;通过湿润的眼睛,他似乎看见了乔莫噙满泪水的双眼。

  突然,一阵焦虑袭上他的心头。

  那可怕的家伙要是摸上光圈怎么办?就算它不去,那些老掉牙的发动机又能支持多久?他有几成把握弄到好的发动机并及时送上光圈?他一把抓过生命刹标签,不再去想自己茫然无知的前途。

  “德恩,行了。”测试结束后,技术人员用激光把诊断数据装进一张黄色硬塑料纸上,然后将塑料纸扔给他。“到发射舱去,把这个交给医生的副手。”他挥挥手叫奎恩快去。“测试结果比多数人都好,八成能活着回太阳那边。”

  这也够可怕的了,但比起留在光圈站的人来说,自己生还的机会要大得多,“奎恩·德恩?”医生副手瞟了一眼标签,“布鲁恩船长在名单上看见了你的名字,注射生命刹之前她想见见你。”

  飞船仍停靠在发射场装运反应物质。奎恩朝指挥舱走去,一路尽情打量着飞船。那些扶手、楼梯和升降机都让他赞叹不已,同时又提醒他,他马上就不能享受简诺特微弱引力的自由了。

  维拉·布鲁恩系着腰带,坐在椅子里,面前是灯光闪烁的飞行控制盘。比起显示屏里的模样,她显得略略苍老,头发也更为稀疏,宽脸上布满皱纹,看上去闷闷不乐。他一声不吭地把生命刹标签递给她,等着她发话。

  “德恩?”她的声音像男人一样沙哑。“那位头人的养子?”

  他不安地点点头,心里嘀咕她会不会因此将他赶下飞船。

  “你自愿服下生命刹?”她疲倦的眼睛狡黠地盯着他。“为什么?”

  “我一直渴望去太阳那边。”奎恩看见她眯着双眼,似乎不大相信他的话。“我母亲回那儿了,我想我父亲也在那儿,我想找到他们。”

  她没有习惯简诺特微弱的引力,想将那张黄色标签放到控制盘上的一只小炭缸里,可标签却径直朝他飘过来,他抓过标签,重新递给她。她挥挥手,一边上下打量他,一边理理凌乱的头发。

  “听说你是位核变工程师?”

  “胡乱学了些罢了。”他心里开始怦怦跳了起来。“在卡帕拉号上帮忙运行整修发动机。”

  “这我听说了。”她皱皱眉头,仿佛有些怀疑。“可那些发动机都是老古董了。你也许不大了解这些科万系列飞船吧。”

  “我可以学习——”他屏住呼吸,竭力使自己表现得平静一些。

  “要是你需要工程师——”

  “我们的确需要。”看着他急迫的样子,她脸上闪过一丝笑意。

  “他们告诉我卡帕拉不能飞行后,我派了一位工程师前去检查。他没有回来,只发来信息说,乌鲁告诉他,你完全有能力顶替他的位置。”

  “我十分愿意——”

  “去玛苏达那儿报到。”她朝门口一指。“也许他用得着你。”

  玛苏达是位满脸带笑的年轻人,身材瘦削,头发很长,似乎不会讲英语,他懒懒地瞥了一眼标签,对着对讲机叽叽喳喳地讲了一通,然后示意奎恩等待一会。医生副手走过来,把一个小薄圆盘贴进他的耳朵。“这是电脑翻译,万声第八代。这小玩意儿有时很能蒙人,但你不久就会习惯的。”

  玛苏达示意他到发动机房里去。

  “请进,德恩先生。”他一只耳朵还听着玛苏达讲的日语,机器翻译尖厉的女高音已经在另一只耳朵里回荡起来了。“请尊敬的德恩先生——纡尊降贵——来检查一下离子推进装置。”

  他渐渐习惯了双声干扰。屋里的发动机让他兴奋不已。有些发动机设计简单而雅致,只看一眼就令他喜欢得不得了,也有些发动机虽经玛苏达解释他还是迷惑不解。兴奋之余,他问是谁设计的这些发动机。

  两个声音都没有说话。

  “索森?是不是索森?”

  “不认识——,”玛苏达面露难色。“不认识——尊敬的索森。”

  “他在科万实验室,”奎恩继续道,“研究——”玛苏达往前走去,指着发动机说道:“这是双缸燃料注射机,那儿是离心过滤器,纯化反应物质。”

  奎恩只好满怀狐疑地跟着他,最后玛苏达转身询问卡帕拉号发动机的情况。“好吧,德恩先生。”玛苏达抬抬眼皮。“你开过那样的废铁——我们这儿的发动机就容易多了。你学习维修和操作。值班。保持鼻子整洁。我们忘记生命刹。”他不再言语,把一台红盖电脑递给奎恩。奎恩启动电脑,看见显示屏上显出一行字来。“马克9号离子推进器操作指南。奥拉夫·索森编辑修改,太阳105年。”他禁不住抬头困惑地瞥了一眼玛苏达。

  “建议,德恩先生。”机器翻译声音很尖。“研究工程程序,忘掉尊敬的奥拉夫·索森。”

  起飞的时候,他从发动机房里的显示屏上看着光圈站。喷射器照亮的是冰块上的一团乱物:古老的卡帕拉像一件褪色的银器玩具;闪着红光的圆顶屋,以及散布在周围的望远镜和接收器;站上那团灯光,飞快地消隐下去。那是他惟一拥有过的家啊!

  他喉咙作痛,目不转睛地盯着光圈站朝远处滑去,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终于消失在凹凸不平的地平线上。简诺特也缩成一个黑点,迷失在闪耀的群星之中。即使采用索森设计的发动机,到达科多伯西也需要四个月。飞船成了又一所监狱,比简诺特还要狭窄。

  一路平安无事,发动机保持着恒定的推动力。他负责发动机运转正常、没事的时候,他就打开电脑里的指导程序,想像着到了太阳那边自己该做的事情。

  虽然推进器的推力还不及地球引力的一半,但已经让他疲惫难受了,在简诺特体育馆的跑道上,他曾经把自行车开到2或3档而没有什么不适,可那每次只能持续一小时左右。他开始怀疑起自己难以忍受地球的引力了。

  光圈站还好吗?杰生·科万逃出外星人的圈套了吗?那个可怕的太空物体又出现了吗?太阳那边科万人,陈氏家庭和圣族人还在打仗吗?他没有听到任何消息,但他知道,飞船与太阳指挥部之间一定有激光联络。玛苏达、还有一位名叫列娜·拉迪诺的寡言少语的金发少女和他在发动机房轮流看守。下班之后,他们睡在一间屋子。

  他们从不谈论奥拉夫·索森主管的科万技术部,从不谈论太阳那边的人,只谈论发动机房里的事情。

  飞船显得格外空荡。其他所有撤退的群众,包括绝大多数卡本的手下,正处在生命刹的药效之下。做事的船员不过三十来人,他们忙于工作,而且大都躲着他。即使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也几乎没有人说话。他们都有太阳标记。没有太阳标记,他什么都不是。

  只有基恩·卡本不这样看。飞行的第二天,卡本就在导弹发射舱跟他打招呼,他们一起吃了饭。卡本闷闷不乐地说在船上他无事可做,而且没有朋友。布鲁恩让他带了些宝贝葡萄酒和水果上船,他请奎恩分享这些东西,于是他们吃饭经常坐在一起。

  奎恩越来越替他难过了。清醒的时候,他可怜兮兮地一言不发:可一喝酒他内心所受的折磨就要显露出来。他曾不止一次用发抖的双手紧抓住奎恩,深陷的眼睛近乎在哀求。

  “不要骗我,他到底怎么样了?”

  奎恩不知怎么回答。

  “我可怜的雷纳德,”他嘶哑的声音颤抖着。“他还活着,对不对?他是勇敢的大使,住在光圈友好的外星人中间?”

  奎恩只好掉过头去。

  “不是叛徒!”卡本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告诉我,我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法知道啊。”奎恩努力想安慰他。“除非我们得到事情的真相——杰生不会说出事情的真相。”

  到达中转站之前,卡本已经完全绝望了。布鲁恩想在船上给他找点活干,可他什么都不想做。酒喝干了,他要求服用生命刹,医生说他不宜服用他就大吵大闹,还缠着布鲁恩求情,医生们只好给他注射了少量生命刹。他躺倒在医务室,奎恩坐在他旁边。

  “一路平安,孩子——”他颤抖着紧紧握住奎恩的手。“要是我醒不过来——”他没能醒过来。中午日分,医生报告说他身体的主要机能已经停止,布鲁恩吩咐医生们想办法挽救他,但为时已晚。

  到达中转站的那一天,布鲁恩把全体船员叫到处理舱,为两个人开了葬礼。

  尼古拉斯·陈,就是那位监察技术人员,也死在了生命刹的药力之下,奎恩没有听见任何正式的解释,但人们都说他给自己注射了过量的生命刹,属于自杀,也许是因为回到太阳那边他会有很多麻烦的原因。

  布鲁恩念读了措辞正规的悼文,盛赞陈和卡本船长为科万大厦和神圣的太阳帝国光荣捐躯。布鲁恩简短的官腔在奎恩听来显得十分生硬冷淡。他突然为卡本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悲哀,心里交织着强烈的失落感和恐惧感。陈和卡本虽然有完全不同的背景,但都是光圈黑暗无知世界的牺牲品!葬礼又让他想起了仍然威胁着简诺特的种种灾难。

  仪式结束之后,布鲁恩把他叫到一边。

  “卡本是你的朋友。”她握住他的手,像在安慰他一样。

  奎恩很少看见她和心碎的卡本呆在一块,所以她话语中流露出的情感颇让他吃惊。“你已经尽力了。”

  “谈不上。他没多大用处了。”她声音里忽然多了一丝恨恨的调子。“他已经给榨干了。”

  他没有吱声,不明白她话中的意思。

  “他的生命,还有他儿子的生命,被一个漠不关心的公司榨干了。”她准备转身离去。

  “船长!”他赶紧抓住机会。“你有消息吗?简诺特?科万司令?还有我看见的那个家伙?”

  “没有——‘’她冲他皱皱眉头,犹豫片刻。“噢,也算有一点。”

  她又停了停,冷不丁说道:“跟我来吧,德恩,有些事情我得告诉你了。”

  她跟着走进她的房间,房间装饰简单,这与她的地位并不相称。她随手关上门。

  “没有星星那边的消息。”她紧盯着他,粗糙的手把稀疏的白发向后理了理。

  “以后也不会有了。站上的中转联络器已经切断,也许就是你看见的那个家伙切断的,不过审查人员绝不会容许人们对这件事交头接耳。”

  “简诺特——”他的声音一下子哽住了。“受到袭击没有?”

  “征服海王星号被袭,”她答道,“尸骨无存。那边的一切都联络不上了。”

  “是那个怪物袭击的吗?”

  “反正有个什么东西。”她眉头皱得更深。“这事儿发生得很快。

  我们只收到了断断续续的信号。他们搜索到了一个庞然大物,飞快地向他们冲去。他们开火反抗,但发出的导弹没有任何效果,随后信号就切断了。“我知道的就这些。”她朝桌子作了个手势。“一起吃饭吧。”

  这是命令,他照办了。餐厅服务员端来了一丁点儿食物。他忧心忡忡地想着简诺特,根本没有胃口,她默默地看着他,也没有吃饭,后来他开始纳闷她干吗请他吃饭。

  “要酒吗?”服务员把他一口未动的盘子端走。“卡本给我的,你喝点他不会有意见的。”

  服务员给她端来了一杯热气腾腾的黑茶。她说,那茶与众不同,是斯里兰卡产的。她品一口茶,然后神色严峻地向他探过身去。

  “德恩,”她勉强挤出点笑容。“奎恩,你与光圈的朋友失去了联系,也许永远也联系不上了,看得出你像掉了魂呢。到达科多之后,你打算做些什么?”

  不知为什么,他开始喜欢她了。

  “我希望帮帮他们,帮帮光圈站。”他看见她怀疑的眼神。“我想弄到机器,学习开动核动力发电机,趁他们还活着之前赶回光圈!”

  她眯了眯狡黠的眼睛。

  “你认为自己有机会吗?”

  “我母亲是科万实验室里的科学家,她丈夫是奥拉夫·索森——”

  “那位核变工程师?”她表情一变。“也许你真有机会。”

  “太阳那边——”他忽然想推心置腹和她说说心里话。“一直是我为之向往的神奇世界,我一直希望——”

  他情不自禁地盯着她的上唇,那儿稀稀拉拉地长着几根黑色的胡子。他看了一会,决定不提父亲的事。

  “希望得到自己的太阳标记——好多年前,我就通过了母亲给我的测试。”

  “那件事可能有点难。”她轻轻地摇头。“也许比你的预想还要难。”

  “我知道自己需要——需要运气。”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和下来。“需要朋友。”她灰色的眼睛还在打量他。他不习惯端着酒杯,便轻轻地把酒杯放下。

  “也许我能帮点忙。”她一张宽脸显得依然专注而谨慎,他则目不转睛地盯着她那几根胡须。“我跟玛苏达谈过了,他说你学得快,已经够格了。”她点点头,脸上差不多有了笑容。“要是你愿意,我可以破例让你在船上工作,这也许是你得到太阳标记的最好机会。”

  他心里虽然大为感动,但还是摇了摇头。

  “那要花很多年,简诺特可等不起。”

  “如果你梦想走捷径——”她直视着他,沙哑的声音又带上了恨恨的味儿。

  “那说明你还不了解太阳那边。你听我讲讲太阳帝国对我的所作所为吧。”

  他一下子没明白过来。

  “和可怜的老卡本相比,我还算幸运的。可我也把全部生命都奉献给了科万人和太阳帝国,而他们却骗了我。”

  胡须下面,她薄薄的嘴唇抽搐了一下。

  “没错,我作了船长,可我本应该有家的。诺尔——诺尔本应该成为我的女儿。”她猛地掉过头去。“我本应该生个儿子。”

  他不知说什么,只好呷一口酒,等她转过头来。

  “30年前我做出了选择。”她仿佛恼怒起来,声音也变得更加尖厉。“我选择了太阳帝国——因为我对它心存美好幻想,因为早期的科万人非常优秀。

  “他们创造了天下!”一丝生气闪过她紧绷的脸庞。“他们发明科万龙线,架设天网,探索行星,造福人类。

  “都过去啦,奎恩,过去很久啦。”她似乎迫不及待地要他明白她的意思。“现在的巨头们只知道守着祖辈的遗产像疯狗一样争来夺去,害怕冒险,不愿创造,早把祖辈的传统抛到脑后去了。

  “他们浪费了我的一生,因为他们漠不关心。是这样,奎恩,过去我一直想登陆行星,你要是知道这个词——”

  “我听说别人叫你火星夫人。”

  她平静下来,冲着他苦笑了一下。

  “我们首先选中了金星,它在许多方面都和地球极其相似,只是太干燥太炎热。我们考虑从土星偷颗寒冷的卫星,然后让它撞到金星里。

  “这样,金星里新的生命就有水了。那时,基因工程师们已经开始设计新的生命,这些生命将改变大气,把二氧化碳转化为碳和氧,碳满足它们身体所需,氧则满足高等动物呼吸。

  “一千年以后——”

  她咬咬嘴唇,停下来喝了一口茶。

  “科万人看不到一千年以后的事情,我们只得放弃金星,转而探索火星,这看来要容易些,但火星小得可怜。我花了四年时间进行勘测,在火星外壳到处钻孔,到处敲打,看见什么就分析什么,含辛茹苦,忍受一切!

  “就这样1O年过去了。

  “我又花去10年勘测土星的两颗卫星,体积小,离土星又远,完全可以将它们分离出来导人火星的轨道,给火星提供水源和大“回到太阳那边,我用了更多的时间去寻求对这个计划的支持,我找到飞行指挥部,找到30人委员会,找到巨头本人,一无所获。”她的脸绷得更紧。“他们都耸肩拒绝我,理由大多是所谓的太阳政治,说什么造离子推进器要花费太多的钱,而且质量要求太高,还说他们指望从火星挣回一分钱之前,太阳帝国恐怕早已遇到种种灾难了。”

  她阴沉的脸庞抽搐了一下。

  “我伟大的梦想。就这样被扼杀了。我们、科万人,还有太阳帝国都已经深陷到了堕落的漩涡中,我们已经失去了民族的勇气,所以我说简诺特没有机会——”

  “简诺特有机会!”奎恩接口说道。“克雷·诺尔和留在那儿的人有勇气做任何事情。”

  “希望如此,奎恩——为你,也为他们。”她声音里带着感情。

  “可你需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没有太阳标记——”

  她摇摇头,用粗糙的手指捋捋头发。他看见她黯淡的眼睛里似乎有些泪水。

  “我想请母亲帮忙。”

  “要是她在科万,我也许可以帮你找到她。”

  “谢谢你,船长——”

  “船长!”她凄苦地笑了一声,抓起他的手紧紧握住,那一刻他以为她打算吻他了,可她却忽然把他的手甩开。“奎恩,我将尽力帮你。”

  她好像有些受不了飞船的推力,慢吞吞地从椅子中站起来,使劲和他握了握手,点头让他离开。

  过了中转站,飞船开始减速。他盯着显示屏,看见太阳一天天变得越来越亮,终于长成了一个看得见形状的圆盘。太阳旁边,他还看见了黑点的木星和土星。还有一天就到天网了,布鲁恩的声音从对讲机里刺耳地传来,叫他赶快去驾驶舱。见到他时布鲁恩脸色十分凝重。

  “消息不好啊,奎恩,我和科万实验室通话问你母亲的情况,他们告诉我,她已经去世了。”

  王后心情舒畅,体内热火重燃,她向前飞去想寻找一个恰当的窝点。新窝附近必须富含金属,孩子出世后才有地方找到食物。

  当然,新窝必须安全、宽敞,有足够硬的金属来武装她即将挖出的地道。而且远离一切敌人,即使有敌人,也必须很小,她孩子中的武士们能够击退。

  外层众多巨大的行星对她多无用处,但有一颗行星吸引她停驻下来,让她心里充满了对远方家乡的渴望。这颗行星被包围在一大群飞舞不定的卫星之中,其表面金光灿灿,富饶无比,从中心开始就形成了飓风带,外面裹着一圈圈闪亮的飞行物质。

  她无法拒绝这样美丽的景色,便展翅飞上了一颗冰雪覆盖的卫星。小圈里的引力波轻轻荡漾,让她沉醉不已,也让她回忆起童年时在家乡的那些快乐时光。这颗卫星绕着一颗铁质小行星旋转,而小行星的轨道又绕着另一颗冰圈形成的更为壮观的大行星。

  她装满飞行囊袋,还在那儿逗留了一会,直到辘辘饥肠催促她朝恒星的内层行星飞去。这些行星富含各种辐射金属,但一种有害的能源污染却多少破坏了它们甜蜜的气息。

  那是小蚊虫的喧闹声,它们声嘶力竭的嗓音听得她难受之极,总有一天,她高贵的儿子们会把它们消灭干净的,可眼下,她只能忍受。于是她掉转方向,想找一颗没遭破坏的小行星。

  在恒星的外围,她终于找到了这样一颗小行星。它由坚硬的镍铁块构成,在系统形成的初期被一颗原生行星分裂带电的核击中。

  它很大,完全容得下她的新窝,它很远,听不见那些丑陋侏儒们的嗡嗡声,它金属很丰富,够她一个人食用直到生出孩子。

  她站立在小行星铁质的峭壁上,停下来打量它周围的行星。第三颗最为诱人,表面上金属香味十足,一定是那些小蚊虫开采出来的金属。一股好闻的调料味道横贯赤道,金属纤尘到处可见,冲出大气层飘进太空。

  她咬扯了它们玩具似的碉堡,它们一定气得发抖吧?这些傲慢的小虫子!它们有胆量袭击她吗?她睁大眼睛打量它们的飞船,一些小小的金属壳而已,也许只能让她的小儿子感兴趣,而里面则是软绵绵的,挤成一团的小蚊虫吃起来恶心,而且一点不饱肚子。

  它们不过是一群讨厌的废物!

  她低垂尾巴碰了碰小行星,确实安全、坚硬,和她的老家一样。她选择了一个宽敞平坦的地点开始挖起地道口来,并往墙上镶进金属块以掩藏保护窝室。开始挖掘食物室之前,她小心翼翼地从地道中钻出来看一看,那股难闻的电子臭味没有减弱,但小蚊虫们也没有靠近。它们愚蠢无比却又自以为了不起,根本没有意识到她的存在,她设想,当儿子们攻击它们时,它们一定暴跳如雷——这时,一个物体越飞越近了!

  物体不是从行星方向飞来,而是从她身后,从她老家恒星的方向飞来。有一刻她高兴地认为那是与她同类的又一位高贵的王子,迫不及待地前来追求自己尚未出世的女儿来了。然而,不对,它没有发出任何同类的信号。

  又是小蚊虫,装在又一艘侏儒似的飞船里!也许是她在光圈边缘遇上的那些无知小虫追过来了。它们距离还远,但她希望它们是前来进攻的。这种好玩的游戏她求之不得。

  她的碉堡和她的守卫们将严阵以待。

  她转身下了地道,欢快地继续开凿起来。

  启示者:自命为三位一体上帝的先知,一个白胡子通灵者,显隐于非法的电台。他篡改古书,炮制成《人民启蒙经》,发动一场对科万家族魔鬼附身般的圣战。他宣称,为这一圣战献身的人会在人民的伊甸园中永享幸福和安乐。他于太阳年88年开始现身,其影踪止于天网坠毁之时。推荐访问:天网栏目坠落的青春 今日说法坠落的青春 《天网》堕落的青春 《天网》坠落的青春 天网20180110坠落的青春 天网坠落的红裙子 坠落的青春丁瑞婷 社会与法坠落的青春 坠落的青春全文免费 坠落的青春阅读 天网2016杀人碎尸案 一线坠落青春 坠落的青春许三 天网栏目在线观看2017 天网栏目女杀人真实 坠落的青春无删板 天网栏目全集2018 天网她去见了谁 天网她去见了难 今日说法合谋下 天网何至于此 天网两度伤 夜线致命的约会 天网电视剧 天网半张脸 天网小说 天网的坠落 天网坠落的青春

本文来源:http://www.tonghuashijie.net/bk/20189.html

童话世界 http://www.tonghuashijie.net

Copyright © 2002-2018 . 童话世界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35696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