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童话世界 > 百科大全 > 天网坠落青春|天网的坠落第三章

天网坠落青春|天网的坠落第三章

来源:百科大全 时间:2019-06-12 点击:

【www.tonghuashijie.net--百科大全】

他们没有死。应急灯很快就亮了,尽管有些昏暗。奎恩让敏迪把自行车弄出救生网,自己则急匆匆地赶回飞船。乔莫已经在那儿,很快克雷也来了。

  真危险!那台老原子炉发动机上的超级导电线圈承受了太强的电流。只要线圈还能导电,那巨大的电流就能保住,可是一旦控制不住运行失误,线圈就会像炸弹一样炸裂。

  那几台发动机比光圈站的历史还要长,的确是在超时运转了,一个小小的分子错位就常常使其失去导电性能,每当此时,只需区区几秒钟,安全中转器就会流失掉生命赖以维持的能量。

  这一次,他们把损失降低到了最低限度。燃料也提供了备用电源,它以埋在冰雪下面的储箱中的液态氢和液态氧为燃料,从而为他们的紧急修复工作赢得了一点时间。

  “我们运气够好。”乔莫满头大汗地笑着说,脸上的太阳标记时隐时现。“2号发动机检修完毕,各项测试正常,可以开动了。”

  灯光更暗了。他增加2号发动机的电流流量,让燃料熔化。随着燃料注入泵的一阵大吼,发动机发动了。屋子里一下明亮起来。

  奎恩听见电扇转动声和人们的欢呼声,新鲜空气扑面而来。

  光圈站又活了。

  他帮助乔莫找到1号发动机中坏掉的线圈,将它剪掉,然后把从3号发动机中卸下的线圈焊接上去。发动机中的电流量稳步上升,但没有冒出一丝火花。

  “一切都好啦,我的孩子!”乔莫擦擦手,快乐地冲着他笑。奎恩想怎么了,乔莫不该叫他“我的孩子”,但他没说出来。“不用惊慌,不用流汗,两台发动机都足够好啦,一切都安全啰!”

  他们走出船外,外面的景象才让他觉得并非一切都安全了,他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但他没说出来。

  供应飞船终于来了,还是那艘阿尔德巴伦,这次船长是特兹乌·靳赛。船着陆之前,他报告说他检测到了斯比卡号船身。和外星人相遇后,斯比卡号放慢了速度,但仍飘在过去的轨道上。它的运行路线将经过简诺特,克雷建议把它截获下来。

  “金属对我们有用,”他对卡本说,“没人给我们运金属来。”

  “废铁一堆,”老船长不同意克雷的意见。“被拆过两次了。先是外星人得到它时拆过一次,再是卡福迪奥抓住外星鸟时又拆过一次,剩下的都没用处了。”

  “总有一天,先生,总有一天会有用处的。当人们来光圈居住时就有用处了。”

  “不行,我们既不是拾废铁的,也不是来殖民的。”卡本对手下很严厉,可对克雷一向友善。“我记得,我们上这儿来只是为了保卫我们的行星和太阳帝国。”

  “光圈很大,容得下所有的人。”克雷知道怎样和他讲道理而又不激怒他。“如果外星人成了我们的朋友,也许我们可以利用重金属和他们换取空间,那时那艘飞船的金属就真的宝贵啰。”

  说着,他把星雾瓶递给卡本。

  “不要。”卡本摆摆手叫他把瓶子拿开。“你要是觉得那些硫磺石闻着舒服,就尽情享受去吧。在这冰天雪地里大家都需要某种解脱,不过我宁愿喝杯酒。”

  “喝酒吧。”克雷表情愉快地点点头。“不过话说回来,我们真的需要那艘船。我们用微型飞船就可靠近它。只要一两个人帮忙,我就可以将它拖入轨道——”

  “不行!”卡本有点不耐烦了。“要是外星人想要那艘破船,就随他的便。吸你的星雾去吧,别再提在光圈建立什么新王国之类的鬼话了!”

  阿尔德巴伦终于降落在为她准备的塑料软垫上。邮件搬下船后,奎恩看到了母亲的信。她仍在苏黎世,在那儿的科万实验室作研究员。

  “现在我是地球人了,”她写道,“而且很开心。”

  信中还有一张新照片,照片里她微笑着,看上去比他记忆中的母亲年轻多了,而且非常漂亮,他多么想再看到她啊。

  “奎恩乖乖,我真的很想你,”信继续道,“过去我常常梦想你能和我住在一块,可现在我明白那是不可能的事。这儿的情况越来越糟糕。我这样讲不是要你担心我们。关于‘圣族人’那些恐怖分子,你一定听说了不少吧,但巨头有强大的安全部队,我想,在太阳帝国,安全是没有问题的。”

  克雷只有一封信。奎恩看见他读那封信时,眼圈潮湿,脸抽搐了几下便又变得木然起来。他转过身长长地吸了一口星雾,然后把那封短信递给奎恩。

  “克雷——噢,克雷,亲爱的,”她写信的手在发抖,“告诉你这件事情真让我左右为难啊,因为我爱你们俩,你和小奎恩。把你们抛下我心如刀割,可是那有什么办法呢——以前你常对我说这句话,现在我自己也明白了。你们俩会永远住在光圈,而我将永远住在这儿。”

  “请你——请你务必帮助奎恩理解我。”

  有了新的丈夫,名叫奥拉夫·索森。他们是在实验室认识的。

  他是位科万龙线专家,专门研究超级导电体。相片里,他们站在太阳帝国的一幢房子前面相视而笑。他留着金发,光滑红润的脸颊上太阳标记像黄月亮一般闪亮。看样子他们很幸福。奎恩想说他理解这一切,可他发涩的喉咙却让他说不出来。

  那天晚上他失眠了。母亲既然爱那个奥拉夫·索森,那他肯定是不错的了,但他还是拼命地思念着她。那封信重新点燃了他所有的渴望,让他再次想起卫星上的城市、天空网线,还有奇妙古老的地球。

  他心里愤愤不平起来。敏迪回到科多伯西之后,安全部会给她太阳标记,因为她父母都有太阳血统,他们会去给她作证。而他则被永远地抛弃了。他多么需要一位父亲啊!可母亲却没有把实情告诉他。想到这儿,他禁不住对母亲有些生气,那份气恼甚至盖过了刚才对敏迪的生气。

  他很晚才起来吃早饭,克雷问他哪儿不舒服。

  “没事。”他闷声说道。“我没事。”

  克雷一定也没睡好。他那张红色颈巾上留着强烈的星雾味道,没有睫毛的双眼看上去又黑又伤心。

  奎恩一边替他难过,一边努力使自己安心呆在简诺特。现在乔莫已经让他动手操作发动机,他还学会了怎样开动,克雷和卡本仍然坚持将探照灯向茫茫黑空中照射,卡本在警惕敌人,克雷则在寻找朋友。

  阿尔德巴伦到来两周了,卸下货物,装上原子反应物质。这一次随船前来光圈站旅游的人中,有一位就是杰生·科万。

  “巨头的儿子。”克雷想起那次痛苦的经历,笑着说。“那个救了我一命的小淘气鬼,现在长大了。靳赛和卡本告诉我,他现在变得更坏了。为了避开他在太阳那边惹出的麻烦,巨头把他弄上船学习驾驶。听说,他为了一位飞行军官的妻子,居然把飞行军官给杀死了。卡本很讨厌他,叫我不要和他来往。”

  次日早晨,奎恩正在观察台观察斯比卡号残骸位置,这时卡本将杰生带进来看探测设备。奎恩忍不住转过头。

  那就是杰生·科万!巨头的儿子!

  只见他身穿闪亮的制服,臀部挂着激光枪,显得高大精神。他长着显眼的“罗曼诺夫”鼻子,带着满不在乎的潇洒神情。长长的赤褐色头发,八字胡也是赤褐色,小胡子修理得整整齐齐,一副不可一世的派头。奎恩从未见过有人留着胡髭,还有那块明亮的太阳标记也让他内心充满妒嫉。

  他们没有理会他,但他听见杰生在揶揄卡本。杰生闪着那双天不怕地不怕的明亮的绿眼睛,讥讽卡本居然害怕外星人,他不屑地问卡本,要是外星人真的来了,他准备怎样保护光圈站。可怜的船长被说得满脸通红,怒火中烧,但他没有发作。奎恩一旁听着,担心两人会大吵起来,正在这时,克雷走进屋来,奎恩这才松了一口气。

  “好你个老鬼!”杰生认出他来。“快从我父亲的船上滚下去。”

  他转过身再次揶揄卡本。“当时你急凶凶地要把他随垃圾扔出舱外,还记得不?”

  “这些——”卡本的声音陡地升高。“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

  他大口吸气以平息心头怒火。“现在我们是好朋友啦!”

  克雷看在眼里,于是向杰生介绍奎恩。杰生盯着看他,绿色的眼睛像猫眼一样漠然无情。奎恩立刻讨厌起杰生来,因为他那冷漠的眼神,因为他不可一世的大鼻子,还因为他对卡本公然的不友好态度。

  然而他姓科万,是巨头的继承人,拥有奎恩渴望的一切,包括那“罗曼诺夫”式的鼻子。不知怎么回事,奎恩居然请他透过望远镜去看斯比卡号。看完之后,他依旧带着那副嘲弄的口气问卡本,现在残骸上有没有外星人回去。

  “不可能,少爷。”克雷马上接话答道。“上次抓住外星鸟已有三年多了,如果外星人要去做什么,他们早就去了。”

  杰生问斯比卡号什么时候经过简诺特。

  “从现在算起41小时之后。”奎恩告诉他。“离这儿还有50万公里。”

  “我们可以上去看看吗——”

  “不行!”卡本从杰生身旁走开。“绝对不行!”

  杰生耸耸肩,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样。奎恩看见克雷迫不及待伸手去取烟雾,卡本则迫不及待想摆脱杰生。

  “去吧。”杰生不屑一顾地又耸耸肩膀,“如果他们没有时间让我——”

  他朝奎恩笑笑,这一笑改变了奎恩。杰生的不可一世变成了一股暖流。他似乎不再冷漠,那双绿眼睛好像在欢迎他走进荣耀辉煌的杰生的世界。奎恩当初的厌恶溶化成了由衷的崇拜。

  “奎恩,你愿不愿意带我四处转转?”

  “太阳科万——”他被自己的好运弄得有点不知所措了。“我愿意效劳。”

  杰生有台照相机,但他不想拍体育馆、花园和那些雪泥坑。他似乎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直到奎恩把他带到卡帕拉号飞船。他毫不顾忌地嘲笑乔莫的英语,然而当他听说奎恩是发动机房里的助手时,他一下子来了劲头。

  “真的吗?小子,”他睁大了绿眼睛。“你真能开动核变发动机?”

  “马马虎虎。”

  他问,卡帕拉号有没有核动力微型飞船。

  “喏,放在地道的那一头。”奎恩告诉他。“放在绝缘座上,免得喷射器化冰。一般用来为轨道信号装置服务。”

  “它可以外出到斯比卡残骸那儿去吗?”

  “我继父曾想乘它出去把残骸拖进轨道,但卡本船长——”

  “老卡本?”杰生不屑地哼了一声。“走,咱们去瞧瞧。”

  “少爷,空气阀门是锁着的——”

  “我来开锁。”他摸摸黑皮套的激光枪。“来吧,小子。”

  他们沿地道划去。只见他的激光枪刺目地一闪;一阵浓烟之后,他拉开阀门。奎恩捂着发疼的眼睛跟他走进了小飞船。

  “真是个丑陋的废物。”他冲着那台小发动机大声吼道。“你真能开吗,小子?”

  “只要机器能转,我就能开。上次外出时,克雷就碰到了主磁铁上出的问题。他回来之后,还是我帮乔莫绕的线圈呢。”

  他惴惴不安地瞅着杰生。

  “少爷,我不想惹麻烦——”

  “听着,小子!我是巨头的儿子。”杰生大笑道:“天塌下来有我顶着。”

  “可是,少爷,我什么都不是啊——”

  “也许现在不是。”杰生狡黠地冲他一笑。“我相信你愿意要太阳标记吧。”

  “我愿意。”奎恩禁不住承认了,声音微微颤抖。“我愿意用任何代价——”

  “说定了,小子!”杰生热情地拍拍他的肩膀。“你今天跟我去,我保证给你弄太阳标记。咱们飞到那艘破船去,也抓只外星鸟玩玩!”

  “可是,少爷——”

  有可能得到太阳标记!他声音哽塞,眼前一片天旋地转。他日日夜夜都在盼望挣脱简诺特的牢笼,像杰生那样精力充沛、天马行空。如果能找到父亲,就不定还能在科万大厦谋求高位——简直胡思乱想!

  “我不能去。”他摇摇头。“那是在偷船啊。”

  “偷太阳帝国的船?”杰生大笑起来。“巨头是太阳帝国的最大股东。”

  “我们也不大可能找到另一个外星鸟——”

  “那没关系。”杰生耸耸肩。“我们可以对人讲,外星鸟逃走了嘛!走吧,小子!你要是会封阀、启锚、开动发动机——”

  杰生笑笑,这世上有什么事儿是不可能的呢?“我——”奎恩的声音又小又沙,“我会。”

  小飞船滑出泊位,飞入太空。发动机是发动起来了,可它像老卡帕拉号的发动机一样很不稳定。他只好站在机器旁,一会儿瞅瞅磁流人量,听听泵管的嘶吼,一会几查查电压,微调燃料数量,一会儿又看看飞船推力表。

  但是他也瞅空从后舱瞥了几眼简诺特。一个灰不溜秋、又破又烂的球体,远处太阳若有若无地照在上面,它夹在群星之中像个小小的墨点。看着它迅速在眼前消失,奎恩感到一阵奇怪的空洞,其中又莫名其妙地夹杂着兴奋。这个他惟一了解的世界正在变成小点,而且马上就要消隐在漫天的星球之中。失去它他也许会伤心,然而,只要有杰生这样的朋友,太阳那边眼花缭乱的世界简直就是触手可及了。或者似乎是这样——“听着,小子。”杰生懒洋洋的声音从对讲机中传来,让他开始怀疑起自己刚才的想法。“我看你把推力表只设在l/4G,八小时到那艘破船。能不能快点?”

  “也许——”他有点犹豫。“但磁线是重绕的——”

  “加速,小子。”

  他把推力表推到1/2G,然后继续往前推,直到小灯泡闪烁起来,警告他这样干晶体管可能出错,有超导电的危险。他敏捷地把推力表往回拉了一点。预警灯熄灭了。他保持着高度警惕,既要让发动机发挥出最大潜能,又不能超出其限度。他开始喜欢起这次飞行来,更与这架勇敢的小飞船产生了难舍难分的情感。

  他甚至对杰生也心怀感激。巨头的这位潇洒儿子现在是他的同志,与他同舟共济。这是一次他渴望已久的难得的机会,飞出地道,回到太阳那边的神奇世界。一小时之后,杰生身着机器人飞行员服装,回到奎恩旁边,在内务舱里翻箱倒柜,找出了一些硬质饼干和人造果汁。他们俩一块吃起来。

  “为我们的外星人干杯!”杰生举起手里蒙了一层霜雾的灯泡杯。“如果我们碰上了外星人——不过,我才不希望碰上外星人呢。”

  “如果你不希望——”奎恩冲着杰生的笑脸摇摇头,心里忽然犯起嘀咕来,不知道杰生是否真的也有自己刚才产生的那种兴奋劲儿。如果杰生已经很兴奋了,那还有什么东西能让他感到新鲜?看来,这位高大的太阳人还是让他无法理解。他鼓足勇气继续道:“——那我们来这儿干吗?”

  “你问得真是愚蠢!”

  “对不起,少爷——”

  “没事,小子。”杰生笑得更加灿烂。“我猜你已找到了答案。”

  杰生停了停,微眯的绿眼睛看起来又像一只猫了。“老费尔兰多不能活一辈子,我打算接替他的位置,可接替从来都不是自动的。他之所以当选,是因为他弄了只外星鸟回去。我也需要这类东西,向七人委员会证明,我比当时的他还要强。现在明白了吧,小子?”

  奎恩点点头。他不敢说自己喜欢这件事,但当杰生讲起科万大厦和控制着大厦的“七人委员会”时,他听得津津有味。那儿的成员在残酷地竞争;那儿有贿赂、敲诈和背叛;有启示者和圣族人正掀起战争欲摧垮太阳帝国;还有谎言、特务和暗杀。

  一切的一切他都闻所未闻。他听得又专心又羡慕,什么时候他才能像杰生那样无所畏惧?这时,驾驶室的无线电话疯狂地响了起来。杰生回头去接电话。奎恩听见卡本在话筒里大喊大叫的声音。

  他没听清卡本在说什么,却听见了杰生明讥暗讽的回答。

  “关于外星鸟吗,船长?你要是害怕那破船上有外星鸟,我们将它赶跑就是了;你要是不怕,我们就给你带只回来当宠物。”

  话筒里卡本的声音更加尖厉了。

  “为我担心?不必了吧,我好着呢。”

  信号断了,但杰生仍坐在驾驶室里。独自面对着那台小引擎,奎恩心上又泛起了不安的想法。除了那点迷人的微笑,他实在说不上喜欢杰生什么地方。好好想来,杰生也并不是个值得信赖的人。

  供应飞船不日即将启程,到时杰生肯定随船而去。尽管不经意中他曾答应过给自己弄太阳标记,但奎恩相信,杰生会把他忘得一干二净,而自己则还要留下来承受惨重代价:克雷会十分伤心,即使乔莫,也会为“他的孩子”感到失望。他开始感到很不舒服了。

  “她在那儿!”杰生把他从沉思中唤醒。“快停船,咱们去看看”

  他们已经飞到破船旁边了。看上去它比他想像的还要小,而且残破不全,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金属空壳。多数船架已经拆散,被太阳照得明晃晃的。他怀疑,自从卡福迪奥抓住那只外星鸟以后,外星人又来光顾过这艘破船。

  “这儿不会有怪物的。”杰生把照相机对准船舱。“他们没有藏身之处。”

  “我们有太空灯,少爷。”奎恩提醒他。“只有一盏,在内务箱里。”

  “我只要照片。”

  奎恩看着他照相,看着船身慢慢旋转,看着太阳照射到每个阴暗的角落。没有外星人,只有烂铁破铜。外星人也许会来把他们需要的东西取走,但取完之后他们会返回光圈,让克雷寻不着踪影,使他想建立一个人类更美好的未来的梦想无法实现。

  “小子!”杰生忽然叫起来,他的声音在狭窄的飞船里听起来十分空洞。“我看见板上的信号说氧气不足了。咱们快回去!快开动发动机——越快越好!”他们呆得太久了。他只好猛推推力表。红色警告灯不停地闪着,他不得不将推力表拉回到1/2G.“加快,小子!”杰生一个劲儿地催促。“再快点!否则我们就没有空气呼吸了!”

  这一次他推得过猛,尽管不停回拉,但主磁铁还是热得发烫。

  终于他可以透过舷窗看见简诺特了,从一个昏暗的灰点逐渐膨胀成一个灰色的小雪球。但它膨胀得非常缓慢,他还没来得及伸手去抓时,主磁铁爆炸了。

  一股热烟遮住了他的眼睛。他手里拖着人工灭火器,跌跌撞撞地冲到外舱透一口气,却听见杰生把空气箱撞得咚咚直响。

  他什么也看不见,但听得见发电机的轰鸣声。杰生那拖长的音调随之传来。

  “真不想抛下你,小子,不过这架救急船不适合你,我坐倒正合适。再说,我也得快点赶回去,否则靳赛一走,我就要被扔在你们这臭烘烘的冰盒里了。

  “委屈你了,小子……”

  他话音刚落,阀门嘣地关上了。

  鲁恩桑和西阳根是纽林人,姐妹俩都是研究语言学的。她们的妹妹金基妮自愿到光圈边缘守护伏米伦观测站,警惕黑色伴侣的入侵。

  事业刚刚开始,她们就来到恒星观察台研究救回的那几位行星人。在艾尔德里她们也是初来乍到,所以对这些拼命反抗的原始人产生了同情。她俩希望能帮助填平与他们的文化鸿沟。

  然而,他们进步极其缓慢,鲁恩桑逐渐失去了信心。另外,她姐姐现在负责这些行星人,她也受腻了姐姐的管辖,于是她请主任给自己重新安排工作。

  “那些家伙简直笨死啦。”她告诉主任。“我用最自然的方式去接近他们,可那些囚犯一个个吓得直发抖,而且也毫无合作精神。

  住在小光圈内缘的那些家伙倒是想与我们交谈,他们不断发出些幼稚的信号,主任你说,我们该不该回答?”

  “你们这些纽林人。”他权威的口气让他闪出平和的绿光。“你们还得学学艾尔德的处世原则,那就是,耐心、谨慎、平和。上面已经警告,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能泄露我们的身份和住址。”

  “谨慎?!”她急得双翅发红。“我认为你们谨慎过头了。他们的信号就在大张旗鼓地宣扬他们在光圈上的存在。毫无疑问,他们是想与我们结成朋友。”

  “也许是在给我们设下圈套,想为丢失的船只报仇吧?”

  “不去联系,我们永远无法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你们纽林人总爱草率行事。”’“因为人生短暂啊。”

  “短暂得没时间思考了吗?”主任责备她时,眼睛直闪蓝光。

  “这些人是否适合艾尔德,我们还没有掌握很有说服力的证据。也许他们是些血腥的暴徒,滥用科技,连他们自己也控制不住。”

  “我宁愿冒那个风险。”

  “如果你想冒险——”主任闪烁青蓝色光打量着她。“也许你愿意去完成一项侦察任务。”

  她挺直翅膀,等着下文。

  “我们一直没有征请自愿者,”他告诉她。“因为这项任务危险得吓人。我们已经失去了一位侦察兵。一位愿意冒险去研究行星人飞船的年轻工程师——”

  “魁克史密斯。”她心头掠过悲伤的阴影。“我们的老朋友,我们一块研究行星人的技术。”

  “说起来真惨。”他那双大眼睛闪了闪。“我们不曾一次要带他离开那艘飞船,他总说不急,后来我们发现大批行星人赶来,却没有时间派小艇了。他肯定被俘虏了。我担心他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啊。”

  主任没有继续讲下去。

  “没关系。”她说。“我会努力做得更好。”

  “你们纽林人让我捉摸不透。”她看见主任闪过一丝高兴的眼神。“因为有了这种性格,你们的运气也许真的会好一些。”

  “你想说,我们是原始人性格?”

  “我们崇拜的那种原始人性格。”他耸耸肩,脸上闪过的尊敬之色让她惊诧不已。“第一,你们乐意冒险,第二,身体上你们能够承受那些能将我们杀死的辐射、引力和大气。”

  她问还有什么指示。

  “靠得越近越好。如果有可能,侦察一下行星人用以发射并控制他们那些破飞船的设备。”

  说完,他闭上眼睛。

  “再次警告你,这项工作极端危险。”

  “为了开阔眼界,”她告诉他,“冒再大的危险也值得!”

  生命刹是一种特效药物,太空遇险时可使人进入休眠状态。它可以降低体温,减缓新陈代谢进程,减少人对氧气、水、食物的需求。副作用很多,有时能致人死命。存活与否取决于年龄、身体状况、组织物质、药物治疗以及昏迷持续的时间。在个别情况下,昏迷一年之久还能活下来。推荐访问:天网栏目坠落的青春 今日说法坠落的青春 《天网》堕落的青春 《天网》坠落的青春 天网20180110坠落的青春 天网坠落的红裙子 坠落的青春丁瑞婷 社会与法坠落的青春 坠落的青春全文免费 坠落的青春阅读 天网2016杀人碎尸案 一线坠落青春 坠落的青春许三 天网栏目在线观看2017 天网栏目女杀人真实 坠落的青春无删板 天网栏目全集2018 天网她去见了谁 天网她去见了难 今日说法合谋下 天网何至于此 天网两度伤 夜线致命的约会 天网电视剧 天网半张脸 天网小说 天网废弃的小屋 天网坠落的红裙子后续 天网

本文来源:http://www.tonghuashijie.net/bk/20197.html

童话世界 http://www.tonghuashijie.net

Copyright © 2002-2018 . 童话世界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35696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