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童话世界 > 百科大全 > 【陷阱歌曲】陷阱第11节

【陷阱歌曲】陷阱第11节

来源:百科大全 时间:2019-06-12 点击:

【www.tonghuashijie.net--百科大全】

看守喊了他的名字,搜过他的身,把他领进一间宽敞的屋子。屋子里有一排很小的隔间,里面尽是探监的人。他们正隔着厚实的铁栅门,或交谈,或低语。

  “14号。”看守用手指指说。米奇走进他的小隔间,坐了下来。不一会儿,雷出现了。他坐在铁栅那边的分隔间中。要不是雷额上有道疤痕,眼角有几缕皱纹,人们会当他们是双胞胎呢。两人都是6英尺2的个子,重约180磅,一样的浅棕色头发,一样的蓝色小眼睛,高挺的颧骨和大下巴也是一模一样。

  米奇有3年没来过布拉希山了。3年零3个月。但他们每月都互通两封信,月月如此,如今都8个年头了。

  “法语学得怎样?”米奇终于开口问道。雷在部队的测试成绩表明他具有惊人的语言天赋。他当过2年越语翻译;驻扎在德国时,6个月就掌握了德语。西班牙语学了4年,不过那是他在监狱图书室设法从词典上一字一句抠会的。法语最近刚开始学。

  “想必还流利吧。在这种地方,你没法儿衡量。我没什么机会练,显然,他们是不开法语课的,所以这儿的弟兄们大多只会一门语言。法语无疑是最美的语言。”

  “容易学吗?”

  “没德语那么容易。当然,学德语应该容易些,因为我当时生活在那儿,人人都说它。你知道不,我们的语言有50%是源自德语?”

  “不。我不知道有这回事儿。”

  “是真的,英语和德语是堂兄弟。”

  “接下来打算学什么?”

  “也许意大利语吧。像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一样,那也是一种拉丁语系的语言。或许我会学俄语,没准希腊语呢。我正在看有关希腊群岛的书。我打算不久去那儿。”

  米奇笑笑。他离刑满释放少说还有7年呢。

  “你以为我是说着玩儿,对吧?”雷问,“我正准备辞别这儿呢,要不了多久的。”

  “你是怎么打算的?”

  “我不能说,不过我正在着手进行。”

  “别干这种事,雷。”

  “我需要外头给些帮助,需要足够的钱能让我离开这个国家。1000元就行了。你能弄到,对吧?不会让你受到牵连的。”

  “他们是否偷听我们谈话?”

  “有时听。”

  “那谈点别的吧。”

  “好吧。艾比好吗?”

  “很好。”

  “她在哪?”

  “眼下正在教堂。她想一起来,可我没让。”

  “真想见见她呢。从你们的信里看得出,你们干得实在是不错啊。新房子,新车,还有城郊俱乐部。真为你们骄傲。麦克迪尔家两代人,你是头一个总算干出了他娘的一点名堂的。”

  “我们的父母都很了不起,雷,只是他们命运多舛,没有机会。他们尽了他们最大的努力。”

  雷笑笑,移开目光。“没错。我想是那么回事。见过妈啦?”

  “有好一阵没去了。”

  “她还在佛罗里达吗?”

  “我想是的。”

  他们顿住了,看着各自的手指。他们想起了母亲。那可是令人揪心的回忆啊。他们也有过快乐的时光,那时他们还小,父亲也在世。父亲死后,母亲一直没能从悲恸中解脱出来。拉斯蒂一死,叔伯婶母们便把她送进了精神病院。

  雷伸出一根手指,顺着铁栅上的细铁杆儿摸索着。他盯着指头,说:“谈点别的吧。”

  米奇赞同地点点头。可谈的事儿有那么多,可都是往昔的事情。除了过去,他们再没一点共同的东西了。

  “你在一封信里提到过,从前和你同在一个牢房的什么人现在孟菲斯当私人侦探?”

  “埃迪·洛马克斯。他被判强奸罪送来这儿之前,在孟菲斯当了9年警察。”

  “强奸?”

  “可不。他在这里的日子真不好过,人们对强奸犯很看不上眼,对警察更是恨加一等。要不是我及时插手,他早就没命了。而今他出去都3年了,还一直给我写信。他主要是做些离婚方面的调查。”

  “电话簿里有他的号码吗?”

  “969—3838。怎么你也用得着他?”

  “我有个当律师的弟兄,他妻子在外面胡来,可他抓不住她的把柄。这个伙计能干吗?”

  “非常能干。他是这么说的。他赚了不少钱。”

  “我能相信他吗?”

  “开什么玩笑!就说你是我兄弟,他会为你卖命的。他打算帮我出去,只是还不知道我这就动起来了。可以跟他提一提。”

  “但愿你别动那个心思。”

  一个看守走到米奇背后。“只有3分钟了。”他说。

  “我能给你寄点什么来?”米奇问。

  “要是不嫌麻烦,真想请你帮个忙。”

  “尽管说好了。”

  “到书店替我找一套24小时学说希腊语配磁带的教材。能再弄一本希英词典就再好不过了。”

  “下星期我就寄来。”

  “再寄套意大利语的,如何?”

  “没问题。”

  “艾比想给你写信。”米奇接着说。

  “那太好了。我只记得她很小时的样子,成天在德恩城中心街她爸爸的银行周围晃来晃去。让她寄张照片给我。我也想要张你家房子的照片。100年来,你是麦克迪尔家头一个拥有不动产的。”

  “我得走啦。”

  “帮我个忙。我想你该去找到妈妈,搞清楚她是否还在世。既然你出了校门,多和她接触接触会好些。”

  “我想到过了。”

  “多想想,好吗?”

  “当然。过个把月我再来看你。”

  德法歇猛吸一口雪茄,把一大口烟朝空气净洁器吐去。“我们找到了雷·麦克迪尔。”他得意洋洋地宣布说。

  “在什么地方?”奥利问。

  “布拉希山肯塔基州监狱。8年前因二等谋杀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不得假释。真名是雷蒙·麦克迪尔,现年31岁,无家室,服过三年兵役,因故被勒令退役。”

  “你怎么找到他的?”

  “昨天,有人去看他了,是他的弟弟。我们碰巧盯上了。24小时监视,可别忘了。”

  “他的判决记录在案,你该早些找到才是。”

  “要是那很重要的话,我们当然能早些找到,奥利,可那无关紧要。我们可不是专干鸡毛蒜皮的事的。”

  “15年徒刑?杀了什么人?”

  “老一套江湖义气。一群醉汉在酒吧为争一个女人大打出手。不过,他没用武器。警方与X光报告说他用拳头朝被害者头部猛击两下,敲裂了头盖骨。”

  “为何被勒令退役?”

  “不服上级领导,更有甚者,他还动手打了一名军官。真不明白他如何逃脱了一场军法官司。看来是条野夫莽汉。”

  “你说得对,这没什么要紧的。还有些什么情况?”

  “没什么。他家不是装了窃听器嘛,他至今还没对妻子提到过塔兰斯,实际上,对谁都没提过。”

  奥利笑笑,赞许地点点头。他为麦克迪尔感到骄傲。多好的律师啊!

  “夫妻生活呢?”

  “我们只能听,奥利。不过,我们听得很仔细,我想他们有两星期没干那事了。当然,他每天要在公司干16个小时,忙得焦头烂额。他妻子好像开始厌烦了。她给母亲打过不少电话,都是对方付费电话,为的是不想让他知道。她对母亲说他开始变了,这么玩命地干,连命都要送掉的,诸如此类的屁话。对不起,奥利,我知道你很喜欢照片。一有机会,我们就弄些给你。”

  奥利盯着墙,但什么也没说。

  “听着,奥利。我想该让那小子陪埃弗里到大开曼出趟差。你是不是可以安排一下。”

  “那不成问题,不过我可以问问理由吗?”

  “现在还不成。过后你会明白的。”

  那是一幢地处闹市区低租地段的旧楼。楼下的一扇门上写着:私人侦探埃迪·洛马克斯办公室请上楼。二楼办公室门上也贴着一张告示:提供离婚、事故、亲眷失踪、盯梢监视等各种调查服务。电话簿里的广告更为详细:全天24小时服务,证照齐全。服务项目有偷听、拍照、对策策划、儿童监护、出庭作证、声音分析、财产寻踪、保险索赔、婚前背景调查等等,服务宗旨是恪守道德、真实可靠、严守秘密、心平气和。

  米奇被那份自信深深打动了。他们约定会面时间是下午5时,他早到了几分钟。一个体态匀称的淡金发美人儿问过他的姓名,指着窗边的一张橘黄色皮革椅说,埃迪一会就好。他打量了一下椅子,见上面落了厚厚一层灰尘,还有些像油污的斑点,便谢绝了,推辞说他腰都坐疼了。这位名叫塔米、身穿紧身皮裙、脚着黑皮靴的秘书,听了只是耸耸肩,又接着边嚼口香糖,边打起什么文件来。桌上的烟灰缸里堆满了印着口红的烟蒂。

  三分钟后,打字声戛然而止。

  “你是律师?”

  “是的。”

  “在一家大公司?”

  “是的。”

  “我想也是。你这身装束一看就知道。”

  她喝起了可乐,等她喝了个够,这才朝埃迪的办公室示意了一下。“可以进去了,埃迪在等你呢。”

  那私人侦探正在打电话,他指指一把木椅子,米奇坐了下来。

  埃迪穿着蓝色蜥蜴皮靴,利伐牌牛仔裤,上身是浆洗挺括的活领衫,正好露出黑森森的胸毛和两条沉甸甸的金项链。他掼下了电话。

  “哦,你就是米切尔·麦克迪尔!幸会,幸会。”

  他们隔着桌子握着手。“幸会。”米奇说,“星期天我去看过雷了。”

  “我觉得我们好像认识了好多年似的,你跟雷真是长得一模一样。雷说过你们长得很像,把你的事儿全都告诉了我。想必他也对你讲过我的情况。警察经历,蹲大狱的事,强奸罪。他有没有对你解释过那是强奸幼女罪?有没有解释过那姑娘看上去有25岁,其实只有17岁,我是上了人家的当活活给坑了?”

  “他提到过,雷言语不多,这你也知道。”

  “他真是条好汉,够哥们。我这条命是他给的,要不是他……”

  “他是我唯一的亲人。”

  “可不。这些我都知道。跟一位老兄在一间8英尺宽12英尺长的牢房里同住了那么些年,你对他的身世也就一清二楚了。他一谈到你,几个钟头都没个完。我释放出来的时候,你正打算上法学院吧。”

  “今年6月毕业了,在本迪尼-兰伯特暨洛克法律顾问公司工作。”

  “还没听说过有这么家公司呢。”

  “是沿河大街上一家合伙税法顾问公司。”

  “我替律师们干过不少狗屁事,离婚调查、盯梢、拍照、收集物证,诸如此类。”他说得很快,简短、干脆、有力,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地把牛仔靴搁到了桌子上,显然是为了炫耀。“此外,我也让某些律师和我一起办些案子。我要是发现哪个汽车事故或人身伤亡案子有赚头,我就到处找律师,看谁能给我最好的分成。于是我就买下了这幢楼,钱也是这么来的——人身伤亡。这些律师要拿四成的胜诉酬金。四成呐!”他厌恶地摇摇头,似乎不能相信这座城市里真的竟有如此贪心的律师。

  “你按钟点收费?”米奇问。

  “一小时30元,花销除外。”

  正说着,塔米伸头进来说,她走了。

  “她是个了不起的小娘们,”埃迪说道,“她正和丈夫闹不和。她丈夫是个卡车司机,可自以为是埃尔维斯①。他们从俄亥俄迁到这儿,只是好让这小丑能挨歌王的墓近点。”

  ①美国风靡一时的流行歌星,享有“歌王”之誉。

  “那么,他们闹不和是怎么回事?”

  “女人。你都不敢相信那些埃尔维斯的歌迷们会干出什么样的事来。她们涌向这个城市,观看那小丑学着歌王的样儿演唱。她们朝他扔裤衩,又肥又大的裤衩,专为那些大屁股肥婆们特制的裤衩。他用它们抹抹额头,再扔回去。于是她们给了他各自的房间号码。我们怀疑他有不轨行为,不过还没逮着他的把柄。”

  米奇想不出该说点什么,只是痴痴地笑着,似乎这真是个难以置信的轶事趣闻。洛马克斯看出他的尴尬。

  “你和妻子闹矛盾了?”

  “不是,根本不是那种事。我需要了解四个人的情况,三个死了,一个还活着。”

  “听起来挺有趣的,说吧,我听着。”

  米奇从口袋里掏出便条。“我希望这事要绝对保密。”

  “那是自然。就像你和你的客户一样,彼此秘而不宣。”

  米奇赞同地点点头,但即刻想到了塔米和埃尔维斯的事。洛马克斯干嘛要告诉他这事呢?

  “这事必须严守机密。”

  “我说到做到,相信我好了。”

  “30美元一小时?”

  “对你只收20,别忘了,是雷介绍你来的。”

  “我很感谢你的照顾。”

  “这是些什么人?”

  “三个已故的曾是我们公司的律师。”米奇把罗伯特·拉姆、艾丽丝·克瑙斯和约翰·米歇尔的情况对他说了。

  “你就知道这些?”

  “就这些。”

  “你想调查什么?”

  “我想尽可能多地了解这些人遇难的经过,每个人的遇难背景,谁负责调查每起事故的,还有,任何悬而未决的问题和疑点。”

  “你怀疑什么?”

  “到目前为止,不怀疑什么,只是好奇。”

  “你不仅仅是好奇。”

  “好吧,我不仅仅是好奇。不过这会儿,就当我是好奇吧。”

  “够公平的。第四个伙计是谁?”

  “名叫韦恩·塔兰斯,联邦调查局孟菲斯分局特工。”

  “联邦调查局!”

  “那对你有什么麻烦吗?”

  “是的,有麻烦。调查警察,我得收40美元。”

  “没问题。”

  “你想了解什么?”

  “摸清他的底细。在这儿干了多久?干特工的历史有多长?名声好不好?”

  “这挺容易。”

  米奇叠起便条,插进衣袋。“这些需要多长时间?”

  “大约一个月。”

  “很好。”

  “你们公司叫什么来着?”

  “本迪尼-兰伯特暨洛克。”

  “夏天遇难的两个伙计是——”

  “公司的律师。”

  “有什么可疑的吗?”

  “没有。听着,埃迪。这事你得特别小心。别往我家里或者办公室打电话,大约一个月后我会再找你。我怀疑我被什么人盯上了?”

  “是谁?”

  “我要知道就好了。”

  ------------------

推荐访问:闺蜜陷阱第11话 闺蜜陷阱漫画第11画 奶酪陷阱11 奶酪陷阱11集 捏造陷阱11 奶酪陷阱11百度云 奶酪陷阱11百度云网盘 奶酪陷阱11集插曲 奶酪陷阱第11集 奶酪陷阱11集在线观看 奶酪陷阱第11集百度云 奶酪陷阱11集百度云 奶酪陷阱11集剧情 奶酪陷阱11集电影天堂 捏造陷阱第11话 奶酪陷阱11资源 奶酪陷阱11集片尾曲 奶酪陷阱11集资源 奶酪陷阱11西瓜 奶酪陷阱11百度云盘 第十一节究竟是谁的陷阱 三国志11陷阱

本文来源:http://www.tonghuashijie.net/bk/20214.html

童话世界 http://www.tonghuashijie.net

Copyright © 2002-2018 . 童话世界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35696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