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童话世界 > 百科大全 > 【天网坠落青春】天网的坠落第二十三章

【天网坠落青春】天网的坠落第二十三章

来源:百科大全 时间:2019-06-12 点击:

【www.tonghuashijie.net--百科大全】

奎恩瞄准黑洞洞的巢穴,双手推着武器弹离围墙。他用头触发了一下装在头盔里的传感器,捆在他身上的发射器立即打开,可惜发射器推力太小,而他自己和武器的质量又是那么大,所以好像飞得很慢!

  而王后却疾如闪电!

  她虽然已经成了残废,但她张开黑色的翅膀,愤怒地朝奎恩扑来。她的黑爪疯狂地按在地上,借着弹力把她的身子抛得很高,以尽可能减轻岩石微弱引力的作用。

  眼看她就要扑到跟前,突然飞船以泰山压顶之势垂直地落了下来。奎恩知道,敏迪正千方百计地干扰王后的注意力。他看见王后张开血盆大口,舌头像毒蛇一样弹出。飞船在空中翻滚了几回,发动机着火了。幸好此时一股浓烟喷出,敏迪才逃得一命。

  奎恩趁敏迪舍命拦截王后之机,推着武器飞进了黑黝黝的洞穴。洞里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息,洞口直径约两百米,洞壁为镍铁浇铸,阳光照着的地方闪着黑亮的光。这洞穴太大太黑,他借着头前灯在洞里什么也看不见。

  他加速推进下沉。最后一缕阳光在他的身后已经消失,他借着头前灯射出来的微光发现离铁壁太近,便换了个方向,他回头望时,新月形的墙壁已经消失,原来洞里的路径呈一条曲线。

  洞里一片漆黑。很久以前的一个晚上,克雷把他带进一间闪着红灯的圆顶屋,给他看天文仪器,告诉他太空异族正在其它星球对他们虎视眈眈。从那以后,他一直就不喜欢黑暗。他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阵,心想要是有杰生那样的胆量多好啊!尽管他知道这颗小行星的厚度不过十几公里,然而这曲曲折折的黑洞好似深不见底。

  他害怕迷失了方向,便不断地转身回望,然而看到的却是无边的黑暗。只有黑暗!

  如果鲁恩桑和敏迪能尽量拖住王后,给他更多时间。

  突然,前方不再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他能看清手中武器的形状,武器金属铸成的发射筒上闪着鬼魂般的红光。他还发现一面大大的弧形墙壁上也染成了淡淡的红色。

  敏迪她们企图拖住搜寻者王后的努力显然失败了。因为王后正从后面追了上来。武器上泛出的红光越来越亮,奎恩知道她已近在咫尺,于是来了个急转弯,准备朝墙扑去。就在他急转弯的时候,他发现有一个地方比较黑暗,便躲了过去。原来到了阴森森的洞底,地上堆着几大团黑乎乎的东西。他把武器藏在身后,关闭了捆在身上的发射器开关,然后躲在那几堆东西中间。

  奎恩凑近了才发现这些十米来高的东西是一些金属。它们是王后排泄出来的吧?还是她从挖掘出来的矿砂中提炼出来,以备她饥饿的孩子吃的食物?红光在周围闪了两闪便渐渐黯淡下来。王后没有发现他。奎恩知道她就在前面的某个地方搜寻,或守在那里等他出来。

  “小心!”他头盔中小小的锌片传来鸟鸣般的声音。“热量负荷过重,紧急提醒:减少运动,避开热源!”

  怎样才能避开热源呢?他感到十分困惑焦急。小行星本身就是热源,加上王后和她的孩子拥有的核能,他身陷其中,热量负荷过重是不可避免的。

  他不是杰生,但他这次不能不扮一次杰生。他把武器从身后移到身前正准备逃到其它地方。这时他注意到黑暗的墙壁又闪现出了红光,他的心猛地一沉,知道王后又回来了。

  他最先看见的就是她的大眼睛,闪着愤怒的红光,在黑暗中搜寻。她在一堵黑烟色的洞壁前转了个身,把目光投向了奎恩躲藏的这堆金属中。

  奎恩屏住呼吸,紧贴在一堆球形的金属旁。王后的目光在这堆金属中停了一会儿,然后又慢慢地移开。奎恩松了口气,大胆地站起身,发现王后正朝洞口飞去。他心想,王后也许疯了;也许她怀疑那么小的一个东西不会真正威胁到她的孩子;也许她担心更大的威胁来自那艘飞船;也许她正盘算返身会把俯冲下来的飞船击得粉碎。

  当王后的身影消失后,奎恩立即起身,朝王后刚才找他的地方扑去。就在前面又闪现出了一点光。

  虽然很淡,但比王后眼中的红光更红。奎恩小心翼翼地飘了过去。

  “小心!”又有鸟鸣声在头盔里提醒他。“热量负荷过重,请使用紧急冷却剂,使用时限只有一小时。紧急提醒,避开热源。”

  他打开发射器开关,全速飞起来。身下的红光把前面墨黑色的洞壁都照亮了,显示出一个很大的黑色金属架。

  在那个黑色架旁,奎恩找到了搜寻者的窝。

  搜寻者的窝在一个深渊的底部。深渊很大,很暗,他估量不出它的尺寸。在底部的正中央,有一堆由圆圆的闪着红光的东西垒成的高高的山丘。奎恩心想,那肯定就是还没有孵化出的蛋。在山丘的周围,挤满了新生的小搜寻者。

  这群炽热的怪兽,有的形如黄蜂,长着硕大无比的肚子,闪着血红的光,奎恩心想,这些肯定是公主;而那些形如蚂蚁,下颚巨大的肯定是武士;有的形如白蛾,双翅泛着绿光,也许就是适应地球空气的袭击者;有的就像爬虫;有的像闪着金光的飞龙;有的刚破壳,身子刚出来一半,他们在这个巢穴中会扮演什么角色,奎恩不得而知。

  他怕耽搁了时间,便拿起武器对准了他们。武器没有配备瞄准装置,也许是因为纽林族可以依靠自己的电子感官便能瞄准目标。

  他半眯着眼朝一个发射筒瞄去,把弹头对准了一个最大的公主。

  他用一只颤抖的手指按下发射键。

  导弹无声地炸响了!武器的后坐力把奎恩的肩膀撞得隐隐作痛,浓烟升腾起来淹没了一切。他待浓烟散去,校正了一下发射姿势,瞄准一个张着大嘴的武士轰了一炮。

  他接着依次朝长着双翅的袭击者,朝长得像飞龙的搜寻者,朝身子刚出来一半长得像双头蛇的搜寻者,朝小山般的蛋卵连发五弹。导弹打中了,待浓烟慢慢散去,他看见携带在导弹上的病毒开始生效。

  那个最大的公主狂怒万分,把蓝色的火焰吐在飞龙般的搜寻者身上。那个武士紧紧地缠在双头蛇般的搜寻者上,恶狠狠地张开血盆大口。袭击者一跃而起扑向还未孵出的蛋卵。而一只爬虫般的搜寻者则把红色的液体喷在空中。场面顿时大乱,最后巢穴成了一片火海。

  “小心——”

  奎恩隐隐约约听见一声提示,紧急冷却剂马上就要用光,应及时撤退。他抛下武器,朝来路飞去。热装置系统由于负荷过重已经失灵,此时他全身已被黏糊糊的汗水浸透。空气变得越来越糟糕,他只有大口大口地喘气。

  前方闪出一对血红的眼睛,是王后回来看她的孩子们。他急忙飞向一边,找到刚才藏身的地方,也许是另一个地方,堆满了谜样的金属块。他躲在金属堆中,静等着王后过去。

  “小心!”鸟鸣声骤起。“紧急提醒:冷却剂用光!请立即寻找安全的地方,不得延误!”

  那双血红的眼睛刚刚闪过,他便腾身而起,沿来路飞去。他认为那是来路。此时他头脑已开始晕眩,裹在太空服里严重缺氧。他真想把太空服剥掉,但没有了它,他将一分钟也活不到。

  黑暗好像无边无际。他要飞回飞船,飞回有空气的地方,飞回敏迪身边,然而前方依然是一片无边的黑暗!他迷迷糊糊间撞上了铁壁。他懒懒地改变了方向,继续朝前飞,又撞上了铁壁。

  裹在闷热的太空服里,他定了定神,但不知道究竟该往哪个方向飞,他担心自己已迷失了方向。当看见前方一双红色的大眼睛正朝他奔来的时候,他明白了自己的担心竟成了现实。

  红光已照在他的身上。他仿佛已看见王后张开了血盆大口,殷红的舌头啪地弹出,黑色爪子上的手指像一条条小蛇。

  其中一条蛇已把他缠住!

  他突然觉得是种解脱。搜寻者的巢穴已被他捣毁。幸运地话,鲁恩桑和敏迪会及时赶到简诺特去救光圈站的朋友。无论以后将发生什么,他的使命已经完成,没有痛苦,没有遗憾,只有欣慰。

  她竟然被蚊虫击败!

  王后站在产房边,痛苦地看着自己那些疯狂的孩子相互屠杀。

  那些自高自大的蚊虫!

  她心中一片凄凉!她想起了她死去的王子,在他把蚊虫赶尽杀绝的时候,这群厚颜无耻的小白痴竞还在聒噪着疯狂地报复,她当时觉得它们是多么荒唐可笑。

  那时候的确荒唐可笑!

  她不忍看着孩子纷纷死去,毅然转身离去,那群目中无人的蚊虫真的没有食言,竟然偷偷地把武器搬了进来。

  那只趁她不备袭击小小飞船的时候从她的身后冲进去的讨厌的蚊虫,就是凶手吗?就一只蚊虫?一只蚊虫就能把她所有的孩子杀光?斩断了她的未来?灭绝了她的希望?它用的是什么武器,这么厉害无比?她心内如焚,顿时暴跳如雷。然而她已没了肚子,无法把心中的火气泄掉。她身体最好的部分已经失去,她就像她那些可怜的孩子一样已经死去。

  痛苦麻木了她的心灵,她神智恍惚地朝洞口飞去。突然,她发现杀死她孩子的凶手正从前面向她飞来。

  她闪电般地扑了过去。

  她抑制住弹出去的舌头,因为娇弱的蚊虫好像已经死了,更因为她记起了死去的王子教过她的有关战争的礼仪。战败的一方是腐肉,是奴隶的粮食;而胜者赢得尊重,有权宴请侪辈,即便他在战争中死亡,也会享受到隆重的葬礼。

  而此时这只可恨的蚊虫就是胜利者!

  她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把蚊虫提起来带出洞口。

  那只小船仍停在墙边,好像在静待她来犯。她走了过去,小船一惊飞了起来。她把没有生气的蚊虫放在飞船停放的位置,然后慢慢爬回了洞穴。

  飞船旋即从空中落下,一个长着银色双翼的小动物飞了出来,把蚊虫带回了船上。她看着飞船朝天上飞去,逐渐消失,飞向星云。她站在洞口,空洞的目光落在飞船曾经停落的地方。

  她的肚子没有了,她的生命之火正在迅速地熄灭,她的四肢已经开始僵硬,她的身子很快也会僵硬,但是,不会有她的同类到来,把她的身子吃了,给她举行一个体面而又神圣的葬礼。

  然而她却更怜悯那群蚊虫。他们是这场战争的胜利者,但一点也不值得尊重。他们是以懦夫般的偷袭才赢得这场战争。他们破坏了一切经典战争的礼仪。他们太小,不懂得勇气、尊严、骄傲、美丽和真实,他们不配赢得她的尊重。

  她的生命之火渐渐熄灭,她开始浅吟低唱着破碎的乐章,这些古老的英雄赞歌里蕴藏着她失落的骄傲。她好像是刚出生的孩子,在家中幸福地成长,沐浴在兄弟妹妹的爱河中,感叹着英雄母亲的光辉业绩。

  她仿佛又学会了飞翔,被那个牢骚满腹的搜寻者带进了太空。

  她仿佛又遇见了她的王子,他穿着金红色的盔衣,勇敢无畏地击败了凶猛的情敌,赢取了她的芳心。她仿佛又在挑逗她的情人,躲闪着他如火的爱欲激情,直到她俩疯狂的一刻,她发现他高傲的头颅在她的颚间粉碎,而他的生命从他渐渐枯萎的身子注入她的体内,一切欢娱顿时烟消云散。

  面对王子同伴的愤怒和姐妹的歧视,她选择了离家逃亡,她有信心在茫茫的黑暗的宇宙筑一个属于自己的巢。她仿佛再次经历了生育时甜蜜的痛苦,不惜牺牲自己喂养宝贝孩子。她仿佛又碰到了那些没有开化的蚊虫,看见她的第一个孩子把自己短暂的生命奉献给了这个家。

  然而此时刺骨的寒冷把她惊回到现实。她自己谱就的英雄乐章已接近尾声。她准备把尾声从最初拟就的高亢雄壮改为肃穆悲伤。

  尽管她的身子已经冻僵,思维已显迟钝,但她想自己尚有充足的时间把它完成。

  她终于完成了一切。

  奎恩苏醒过来。

  空气凉爽而又舒适,这是他求之不得的东西,他贪婪地吸了几口。他一眼便看见了鲁恩桑,她双翼闪着金光,苗条的身躯缠着他的上臂。他迷迷糊糊地记起是她把他带进了飞船,敏迪,他闻到了敏迪身上古木的芬芳。敏迪正在解他的太空服。

  “奎恩!你能听见我在说话吗?”

  他无力地点了点头。敏迪的嘴唇贴在他的脸上,他知道她正在吻他。

  搜寻者被击败了!

  “真是奇怪的动物!”敏迪低声说,“王后把你带出洞穴,你受了伤,动弹不得。她把你送到飞船停落的地方,让我们把你带走。”

  “我还以为她死了,想不到是她救了我一命。”

  他紧张的神经松弛下来,很快便沉入梦乡。他梦见自己和敏迪又变成了孩子,在遥远的简诺特乘气球学习飞翔。

  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屋里只有自己一人。他并没有为胜利感到有多么高兴。

  他仍然感到不可思议,那么多奇怪的生灵都被他杀了,而他们垂死的母亲却会选择救他一命。他突然为那样伟大的生灵被击败而抱憾伤感。

  而简诺特,他们还能不能抵达?尽管有索森的发动机,他们仍不一定能成功。这艘飞船设计的航程远远不能满足这么长远的飞行,而且他们离开地球至今已消耗掉许多珍贵的能源。

  他们是不是应该寻找一些补给燃料?这想法太傻了,他思忖道。特洛伊小行星群无疑有丰富的冰层适合作发动机的燃料,但他们既没有探测的工具,又没有提炼的工具。

  他起身走进机舱,发现敏迪坐在驾驶椅上,天鱼就在她的身边。她扑进他的怀抱,心甘情愿地任他温存。然而当她说还没法同地球联系时,奎恩感到她的身子在发抖。

  “我知道我们不能——再也不能回去了!”她的声音十分嘶哑。

  “但我却是很难很难把一切都割舍。我的整个世界,我的朋友,我担心他们大多数已经死了,但我仍想知道究竟怎样。”她颤抖的手指紧紧地抓着奎恩的肩膀。“我感到如此失落,可怕的失落!”

  “也许有一天我们还能回去。”奎恩捏了捏被她抓疼的肩膀。

  “但现在我们得把发动机送到光圈站,但愿能及时送到。”

  “要是太迟了——”敏迪摇了摇头,自言自语地说道,“又该是多么孤独——”为了节约能量,他们尽量让飞船自由飘落。时间过了很久,但奎恩觉得十分短暂。有心爱的人儿在身边,他们把一切烦恼和痛苦都抛诸脑后,静静地躺在客房,忘记了受尽磨难的地球,忘记了可能面对的光圈的恐怖。

  至少他们暂时忘记了一切。

  鲁恩桑急于想把搜寻者的死讯告诉她的族人。趁飞船自由下落的时候,她飞出舱外,张开银光闪闪的双翼设法与族人取得联系。

  她再次飞回飞船的时候,脸上闪着喜悦之光。

  “我已经同我的姐姐西阳根取得联系。她从星群1号送来欢迎的信息,在那里还有一位地球来的朋友,名叫雷纳德。她说她已代为你们求情,要求接纳你们。”

  显示屏里传来他妈妈的声音,使奎恩想起了她和克雷生活在一起的欢娱时光。

  “白翼是纽林族的议员,起先她觉得你们不可能适应太空的生存而拒绝与你们联系,但西阳根苦苦求情,要求接纳你们。直到她们接到搜寻者的老巢已被我们捣毁的时候,白翼才答应把你们的事情提交给议会处理。但很多议员仍反对与你们联系,理由是杀死搜寻者便是明证,表明你们还停留在原始的阶段,还没有进化。”西阳根看到议会的决策于你们不利,便转而寻求得到艾尔德族族长的支持。族长否定了议会的决策,更使议会吃惊的是,他赦免了你们种族灭绝的罪名,因为他认为你们消除了一场规模更大、影响更深、危害更广的种族灭绝行动。

  “族长的决定最富说明性的理由来自于刚刚收到的一份报告。

  报告是著名的天文学家塞尔提交的。他在伏米伦观测站原址建立起的新的监测站值日时发现一个闪亮的光盘正朝黑色伴侣撞去。

  “这个光盘的前身是一颗行星,它最后被黑洞吞噬。预见到你们星球表面生灵可能因此而灭绝,族长特别恩准应该给你们一次机会。”

  他妈妈的声音听上去很温柔,使他想起了五岁生日的时候,在光圈站冰坑的家中,她给他做了喜欢吃的糖果,克雷送给他一只雪人马屁精玩具。

  “议会采纳了族长的意见,决定跟地球上的人类联系。我们于是推荐你们两人,作为你们族人的最佳代言人。

  “我们奉命询问你们是否接受和平的方式进行联系。”

  他俩相互吃惊地看了看。

  “我们——我们接受!”奎恩觉得嗓子发干,猛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们十分感谢你们,感谢议会和艾尔德族族长。我们相信,请转告他们,我们相信他们的决定是英明的、正确的。”

  他俩坐在一起,久久地凝视着鲁恩桑张开闪光的双翼传递他俩的信息。

  “一切——一切都那么神奇!”敏迪转过身轻轻地向他低语。

  “我想像不出做地球上人类的代言人意味着什么!”

  “我也想像不出。”奎恩轻轻地摇了摇头。“不过这肯定是一件很值得庆幸的事。”

  燃料刚刚用尽,他们便开始朝光圈站降落。他们大吼了一声、两声、三声……三声过后,他们终于听到了回声。

  “谁呀?”是乔莫惊讶的声音。“你还活着吗?”

  “还没死——”奎恩提心吊胆地问,“你——光圈站的人还好吗?”

  “都很好,布鲁恩舰长来了。”

  克雷很快出现在显示屏上,接着是诺尔,最后是布鲁恩舰长。

  他们讲述了光圈站发生的一切后,仔细聆听奎恩和敏迪带来的消息,天网如何坠毁,搜寻者如何被消灭以及人类同艾尔德人联系的希望。

  “我们都很好,”克雷告诉奎恩,“一切都得归功于布鲁恩舰长。”

  布鲁恩的巡航舰遭遇搜寻者后受到重创,在太空飘流的过程中接到天网坠毁的消息。她把巡航舰创伤最深的地方修了一下,便朝光圈站飞来。

  “你来得正及时,”克雷说,“无论乔莫怎么想办法,我们最后一台发动机还是熄火了,要是再过一天,我们就会弹尽粮绝。”

  飞船快要降落在光圈站的时候,奎恩和敏迪允诺一旦飞船补给了燃料就护送鲁恩桑回家。鲁恩桑一俟飞船落地,便欢快地蹦了出去和艾尔德人联系。

  他们下了飞船,刚走进塑料坑道,克雷和诺尔就迎了上来。诺尔正温情脉脉地看着臂弯中克雷的儿子。

  小迈克林!

  他们在光圈站呆了一个月。乔莫利用奎恩带来的技术资料,重建了一个实验室,制造并改良了索森设计的发动机。

  “行了!”他笑了笑,脸上那块金色的太阳标记在光圈站看上去更是引人注目。“我们终于可以制造自己的索森牌发动机了。哇噻!哇噻!”

  奎恩和敏迪刚要装好完成长途飞行燃料的时候,鲁恩桑在空中盘旋着示意他们接到了新的信息。

  “是我姐姐西阳根发来的。她说雷纳德觉得自己远离同胞太久,希望离开光圈,因此要你们赶往星群1号,接替他在艾尔德族议会中担当的地球人类代言人的席位。”

  “我没想到会这么快。”

  奎恩转身凝视着敏迪。

  “为什么呢?”她轻笑了一声,吻着他说,“要是我们加入了艾尔德人——”飞船已整装待发,鲁恩桑进了机舱。他们辞别了光圈站的朋友,朝星云深处飞去。

  悲剧乐章的最后一个音符渐渐从她衰退的记忆中逝去,王后伏在洞口,突然心如死灰。她极目朝一颗遥远的星球望去,模模糊糊的眼前有一丁点星光,但这点光却如火花温暖了她冰冷的心。

  那里才是她的家!她想起整个家族的英雄业绩,一股豪情顿时激荡于心。尽管她被无耻的蚊虫击败,但她的姐妹会为她雪耻——那点星光倏地雪亮!

  雪亮的星光像把雪亮的刀子插入她的心脏,她知道黑洞已吞噬了那颗星球。她永远回不了家,见不到她的妈妈,她的姐妹,还有那些以前愿为她奉献一生的骄傲的王子们。

  亮光倏忽即逝,王后看到眼前是一片死亡般的漆黑,她突然备感孤独,刻骨铭心的孤独!推荐访问:天网栏目坠落的青春 今日说法坠落的青春 《天网》堕落的青春 《天网》坠落的青春 天网20180110坠落的青春 天网坠落的红裙子 坠落的青春丁瑞婷 社会与法坠落的青春 坠落的青春全文免费 坠落的青春阅读 天网2016杀人碎尸案 一线坠落青春 坠落的青春许三 天网栏目在线观看2017 天网栏目女杀人真实 坠落的青春无删板 天网栏目全集2018 天网她去见了谁 天网她去见了难 今日说法合谋下 天网何至于此 天网两度伤 夜线致命的约会 天网电视剧 天网半张脸 天网小说 天网的坠落 天网坠落的青春

本文来源:http://www.tonghuashijie.net/bk/20201.html

童话世界 http://www.tonghuashijie.net

Copyright © 2002-2018 . 童话世界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35696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