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童话世界 > 百科大全 > 鸟哥笔记_鸟莽

鸟哥笔记_鸟莽

来源:百科大全 时间:2020-02-04 点击:

【www.tonghuashijie.net--百科大全】

  两只喜鹊想干啥?

  吃狼是大别山上的一个猎户,他与别的猎户不一样,打猎不用猎枪和土铳,单用丝网和弹弓,只捕飞禽,不猎走兽。他如今六十多岁了,一辈子以捕鸟为生,山里人就送他一个外号,叫吃狼。

  这天中午,吃狼正躺在树阴下睡大觉,突然看见两只喜鹊抬着一支长长的芦苇秆,从山上飞了下来,停在他旁边的一棵树上,鬼头鬼脑地看着他。

  吃狼眯眼瞧着,心里直乐。平日里,山中的鸟儿见了他,就像老鼠见了猫,跑还来不及,今天这两只傻鸟是咋的了?

  两只花喜鹊偷窥了半天,见他没有反应,其中一只悄悄地飞了下来,轻轻地落在他的身边,试探地叫了一声。吃狼的好奇心上来了,这鸟忒胆大了,简直不知马王爷有几只眼!为了看看这对鸟儿到底想干什么,他一动不动地继续装睡。

  那只喜鹊见吃狼睡得像个死人,又飞回树上,与另一只喜鹊交头接耳地叽喳了几声,接着两只鸟抬着那根芦苇秆飞了下来。吃狼差一点扑哧笑出声来,心想:莫不是这两只傻鸟,把他这乱得像杂草的脑袋,当成了老树疙瘩,想在上面筑个窠不成?

  可是,两只喜鹊接下来的举动,让吃狼大吃一惊,只见它们将芦苇秆抬到他身边,从他的头到脚,认真地比划着,就像两个兢兢业业的小裁缝,在给人量身材。吃狼心里大骇,与鸟儿打了几十年的交道,还没见过这样的稀奇事儿。他故意将身子动了一下,那两只喜鹊一见,“嗖”地一声,惊得像箭一样飞回到树上,居然还不肯飞走。吃狼瞧着它们躲在树叶间,不依不饶地看着他的架式,就像不把他量一个清楚明白不罢休!

  过了一会儿,两只喜鹊见吃狼又没动静,就壮着胆又飞了下来,把他的身宽体长仔仔细细地量了一遍。这一下,吃狼心里打起了鼓,再也躺不住了,他猛地一声大吼,一下子坐了起来。两只喜鹊惊得羽毛都竖了起来,但它们居然还不顾性命地抢着抬走了那支芦苇秆,然后像离弦的箭一样,飞向大山。

  吃狼愣愣地坐着,半天没回过神来,这真是大晌午遇上白日鬼,这两只喜鹊到底想干什么?

  岛儿咋就不落网?

  时候不早了,该上山打猎了。开野味店的儿子上午从县城里回来,说店里的鸟快吃完了,而且还特别交待,城里的一个大老板想吃鹰,要他务必弄一只。他胸有成竹地告诉儿子,叫他天黑来拿就是。

  吃狼赶紧背着网,腰里揣着一个牛筋弹弓,别着一个粗布大口袋,手中提着一个鸟笼,猫着腰进山了。

  一个时辰后,吃狼就来到了一个叫落雁坪的山垭口,这里是丽拱山中两座摩天接云的险峰之间的山坳,每到黄昏,成千上万只在山下觅食的鸟在这归林,还有南来北往的大雁,都在这个时候打这儿飞过。

  吃狼选好地方,就把一张大网支了起来,放下纲绳,又打开笼子放出了自己养的“鸟媒”。俗话说,人中有汉奸,鸟中也有鸟奸。每到张网的时候,他就把那只鸟媒画眉子放出来,画眉子就飞到网前的一棵树上,吱吱喳喳地歌唱,向鸟儿们报平安,鸟儿们一听,就放心大胆地飞过来,就在这一刹那,吃狼猛地一提纲绳,一张大网陡地张起,鸟儿一下子来不及收翅,就撞了进来,他一收网,就有成百上千只大鸟在网底扑腾。

  吃狼找了个草丛隐蔽起来,一双耳朵却没闲下来,支愣着听山下的动静。没过多久,一阵聒噪声从山下传来,他透过草丛一看,只见一群群黑压压的归鸟,向山口飞过来。他连忙打开鸟笼,放出画眉子,将大网的纲绳紧紧地抓在手中。

  可是,吃狼等了半天,只听见鸟群的喧嚣声,却不见鸟儿飞过来,他禁不住抬头一看,大吃一惊,尽管画眉子还在那里拼命地啼叫,可一群群的飞鸟像约好似的,全部停在山口前的林梢上,齐刷刷地看着这里。

  吃狼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一只鸟儿飞过来,他垂头丧气地放下了网,这可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收了一个空网。这样的事,几十年都未曾出现过,今天,这鸟儿是咋的啦?

  老鹰为何不护崽?

  吃狼看了看天色,太阳快要落山了,一只老鹰正在山口上空的鹰嘴岩上盘旋飞翔,一声声呜叫,在苍山日暮中,显得有几分凄凉。

  吃狼一听到它的叫声,就一下子想起儿子的交待,他憋着一股怒气,今天没网着鸟儿,可不能放过它!这几年来,大别山的老鹰已经被他猎得剩下不多了,这只老鹰与吃狼是一对交锋多年的老冤家,它有不知多少的儿孙死在吃狼的手上,可就是它,每次都侥幸逃脱。推荐访问:莽眇之鸟 冰鸟游戏莽荒录 怂鸟莽水的饥荒联机01 冰鸟莽荒录

本文来源:http://www.tonghuashijie.net/bk/23916.html

推荐内容

童话世界 http://www.tonghuashijie.net

Copyright © 2002-2018 . 童话世界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35696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