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童话世界 > 百科大全 > 天网坠落青春_天网的坠落第二十二章

天网坠落青春_天网的坠落第二十二章

来源:百科大全 时间:2019-06-12 点击:

【www.tonghuashijie.net--百科大全】

奎恩坐在飞船的驾驶椅上,看着索森和埃斯特雷娜进了钢甲车回头朝他们挥手道别后,关了车门准备绝尘而去,心头禁不住十分难过。

  “人类的未来,”敏迪在喃喃自语。

  “就肩负在他们身上!”奎恩半是同情,半是担忧地哆嗦了一下。“也许圣族人不会杀死他们;也许克劳迪奥·巴拉卡会让奥拉夫造他的发动机;也许我们能够击败太空怪兽;也许人类的文明仍将延续。”

  “也许没有也许——我想我们永远不会知道。”

  索森发动车子沿长长的雪坡朝山岭上爬去。敏迪和奎恩默默地注视着车子缓缓地爬行,最后消失在山的尽头。直到此时,奎恩才开始小心翼翼地检测索森的发动机。发动机产生出的热量把飞船下面的冰雪融化成水后又蒸发成水雾,直冲云霄,好似欲将天上那团丑恶的黑云遮住。

  飞船晃了几下,随后拔地而起。

  他们把飞船升到水雾和辐射尘形成的黑云之上后,看到了那辆钢甲车。从空中俯瞰下去,它正缓缓地沿白色的山岭朝东爬去,在雪地留下了一条清晰的痕迹。敏迪突然抓住奎恩的手指了指,奎恩看见一队黑色的战车正从西面爬出,正沿那道痕迹追去。

  “圣族人,”敏迪小声惊呼道,“坐着缴获来的坦克,想来抓我们却发现太迟了,不过他们很快就要追上奥拉夫他们。”

  “结果会——”

  敏迪摇了摇头。“我们恐怕再也不会知道答案了。”

  飞船朝空中全速推进,地球上的小黑点瞬间便已消失。

  他们发现西边一条蜿蜒的灰色河流旁边出现了一个新的弹坑,看上去像一个简陋的矿坑,四周很远的地方都飞满了黑色的煤渣,有如雪地上的一摊极不和谐的墨迹。阿兹特卡市上空那肮脏的黄烟也随着他们的飞行高度不断上升而渐稀渐淡。敏迪接到了一个太阳舰队的求救信号。她戴着对讲机神色焦急地交谈了很长时间,然后回过头对奎恩说,“杰生的旗舰太阳科万号发来的,他们身陷赤道上,没有任何补给。他们误以为我们是杰生,开着飞船去解救他们。他们还不知道杰生死了。”

  她沉默了一会儿,心情沉重地盯着机窗外正沉入无边黑暗的地球。

  “发来信号的那个军官是我认识的一个伙伴。”她尽管把头转了回来,但奎恩知道她没有看他,而是陷入对往事的回忆中。“我们过去常常一起去跳舞。他教我如何为玩具火箭导航,还送我兰花,我平生第一次得到的兰花。”

  她察觉到他脸上浮起一丝嫉妒的神色。

  “不过那些已成往事了。”她淡淡地狡黠一笑。“他很快就爱上了另一个女孩,一个从巴西来的美女,脸上有着明亮的太阳标记。

  他们一直住在一起,但天网坠毁时她恰好回到地球上的里约热内卢,她跟两个孩子在一起,他现在急切地想知道他们的消息。”

  她满面忧戚。

  “我能说什么好呢?他被困在舰艇上,没有食物,没有空气。

  而妻子远在里约热内卢,一个带着太阳标记的女人——”

  她不寒而栗,把眼睛转向了旁边。

  “人们也许会善待他们。”奎恩自言自语地说道。

  “他还说了些情况。”她转过头看着他。“他们从光圈站回返地球时,设法想同简诺特取得联系,”她摇了摇头,不安地说,“没有消息。”

  “我们也许迟了一步,”奎恩点了点头,“但我们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应当尽力而为。”

  圆圆的地球几乎快被黑暗吞噬了。奎恩突然想起该看一看其它城市在不在燃烧,但现在距离已经太远了,他无法看得清。

  敏迪启动飞行程序。在太空中,一旦设置好飞行程序,对飞行过程可以不必在意。他们把飞行目的地设在特洛伊小行星上。

  “在天鱼醒来之前,我们不要距特洛伊小行星太近,”奎恩叮嘱敏迪道,“因为搜寻者的老巢就在小行星附近。另外,留在纽林族船上的那件武器,光靠我俩也不可能找到。”

  他们把飞船的推进力从全速降至二分之一G位,然后把天鱼移到航空图上铺的毯子中,以便她一醒过来就能操纵显示屏。他们注意到天鱼灰色的皮肤慢慢呈白色,开始焕发出生命的光泽。

  “到达目的地只需8天,”奎恩说,“也许到那时候——”

  脱离了地球重力的牵引,奎恩心情舒畅了许多。他感到他俩正奔向自由和和平,过去那些日子中的焦虑与烦恼,已如烟消云散般洒落在身后,他现在好像已经呼吸到克雷从太空星云传来的“星雾”。

  他尽力告诫自己,前路漫漫,危机四伏。尤其是地球上的人们,才逃离圣族人的魔掌,也许马上就又落入搜寻者的虎口。他们似乎注定要在饥荒、恐惧、痛苦中度日。除非——奎恩没有敢继续想下去,他转身发现敏迪正俯身观察天鱼。那个即将消亡的世界尽管让他们两人都吃尽了苦头,但这一切已经结束。他现在除了高兴之外什么感觉也没有了。

  “敏迪——”

  他轻轻地呼唤着她的名字。敏迪转过身来,黑黑的眼睛不解地望着他。有一瞬间,他又闻到她身上散发出的古木芬芳。时光迅速倒流回到简诺特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

  他浑身激动,伸手搂住了敏迪的纤腰。

  “不要这样!”敏迪扭腰躲开。“不要碰我——不要这样!”

  “敏迪!”奎恩伤感地收回手。“我不是想——”

  “请——请原谅我,奎恩!”敏迪低声乞求道,“只是我不能——不能让你碰我——”

  “我爱你,敏迪,我的意思是爱你。”

  “我也爱你,”敏迪忧伤地摇了摇头,“不过现在,贝尼托·巴拉卡……”

  她越说声音越低,最后竟泣不成声。

  “这并不——不重要。”奎恩一阵心伤,嘶声喃喃地说道。

  飞船的发动机工作得十分正常,他们一路也没有受到搜寻者的袭击。他俩轮流在机舱值班。奎恩没有在岗的时候,便去舱内随便转转。检查一下裂变发动机,研究一下索森留下的技术资料,或者就在贝尼托·巴拉卡为他自己设计的卧室里睡觉。

  敏迪学会了驾驶飞船的飞行技巧后,又把飞船里的粮食和水分类整理好并列出清单花名册,她还担负起照顾天鱼鲁恩桑的职责。

  她没有再提过贝尼托·巴拉卡,但从她眼里可以看出她仍没有忘怀他。奎恩竭力劝她去休息,他知道她几乎没有睡过觉。

  奎恩轮值的时候感到的确十分难熬。后来天鱼显示康复的迹象时他才感觉好些。天鱼柔软的肌肤慢慢有了热气,灰白的双翼上泛出了血色。等到敏迪来换班时,天鱼的长鼻子动了动,它细长的三根手指搭在一个金属架上。

  在接下来的值班中,奎恩听见他妈妈疲惫而细小的声音:“奎恩——”

  他大吃一惊,转身发现鲁恩桑的身子碰在显示屏上。她神秘的眼睛已经睁开,双翼随着声音的节奏而起伏。

  “奎恩,欢迎你来到太空。”

  “你——”奎恩听见自己的声音很小,好像担心声音如果太大会吓住鲁恩桑,“你好了吗?”

  “我受了伤,”天鱼扬起的双翼落了下去,奎恩听见他妈妈叹息的声音,“现在痊愈了,恢复得很慢。”

  “有什么事要我们帮助吗?”

  “你们已照我希望的那样做了。”

  “如果飞船推进速度太快,我们可以降至——”

  “别这样!”鲁恩桑语气急促地阻止道,“如果我们希望击败搜寻者,只有尽快找到我的妹妹雪灰色,她生命垂危……”

  鲁恩桑的声音骤然消失,全身的光泽尽敛,灰色的双翼无力地耷拉着,但脆弱的身子仍有气息。她滑离显示屏,把三根手指重又搭在金属架上接收信息。

  在敏迪来值班期间,鲁恩桑又开口说了次话。她声称与她的妹妹取得了联络,雪灰色还有一口气在,并没有重伤致死,她本来打算引导他们前往,但由于距离较远,信号十分微弱。

  奎恩换了次班。这次他发现鲁恩桑圆睁着明亮而又神秘的眼睛看着他。他妈妈的声音听上去大声许多,她告诉了他有关杰生袭击雪灰色飞船的详情。

  那是一次短暂的遭遇,由于飞行速度极快,雪灰色尽管躲开了杰生发射出的导弹,但杰生使用的激光武器却把她的两个伙伴击毙,雪灰色自己也受了重伤,不过她顽强地挺了过来,把飞船上剩下的惟一发动机修好,然后朝搜寻者的老巢方向飞去,直到用完了能量。

  “我的妹妹现在决定临死也要见上我们一面。”

  鲁恩桑接到雪灰色通过飞船纤维传送来的隐约信号后,一次次爬起身来修改飞行路线。此时奎恩能够完全想像出那艘飞船里还残留了些什么东西。

  他们终于接近了雪灰色。奎恩把飞船的推进速度降了下来,让它自由地降落。鲁恩桑此时显得生机勃勃,全身闪着银光。她欢快地跳跃着,要求奎恩给她一些飞行所需的能量。奎恩给了她一点水,她用身子汲了几毫升。

  奎恩叮嘱敏迪留在机舱后,便带着鲁恩桑走进飞船的起落架。

  他刚把舱门打开,鲁恩桑便迫不及待地自由而又舒适地朝她的妹妹游去。他紧跟在她的后面,游进了雪灰色的主舱。

  杰生的激光武器已经烧毁了飞船的一半,爆炸后的碎片散落了一地。奎恩注意到雪灰色的两个伙伴就像蛇一样紧紧地缠在一起,全身伤痕累累,看上去乌黑而僵冷,真是惨不忍睹。

  鲁恩桑把她的妹妹从一个飞行装置模样的破破烂烂的网中拉了出来。她俩真是一个模样,只是现在雪灰色深陷的眼睛紧闭着,一只翅膀已经被烧掉。鲁恩桑用玫瑰色的双翼紧紧地把她搂着。

  她搂着妹妹在满是碎片的舱中一起游了半分钟之久。她身上闪着光芒,每闪一次亮度就更高。奎恩注意到雪灰色神秘而又毫无生气的脸上也闪出了光泽,她慢慢地睁开眼睛,闪现了一点绿色,接着便永久地闭上。

  雪灰色脸上的光泽迅速褪去。鲁恩桑松开双翼,把她轻轻地放在两个伙伴旁边,她的妹妹死了!她无声地在雪灰色身边游了几圈,然后示意奎恩跟在她后面朝船舱里面游去。

  他们在一间完好无损的小舱里找到了那件武器。武器体积很大,足有两米长,看上去像是装着七根发射筒的一管大炮,管壁厚实,好像是黄金铸成,里面装着黑色的发射物。

  他们把武器移进自己的飞船。

  “雪灰色的生命现在在我们的身上。”鲁恩桑的手摸到显示屏上时,奎恩听到他妈妈沉痛的声音。“她会为此含笑九泉,因为她没有孤零零的死去。”

  离特洛伊小行星群的距离还有很远,望远镜尚看不见,但鲁恩桑已把闪亮的双翼变成雷达状,接收搜寻者所在的小行星放射出的红外线。在监视器里面,突然闪现出一个粗壮的黑色物体,呈方砖形,长度约三十公里。它转动得极慢,可以看清它表面很久以前与彗星残骸相撞后留下的疤痕。

  “那就是搜寻者的巢穴。”在太阳光线从遥远的地方照射到那颗小行星之前,鲁恩桑已看到了它。“我看到了那怪物,它已经警觉到我们的到来。”

  当小行星最扁的平面受到光线的照射时,它的正中央一个洞口模样的周围出现了个很大的光圈。

  “那是镍铁在闪光,从洞里挖掘出来的。”鲁恩桑解释道。

  监视器里的图像越来越清晰,从小行星内部挖掘出来的黑色金属块焊接在一起,形成一道围墙。在围墙的正中,一个圆圆的黑点不断放大,最后放大成一个直径很大的圆形矿洞。

  他们发现搜寻者正在洞口虎视眈眈。

  “那是王后。”显示屏里传来奎恩的妈妈温柔的声音,就像她去太阳帝国前给他讲的床头故事。“她下的蛋就在洞底深处,现在她必须守护着他们,等着他们孵出。我们发射出的导弹里面携带着各种病毒,她下的蛋或刚孵出的小搜寻者一旦感染上病毒,便会不堪一击。”

  “我们——我们是不是还要闯进洞去?”

  “是的,这是惟一的办法。”奎恩好像听到他妈妈疲惫地叹息了一声,就像她厌倦了简诺特的生活那样。“一旦那些小怪物冲出洞口,他们就已经完全长大,有了盔甲,就有了对一切病毒的免疫力。”

  “那时候——”奎恩紧张得说不出话。“我想我们必须进洞去。”

  敏迪的手按在他的肩上,也在瑟瑟发抖。

  “我没有想到——”

  监视器里王后的影像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敏迪骇得把剩下的话都吞进肚子里。奎恩倒是以前见过这梦魇般的怪物。她正在围墙内领地转来转去,闪着红光的巨眼目不转睛地监视着他们。她随着小行星的转动而变换着方位,保证他们逃不出她的视线。

  奎恩凑近监视器,发现怪兽一对翅膀下面的身子少了一半,他以前看见她腆着个大肚皮拖了细尾巴,而现在全不见了。

  “她受伤了吗?”

  “不,是留给她的孩子们吃的。”他的妈妈在耐心地解释。“她在找到一个地方做巢之前一定飞行了很久。他们生育的方式的确很残忍。刚出生的子女要吃妈妈身上的肉,甚至连她的盔甲也不放过,因为这样他们才能长出自己的盔甲。而妈妈孵出孩子后,把破碎的蛋壳吃了,才能长出新的盔甲。”

  奎恩对搜寻者奇异的生命延续方式备感惊奇,他默默在注视着王后转到围墙的阴面停住不动,但一双红红的眼睛仍滴溜溜地随他们转过不停。她扇了扇翅膀,好像要在没有空气的环境中扇出点风来。

  “我们怎样——”敏迪低声问,“怎样才能——”

  “我们一起绕过她进洞根本不可能,”奎恩打断了她的问话说,“有两种选择——”他注意到鲁恩桑神秘的眼睛闪着绿光正凝视着他。

  “没有选择,”他妈妈的声音听上去无庸置疑,“你充满了朝气,需要挑战,我们的行动当之无愧地该由你去完成。”

  “好吧!”奎恩欣然受命,朝敏迪扮了个鬼脸。“在飞船绕到小行星后面搜寻者看不到我们的时候,我就游下去,偷偷地登陆。她体积那么大,我这么小,也许她不会注意到我。”

  天鱼的身上寒光乍现。显示屏里传来他妈妈轻声的叮咛,“很高兴你会去,但我要提醒你,也许你的体质不适应洞里的生存环境。”

  “只要我能活到把所携有病毒的导弹发射出去——”

  他凝视着敏迪的眼睛。那双红红的眼睛大大地睁着,突然随着瞳孔放大,多添了一抹浓重的阴影。她靠在他的身上,轻声地抽泣。但只有一会,她克制住悲伤的情绪,把奎恩推开。

  “我们会让那怪兽转过不停,忙得脱不开身,”她低声说,“如果——我们就冲进去!”

  鲁恩桑把奎恩带到武器旁,教他如何使用,她一再叫他注意,七发导弹只有穿透小搜寻者盔甲还没长成的软肋,病毒才会生效。

  “万一七发导弹不够怎么办呢?”

  “你不用担心,只要打中一发就够消除他们,他们生性凶猛,相互之间也要袭击,染上病毒的会把病毒喷洒在自己的同伴身上,然后同归于尽。”

  奎恩让敏迪守在机舱里,自己走进起落架等着舱门打开。他注视着小行星上的石头慢慢地转动。那道围墙不见了,但王后那双火红的眼睛仍在监视着他们,此时奇形怪状的山峰和黑色的镍铁慢慢出现在阳光里。

  舱门猛地打开,他抱着武器游了出去。武器约有半吨来重,即便抱着自由下落也会感到不舒服。他奋力划向富含金属的山峰,抵达后回头望时,飞船已消失在锯齿形的地平线上。

  他担心发射导弹的火箭推进装置会散发出热量吸引搜寻者的注意,便把它们拆散之后才小心翼翼地前行。这颗小行星虽比简诺特还要小,但质量却很大,不过引力差不多,都很微弱,所以他行动起来一点不感到困难。他推着武器从一个地方跳到另一个地方,尽量注意自己不要跳得太高。

  前面的路还有十几公里,奎恩注意到形成了千万年的镍铁上蒙着厚厚的碳黑色的微尘。小行星的地表上有许多大小不一的洞,洞边呈锯齿状,可以看出坚硬的金属紧挨着更加坚硬的金属。

  他带的太空行走用具既僵硬又笨拙。尽管贝尼托·巴拉卡身材和他差不多,但巴拉卡的用具并不太适合他。每次他蹲下身准备起跳的时候,总有东西要碰着他的膝盖。他才行一半的路程,就完全成了一个黑人。

  他借着星光,跳着向前,抓住一个东西,再借力往前跳。突然空气活门失灵了。也许是由于温度变化所致。空气活门是他用于计量还能产生多少氧气的装置。一个小小的锌片察觉到活门已经失灵后,头盔里马上传出模仿的悦耳鸟鸣声,告诉他如何找到和安装备用活门。待到按指令把这一切做完,他已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更要命的是,他一不留神武器就在黑暗中漂走了。他打开头前灯,找了很久才找到。他冒着把武器的发射装置损毁的危险,飞身扑去把它抓住往身后悬崖上一掷,然后自己才跳了回来。

  太阳刚要跳出地平线的时候,他又看见了飞船,像一个小小的银色玩具,衬着黑暗的天空分外闪亮夺目。飞船在为他导航。他打开头前灯,指示了一下自己的方位,然后推着武器一蹦一跳地继续前行。他最后在一个刀刃般的岩壁下停住,抬头看了看。

  他看见了搜寻者筑起的围墙,在前面约三公里的地方。他没有发现王后,于是大胆地朝前奋力一跃,飞过一地的镍铁堆和黑色的微尘。他飞得很低,也觉得很慢。

  他终于心惊胆寒地接近围墙,在两块飞船大小的金属的粗糙接合部停了下来。他用头轻轻地顶着武器,沿着尖如利齿的裂缝爬上了围墙。

  他小心翼翼地打量一下四周,发现了王后。

  她就蜷伏在巢穴边,背向他虽约两公里远,但奎恩还是感受到她的威严。当他看到她黑洞洞的巢穴时,他更是备觉胆寒。那是他的必经之路。

  他伏在墙上,心里直打鼓,他感到浑身燥热,臂弯已渗出滴滴汗珠。空气活门失灵了吗?肯定没有,因为没有鸟鸣声提示。

  是担心什么吗?他说服自己不会担心什么。至少他不会担心自己;至于其他人,他还是担心的。他担心索森和他发动机的命运,也许整个地球的命运;他担心克雷和诺尔的命运,担心人类在光圈中的未来;他甚至为鲁恩桑和艾尔德族担心。

  有一会儿,他希望自己是杰生·科万,勇于冒险和挑战,感觉也许会好些。然而杰生·科万已经死了。

  他密切地注视着王后。王后翘了翘瘦弱的黑色翅膀,伸出黑色的爪子拨弄了一下羽毛,然后站了起来,似乎作势欲扑。

  奎恩惊得不敢出声。此时飞船从暗中闪出,鲁恩桑和敏迪正千方百计地转移王后的注意力。飞船直冲下来,好像准备强行闯入洞穴。然而,就在离洞口不远的瞬间,飞船却掉转方向,贴地朝远端的围墙飞去。

  王后在飞船后急追,她的动作看上去有点笨拙,也许是由于她的肚子留给孩子去吃的缘故,为了身体平衡,双翅不能完全张开,但她仍是一个可怕的怪兽,飞船在她眼中只是一小撮美食,她动作之迅捷也足以让奎恩瞠目结舌。

  奎恩稳住身形,估计着到洞穴的距离。他担心怪兽会察觉到发射器放射出的热量,便先把它抛出,然后沿着焊缝滑下墙。

  他滑下墙耽搁的时间好像很久很久!

  搜寻者比他的动作快了百倍,她已经转到了这面墙。这时飞船上喷出一团白雾把她罩住,她猛地跳了起来,黑爪朝头上的飞船抓去。

  这时她发现了奎恩!

  她眼中红光乍现,把罩在头上的白雾都照得绯红。她闪电般地破雾而出,返身欲挡住奎恩的去路。

  奎恩打开装在自己身上的发射机,推着武器,对准洞穴的正中弹了过去。

  距离看上去那么远!

  王后却来得那么快!

  太阳在围绕黑色伴侣的运行中曾数十次偏离椭圆形轨道,但都没有成功逃逸。这一次它和九大行星以及太阳系中的星云再次运行到离黑色伴侣最近的地点。太阳很幸运。尽管黑洞放射出的光线和彗星与它们碰撞后的残骸曾经有个大规模灭绝地球上生物的历史,但在它围绕黑色伴侣的运行中,太阳系家族的成员在多数情况下都躲过了劫难。

  然而太阳前面那颗恒星却没有如此幸运。它的运行轨道是一条曲线,很容易被黑洞吸进去,再抛出来,这样再也回复不到原来的轨道。因为它运行的距离离黑色伴侣太近。这颗恒星本身并没受损,倒是它的一颗不幸的卫星撞在一个月亮般大的空中悬浮物上,变成了一个高速旋转的圆盘。

  高速旋转的圆盘像一个可怕的漩涡,它撞上什么就吞没什么,不管是行星还是卫星,它都会先把它们扯碎,辗成粉尘,熔化成水蒸气,把原子分裂成离子,最后才吸进圆盘正中的黑洞。

  尽管看不到光从黑洞中逃逸出来,但圆盘放射出的射线宣告了这颗卫星的死亡。推荐访问:天网栏目坠落的青春 今日说法坠落的青春 《天网》堕落的青春 《天网》坠落的青春 天网20180110坠落的青春 天网坠落的红裙子 坠落的青春丁瑞婷 社会与法坠落的青春 坠落的青春全文免费 坠落的青春阅读 天网2016杀人碎尸案 一线坠落青春 坠落的青春许三 天网栏目在线观看2017 天网栏目女杀人真实 坠落的青春无删板 天网栏目全集2018 天网她去见了谁 天网她去见了难 今日说法合谋下 天网何至于此 天网两度伤 夜线致命的约会 天网电视剧 天网半张脸 天网小说 天网的坠落 天网坠落的青春

本文来源:http://www.tonghuashijie.net/bk/20196.html

童话世界 http://www.tonghuashijie.net

Copyright © 2002-2018 . 童话世界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35696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