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童话世界 > 百科大全 > 三个火枪手动画片_三个火枪手 第五十六章 软禁的第五天

三个火枪手动画片_三个火枪手 第五十六章 软禁的第五天

来源:百科大全 时间:2020-02-11 点击:

【www.tonghuashijie.net--百科大全】

在这期间,米拉迪实现了一半的成功,这个成功的获得使她力量倍增。

  如她以前干过的拿手好戏一样,要战胜几个立马自愿上钩的男人,战胜几个被宫廷逢迎女人的教育迅速拉进圈套的男人,那真是易如反掌;因为米拉迪天生丽质,足以免除来自肉体的阻力,她生来乖巧,足以战胜一切智慧的障碍。

  然而这一回,她要与之战斗的是一个天生孤僻感情内向的人,并且由于严格苦修而变得无动于衷;宗教和忏悔使费尔顿成为能抵御通常诱惑的一个铁石心肠的男人。他那激奋的头脑中运行的计划是那样的广博,运行的打算是那样的庞杂,以至没有为任何爱情留下位置,留下因闲逸而滋生的、因堕落而助长的那种动情的邪念或动情的内容。但米拉迪通过她虚伪的道德,通过她的美色,在怀有偏见又疯狂反对她的一个男人的观念中,在一个纯洁无瑕的男人的心田和感知中,已经打破了一个缺口。总之,通过本性和宗教能够为她提供研究最顽固不化的人已做的试验,她为自己找到了直到此时仍属未知的施展手段的尺度。

  然而,每天晚间,她曾多次对命运和自身感到过失望;我们知道,她没有乞求上帝,但她相信作恶的神力,相信主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的那种巨大权威,对于这种权威,正如阿拉伯的寓言里说的那样,一粒石榴种籽足可重建一个毁灭的世界。

  米拉迪早已作好充分准备接待费尔顿,所以她能为翌日定下行动计划。她明白她只剩下两天时间了,她知道那命令一经白金汉签字盖章(由于命令公文上填的是假名字,白金汉又很可能认不出有关的那女人,所以他签发命令就更容易),男爵就会立刻派人将她送上船;她也知道,所有被判流放的女人在施展她们的诱惑武器时,比起所谓有德行的女人在威力上要小得多,因为上流社会的阳光照耀着这类女人的美貌,时髦的声音颂扬她们的智慧,贵族阶层的折射用那迷人的光耀照得她们富丽堂皇。一个女人被判可悲加辱之罪并不影响自身的美丽,但要重振雄威却是终生障碍。像一切具有真才之人一样,米拉迪深知适合她施展手段的自然环境。贫穷使她厌恶,卑劣使她的尊严大势已去。米拉迪只能是女王中的女王,必须有满足骄傲的快乐供她支配。指挥低下者对于她与其说是一种乐趣倒不如说是一种屈辱。

  的确,流放后重归故土,她一刻也没有怀疑过;但这次流放可能持续到何时呢?对于像米拉迪这样一个活动力极强又雄心勃勃的女人来说,没有用于进展的时日是不祥的时日,那就将破罐子破摔的时日找个称呼的字眼吧!混一年,混两年,混三年,也就是说无尽无期地混下去;等达达尼昂发迹了,衣锦还乡了,他和他的朋友因替王后效了劳而得到王后应该赐给他们的奖赏时她再打回老家去;但这一些对于像米拉迪这样一个女人,都是不可忍受的残酷想法啊!再说,在她身心骚动着的激情使她气力倍增,倘若她的肉体在须臾间亦能和她的思维想象功力悉敌,她会摇身一晃震破四壁走出牢笼。

  接着,在这全部思考中更使她如芒在背的,就是又想到了红衣主教。那位红衣主教秉性多疑,遇事多虑,且又心存猜忌;那位红衣主教不仅是她的靠山,是她的支柱,是她目前唯一的保护人,而且还是她未来前途和复仇的主要工具,他对她长期杏无音讯又会怎么想怎么说呢?她深知其人,她知道她这次白走一遭返回之后,就是讲了坐牢的原委,吹嘘一通她忍受了怎样的痛苦,也都全然无济无事,红衣主教对她的回答一定是阴阳怪气,并且会满腹狐疑软硬兼施地对她说:

  “您是不该受骗上当的嘛!”

  于是,米拉迪重又集积她的全部能量,于思想深处轻轻呼唤着费尔顿的名字,这是她身处地狱深处能够透进她身心的唯一的一缕熹微;她宛如一条长蛇盘起来又展开,以了解一下自己还有多少缠绕之力,她首先要用她富有创造力的想象,将费尔顿卷进她的千蜿万蜒之中。

  然而时光在流逝,首尾想接的每一个小时在流逝时像是也顺便唤醒了时钟,青铜钟锤每敲一下都像打在女囚的心头。九点钟,温特勋爵进行他惯例的巡视。他先瞅了一下窗子和窗子上的栏杆,探测了地板和四壁,审视了壁炉和各个门扇;在这久久地仔细认真地察看中,无论是他本人还是米拉迪都没有说一句话。

  大概他们两人都懂得局面已经变得非常严重,毋需再用白费口舌和无结果的肝火去浪费时间。

  “好,好,”男爵离开米拉迪时说,“今天夜里您还是逃不掉的!”

  十点钟,费尔顿前来安排一名值班哨兵;米拉迪听得出来是他的脚步。她现在猜想费尔顿犹如一个情妇猜想她心上的情夫,然而这时候,米拉迪对这位懦弱的狂徒既憎恨又蔑视。

  约定的时刻还没到,费尔顿没有走进屋。

  两个小时以后,正值敲响午夜十二点,值班卫兵换岗了。

  这一次是约定的时刻了,所以,从此时起,米拉迪焦急不安地等待着。

  新上岗的哨兵开始在走廊上来回走动起来。

  十分钟过后,费尔顿来了。

  米拉迪凝神静听。

  “听着,”年轻人对值班士兵说,“不要以任何藉口远离这扇门,因为你是知道的,昨天夜间有一个士兵就因擅离岗位一会儿而受到了温特勋爵的惩罚,而在他离开短短的时间内,是我替他站的岗。”

  “是,我知道,”士兵说。

  “所以我命令你要一丝不苟地严密监视。我呢,”他接着说,“我马上要到这个女人的房间再检查第二遍,因为我担心她有图谋不轨的坏打算,我接到命令去监视她。”

  “好!”米拉迪喃喃道,“这个严肃的清教徒开始说谎啦!”

  至于值岗的卫兵呢,他只是莞尔一笑。

  “哟!我的上尉,”士兵说,“您担负这样的使命真幸运,特别是爵爷能允许您一直看到她上床睡觉。”

  费尔顿满脸发烧;倘若在其他环境,他对这位士兵竟放肆敢开如此玩笑定会大加训斥;然而此时他的心在大声疾呼,使他不敢放胆张口说话。

  “如果我叫‘来人’,”他说,“你就来;同样,如果有人来,你就叫我。”

  “是,我的上尉,”士兵回答说。

  费尔顿走进了米拉迪的房间,米拉迪站起身来。

  “您真的来了?”她问。

  “我答应过您要来的,”费尔顿说,“我就来啦。”

  “您还答应过我另一件事呢。”

  “还有什么事呀?我的上帝!”青年人尽管能克制自己,但依然感到双膝颤抖,额头渗出粒粒汗珠。

  “您答应过给我带来一把刀,并在我们交谈后将刀留给我。”

  “不要提这事了,夫人,”费尔顿说,“不管情况多么严重,也不会允许一个上帝的臣民自寻短见。我考虑过了,我永远也不该因这样一种惩罚而使自己成为罪人。”

  “啊!您考虑过了!”女囚说着面带轻蔑的微笑坐进她的扶手椅,“我也同样,我也考虑过了。”

  “考虑过什么?”

  “我考虑过对于一个说话不算话的男人,我没有什么可说的。”

  “哦,我的上帝!”费尔顿嗫嚅着。

  “您可以走了,”米拉迪说,“我不会再说话了。”

  “刀子在这儿!”费尔顿遵守诺言将刀子带来了,他从口袋里拿出来,但他犹豫着,没有交给女囚。

  “让我看一下。”米拉迪说

  “看它干什么?”

  “我以名誉担保,我立刻就还给您,您把它放在这张桌子上,您站在我和刀子中间。”

  费尔顿伸手将刀子递给米拉迪,米拉迪存心地审视一下刀的硬度,又用手指头试了一下刀锋。

  “很好,”她一边说一边将刀子还给年轻军官,“这是一把实实在在的钢刀;您是一位可靠的朋友,费尔顿。”

  费尔顿重又接过刀,按照刚才和女囚达成的协议放到桌子上。

  米拉迪两眼紧盯着,做了一下满意的手势。

  “现在,”她说,“请听我说。”

  这种叮嘱是多余的,年轻军官就站在她面前,并贪婪地在洗耳恭听。

  “费尔顿,”米拉迪满怀伤感地庄重其事地说,“费尔顿,倘若您的姐妹,令尊的女儿对您说:‘我还年轻,凑巧长相还相当美貌,可是有人将我丢进陷阱,但我反抗了;有人在我四周设置重重圈套,使用种种暴力,我也反抗了;有人亵渎我信仰的宗教,亵渎我崇拜的上帝,就是因为我求救过这个上帝和这个宗教,我也反抗了;于是有人对我滥施凌辱,由于他不能毁坏我的心灵,便想出让我的肉体永蒙终生之耻;最后终于……’”

  米拉迪打住了话头,嘴唇上掠过一丝苦笑。

  “最后终于,”费尔顿问道,“最后终于他们干了什么?”

  “最后,某天晚上,有人终于决心废掉他不能战胜的我的反抗:那天晚上,有人在我喝的水中放了一种强烈麻醉剂;我一吃完饭就渐渐感到陷入无名状的昏迷。尽管我没有无端怀疑,但我感到一种模糊的恐惧,我强打精神顶住困倦,站起身,意欲跑到窗前叫喊求救,然而我的双腿不听使唤,似乎觉得房顶在我头上塌落下来,全部重量压着我的身体,我伸着手臂,竭力喊叫,但我只能发出几句含糊不清的声音;一阵不可抗拒的麻木征服了我的全身,我感到我即将倒下,便抓着一把椅子支撑着身体,但不久,我虚弱的双臂难以支持,便一条腿屈膝跪地,接着便双膝跪地;我想大声喊叫,但我舌头发硬;上帝肯定没有看到我也没有听见我,于是我便滚落到地板上,仿佛像要死一样的困倦在折磨着我。

  “从发生这阵困倦到困倦得沉睡这段时间内,我没有任何记忆;我能回忆的唯一事情,就是我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圆形的屋子里,房间中家具豪华,太阳只能通过天花板的一个洞口透进一线光亮,此外,似乎没有一扇门可供出入,简直就是一座豪华的监狱。

  “我久久才意识到我置身于何地以及我现在谈到的这些全部细节,为摆脱我无法摆脱的这沉重的昏睡的浑沌,我的头脑似乎也曾奋斗过一番,但徒唤奈何;我模模糊糊感觉到我已穿越过一段空间,坐过一阵隆隆滚动的马车,做过一个可怕的噩梦,梦中我的精力已全部耗尽;但所有这一切在我思想上是那样的昏暗那样的模糊,以至于这些事件宛若不是属于我的另一种生活,但又像是通过险象环生的双重组合参与了我的生活。

  “在我所处状态的这段时间使我感到那样的奇妙,我以为我真的在做梦,我磕磕撞撞站起身来,我的衣服全堆在我旁边的一把椅子上,我记不起自己是否脱过衣服,也记不得是否睡过觉。这时候,现实中充满羞耻的恐怖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已不是在我住的房间,通过太阳光线我也能判断出的确如此,因为日头已经西沉!我干头一天晚上就已睡倒,所以我这一觉差不多睡了二十四小时,在这长长的昏睡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我尽可能快地穿好衣服,我的所有缓慢而麻木的动作证明,麻醉剂的作用还没有完全消失。此外,那间房子是为接待一个女人而陈设的,即使一个最十全十美最卖风情的女人,只要扫视一下房间的四周,她也不会再要实现什么心愿了,因为她已看到一切都随心遂愿。

  “当然,我不是被关在那座富丽堂皇牢房里的第一个女囚;但是,您是理解的,费尔顿,囚室愈漂亮,我愈惶恐。

  “是的,那是一间牢房,因为我曾试图逃出去,但无可奈何。我曾探测过全部墙壁想找出一个门来,但四面大墙反馈的声音都是沉浊的。

  “我环绕房间走了大约二十次,试图找到一个出口;可是没有找到。我疲惫不堪,恐怖之极,便倒进一张扶手椅。

  “其时,夜色迅速降临,随着黑夜的到来,我的恐怖也随之增加,我简直不知道我是该站着还是坐下;我似乎觉得我四周布满了无以名状的危险,只要一挪步便会在危险中倒下。尽管我从头一天以来没有丝毫进食,但我的恐惧没有使我感到饥饿之需。

  “外面传不进任何声音,使我能够估计时间的进程;我只能推算可能已是晚上七点钟或八点钟,因为时值十月,天色已经黑透了。

  “突然,沿铰链转动的一扇门响使我为之一颤;从天花板玻璃窗口的上方露出一团火光,一束强烈的光线直射我的房间,我怀着恐怖瞥见一个男人站在离我几步远的地方。

  “摆有两副餐具的一张餐桌,载着配备齐全的晚饭,魔术般地摆放在套房中央。

  “这人正是一年来一直追踪我的那个男人,他曾发过誓要侮辱我,从他嘴里听到的前几句话我就明白了,他要污辱我的誓言终于在前一天夜间实现了。”

  “真卑鄙!”费尔顿喃喃道。

  “啊!是的,太卑鄙!”米拉迪看出来全身心听她讲的年轻军官对她这段奇特的故事动情了,于是她也大声说,“啊,是呀,太卑鄙!他以为在我昏睡中战胜了我他就满足了,一切已成定局了;他希望我蒙羞含辱之后会接受这种行为的,于是他将其财产送给我,以此换取我的爱。

  “一个女人的心将所能容纳的全部高傲的鄙薄和蔑视的语言,我全都倾洒在那个男人身上了;他对如此斥责无疑习以为常,因为他听我呵斥时还平心静气的,嬉皮笑脸的,而且双臂还叉在胸前;然后,他以为我要说的话全都讲完了,便凑上前靠近我;我跳到桌子上,随手操起一把刀,顶在我胸口。

  “‘您要是再走近一步。’我对他说,‘不仅对我的污辱,而且您还要对我的死自我谴责的。’”

  “在我的目光里,在我的声音中,在我的全部人格表现中,我的举动,我的姿态和口气无疑是真实的,这种真实性就连灵魂最最邪恶者也会相信的,因为他停下脚步了。

  “‘您想死!’他对我说,‘哦!不行,您是一个太迷人的情妇,我不会只有一次幸福地占有您就同意这样失去您。再见,我的大美人!我等您心情变好了再来看望您。’

  “说完这番话,他吹了一声口哨,照亮房间的球形灯光上升后就不见了;我重又处于黑暗之中。开了又关上的一扇门发出同样声音,霎时后,球形红灯重又吊下来,我还是一个人静呆着。

  “这种时刻是可怕的;如果说我对自己的不幸还心存诸多怀疑,那么这些怀疑早就在一种令人绝望的现实中变得木然了,因为我已经被一个男人占有了,这个人不仅我恨他,而且我还鄙视他;这个人不仅什么都能干得出,而且他已色胆包天地给我留下了一个致命的凭据。”

  “但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费尔顿问道。

  “我在一张椅子上过了一夜,每听到一阵最微小的响声我都会惊跳起来,因为约莫已是午夜时辰,灯光已经熄灭,我重又陷入黑暗之中。但这一夜迫害我的那个人没有谋划新企图;天亮了,桌子也不见了,只有我手里依旧操着的那把刀。

  “那把刀就是我的全部希望呀。”

  “我感到疲惫不堪;失眠弄得我双眼火烧火燎,因为我不敢睡着片刻。天亮使我宽下心来,我一头倒在床上,将那把救命刀藏在枕头下便睡着了。

  “一觉醒来,一桌新的饭菜又送来了。

  “这一次,尽管我精神恐怖,虽然我忧心忡忡,但我觉得饥肠辘辘;我有四十八小时没有进食了。我吃了些面包和几个水果,此后当我想起我先前喝的水被人放了麻醉剂,对那桌上放的水我连碰都没有碰一下。我到洗手池前嵌在墙上的水龙头下接了一杯水。“可是,尽管我这样小心翼翼,但我仍时时心有余悸;不过这一次我的担心是没有理由的,因为我度过一整天没有发生任何类似我所害怕的事。

  “为了不让人看出我多疑,我存心倒掉长颈大肚玻璃瓶中一半的水。

  “夜幕降临,黑暗随之到来;但不管怎样天黑夜浓,我的眼睛开始习惯起来。在黑暗中我看见桌子沉没于地板之下,一刻钟过后,那张桌子带着晚饭又露出地面;又过片刻,借助同样的灯光,我的房间重又照亮。

  “我决定只吃些不可能掺入任何催眠药的食品:两个鸡蛋,几只水果,这就是我晚餐的全部内容,随后,我又到保护我的水龙头下接了一杯水喝下肚。

  “喝了最初几口时,我似乎觉得这水的味道和早上不一样,我顿时产生了怀疑,便停下不喝了,可是我已经喝了半杯下肚了。

  “我心怀恐怖地倒了余下的水,我等候着,额头上渗出惊慌的汗水。

  “无疑有一个暗藏的人看到我在水龙头下取水了,就利用我的自信以便更有把握地下定决心无情地损害我,继续残酷地毁掉我。

  “半个钟头不到,类似的症状又发作了;但由于这一次我只喝了半杯水,我还能较长时间挣扎一番,我没有完全睡过去,只是处于半昏迷,勉强感觉到自己周围发生的事,但同时失去了自卫力和逃跑力。

  “我拖着身子向床边走去,去寻找留给我的唯一能进行自卫的那把救命刀;可是还没有能走到床头边,我就跌跪在地上了,双手死死抓着一根床腿,这时我明白,我完了。”

  费尔顿满脸苍白得可怕,浑身上下发着痉挛性的颤抖。

  “更为可怕的是,”米拉迪接着说,那变了调的声音仿佛表明她仍在经受那可怕时刻的同样恐慌,那就是这一次我意识到危险正在威胁着我,那就是——我可以这样说 ——我的心灵正在清醒地守护着我沉睡的躯体;那就是我看得见,听得着;所有这一切仿佛真的在幻梦中,而这也就使人更害怕。

  “我看见那灯光在上升,又渐渐将我打入黑暗之中;然后我听见那扇门非常熟悉的响声,虽然它才开过两次。

  “我本能地感到有人在靠近我,就像迷途于美洲荒野的不幸者感到有蛇在靠近他。

  “我想使下力气,我试图发出叫喊;我以难以想象的顽强意志,竟然重新爬了起来,可是立刻又跌倒在地……这一下却跌倒在迫害我的人的怀抱里。”

  “请您告诉我那个究竟是谁?”年轻军官大声说。

  米拉迪一眼便看出,她强调的每一个叙述细节都对费尔顿产生难以忍受的痛苦;但她对这种痛苦无意体谅丝毫的宽容。她愈是深深地震撼费尔顿的心,费尔顿会愈加可靠地为她复仇。所以她继续讲下去,对费尔顿的痛楚感叹似乎充耳不闻,或者说她似乎觉得回答费尔顿的问话时刻还不到火候。

  “而这一次,那个无耻之徒为之交手的人不再是一具无知无觉的僵尸。我对您说过,我已不能再度恢复机体的全部能力,只意识到危险的存在,于是我竭尽全力顽强抗争,尽管体虚力薄,我无疑进行了长久的挣扎,因为我听到了他的喊叫:

  “‘这些该死的女清教徒!我只知道刽子手们砍她们的脑袋累得慌,没想到对勾引她们的男人反抗起来也好厉害。’

  “唉!这种绝望的挣扎没有能坚持多久,我就感到精疲力竭;这一次并不是因我昏睡使那胆小鬼有机可乘,而是我昏厥了。”

  费尔顿倾听着,米拉迪没有听到他说什么别的话,只听见他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叫;唯有他那大理石般的额上流着涔涔汗水,藏在上装下的手在撕扯着自己的心。

  “我苏醒后的第一个举动,便是去找我没有拿到手的藏在枕头下的那把刀;如果说在需要自卫时它没有被用上,但它起码能用来赎罪呀!

  “但当我拿到那把刀时,费尔顿,我头脑中产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我曾发过誓要把一切全告诉您,那我就一定都告诉您;我曾答应过您对您说真话,那我就一定说真话,就是说了真话能毁掉我,我也要说。”

  “您产生的念头就是向那个人报仇,是不是?”费尔顿大声问。

  “嗯,正是!”米拉迪说,“这种念头不是一个基督徒应该有的,这我知道;但也许是我们心灵中那个永恒的仇敌,是在我们周围不断吼叫的那头狮子,挑动起我们头脑中的这种念头。最后,我将对您说什么呢,费尔顿?”米拉迪以一个认罪女人的口气接着说,“我有了这种念头后,无疑再也摆脱不掉了。正是有了这种杀人的想法,我才受到今天的惩罚。”

  “您继续讲,继续讲,”费尔顿说,“我急于要看到您是怎么达到复仇目的的。”

  “哦!我下定决心要让复仇尽快实现,我相信他第二天夜里还会再来的。在白天,我没有什么可怕的。

  “所以,当午餐送来时,我毫不犹豫地又吃又喝:我决定假装吃晚饭但什么也不吃,我必须用上午的食物去战胜晚间的腹饥。

  “我只藏起午饭省下来的一杯水,因为四十八小时不吃也不喝,口渴对于我是最最痛苦的事。

  “一天过去了,对我没有发生其他影响,反而更坚定了我已下定的决心,只是在表面上我注意不要流露出任何内心的想法,因为我深信有人在暗中窥视我;我有好几次感觉到嘴唇露出过微笑。费尔顿,我不敢对您说想到什么我笑了,因为您会厌恶我的……”

  “请说下去,请说下去,”费尔顿说,“您看得很清楚我在听您说呢,我急于要听到您报仇。”

  “又是一个晚上来了,日常事情照例完毕;一如往常,我的晚餐在黑暗中被送了上来,然后灯光照亮,我上桌就餐。

  “我只用了几个水果:我佯装拿起大肚长颈玻璃瓶往我杯里倒水,但我喝的是我杯里原来的水,而且我这偷梁换柱之法干得相当巧妙,倘若真有暗探,他也不会看出任何破绽的。

  “晚餐用毕,我装出和前一天晚上同样的麻木症状;然而这一次,我仿佛像是疲惫到了极顶,又仿佛像是对待危险习以为常,便拖着身子向床边走去,然后就假装睡着了。

  “这一次,我找到了我枕头下的那把刀,我一面佯装睡着,一边痉挛似地攥着拳头。

  “两个小时平安无事地过去了,可是这一次,啊,我的上帝!谁会料到和前一天晚上不一样了呢?我开始担心他不来了。

  “终于,我发现那灯光缓缓升起,接着又在天花板的顶端不见了,我的房间一片黑暗,但我极力睁大眼睛注视着黑暗中的动静。

  “约莫又过去十分钟。我还是没有听到任何声响,只听到我的心砰砰地跳。

  “我恳求上天,希望他能来。

  “最后,我终于听见那扇门一开一关的熟悉的响声;尽管地毯铺得厚实,我还是听到有脚步踩动地板的声音;尽管房间黑暗,我还是看见一个人影向我床边走来。”

  “您快说,您快说!”费尔顿迫不及待地催促道,“您看不出来吗,您的每一句话犹如熔化的铅块在灼烫着我的身心呀!”

  “就在这时,”米拉迪又说,“就在这时,我攒足全身气力,我在提醒自己,复仇的时刻,或者确切地说伸张正义的时刻已经敲响;我将自己视为另一个朱迪特;我手握刀子,蜷缩着身子,当我看到他接近我身边时,我伸开双臂去寻摸那个来送死的人,这时,我发出痛苦和绝望的最后一声叫喊,将刀子对着他的胸膛刺去。

  “混蛋!他全都早有预料:他的内胸穿了一件锁子甲,刀子变钝了。

  “ ‘啊哈!’他一边吼叫着一边抓着我的胳膊夺走了我手里丝毫没有帮我忙的那把刀,‘您想要我的命,我的清教徒美人!这种举动已超出了仇恨,这是忘恩负义!得啦,得啦,您安静些吧,我漂亮的宝贝!我本以为您已经温驯了。我不是那种用暴力看守女人的暴君:您不喜欢我,我也曾以一贯妄自尊大怀疑过您不爱我,现在我相信了。明天,我还您自由’

  “我当时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让他杀死我。

  “‘请您当心!’我对他说,‘因为,我的自由就是您的丢脸。是的,因为,我一走出这间屋,我会把一切都说出来,我会说您强暴了我,我会说您非法拘禁了我。我一定会揭露发生在这座府宅里的卑鄙无耻的一切;您身居高位,勋爵,但您会发抖的!在您之上还有国王,在国王之上还有上帝。’

  “我的迫害狂虽然显得很克制,但也不由自主地做出气恼的举动。我无以看清他面部的表情,但我放在他胳膊上的手感觉到他在瑟瑟颤抖。

  “‘那我就不让您从这儿出去,’他说。

  “‘那好,那好!’我大叫起来,‘那我受辱的这地方就是我的坟场。好吧!我就死在这里,您会看到一个控诉的幽灵是否比一个威胁的活人还要更加可怕!’

  “‘谁也不会给您留下任何凶器。’

  “‘有一种凶器,绝望之神已经将它放在每一个有勇气使用的人的手边。我会让自己饿死的。’

  “‘走着瞧吧,’那混帐东西说,‘和平不比这样一场战争更好吗?我现在立刻还您自由,我向您宣布您是一位烈女,我加封您为“英国的卢克莱思①”。’

  “‘那我就说您是“英国的塞克斯杜②,”就如同我已经向上帝揭露过您那样,我要向世人揭露您的嘴脸,并且也像卢克莱思那样,倘若有必要,我要用我的血在我的控告书上签上名,我一定会这样签名的。’

  ①卢克莱思,古罗马国王塔克文·苏佩的妻子,美貌绝伦,遭国王之子强奸后自杀身亡,并因此导致塔克文王朝的灭亡。

  ②塞克斯杜,古罗马国王塔克文·苏佩之子,是对卢克莱思进行施暴的奸夫。

  “‘啊哈!’我的仇敌以嘲笑的口气说,‘那就是另一回事了。说真话,不管怎么讲,您在这儿挺好嘛,什么也不缺您的,如果您非要让自己饿死,那就是您的不对了。’

  “说完这几句话,他走了出去,我听见门打开后又关上。坦率说,我精神上受到的伤痛比起没有为自己报仇所受的羞耻要小得多。

  “他遵守了对我说过的话。第二天一整天一整夜过去了,我真地再没有见到他。但是我对他说过的话也是算数的,我没有吃也没有喝;像我对他说过的那样,拿定主意以绝食一死了之。

  “我在祈祷中度过了一天又一晚,但愿上帝饶恕我的自杀呀。

  “第二天夜间,门打开了;我正躺在地板上,我的气力开始离我而去了。

  “听到响声,我支撑着一只手抬起身子。

  “ ‘怎么样?’一个可怕的颤颤悠悠的声音响彻于我的耳畔,我听不出那是谁,‘怎么样,我们双方有点儿和解了吧?我们可以用心照不宣的唯一承诺,就我们的自由达成交易了吧?嘿,本人是位善良的王子,’他又说道,‘尽管我这个人不喜欢清教徒,但我承认他们的正当权利,当女清教徒长得漂亮时,我同样承认她们的正当权利。好啦,请在胸前划个十字向我作个小小的发誓吧,我对您没有更多的要求了。’

  “‘划十字!’我重新站起身大叫道,因为听到这种令人厌恶的声音,我又恢复了全身气力;‘划十字!我发誓,任何承诺,任何威胁,任何折磨都不会封住我的口;划十字!我要到处揭发您是个谋杀犯,是个大骗子,是个残忍的懦夫;划十字!万一我有可能从这儿出去,我发誓呼吁全人类向您报仇。’

  “‘您小心点!’来人用我还没有听到过的威胁口气说,‘我有最妙的方法会让您闭口的,或至少让世人对您说的话一个字也不信,但不到万不得已我不用。’

  “我迸出全身气力一阵大笑权作回答。

  “他看出来,我和他之间今后将是一场永远的战争,一场殊死的战争。

  “‘您听着,’他说,‘今晚剩下的时间和明天一整天我再让您考虑一下,您只要答应守口如瓶,您将有享受不尽的富贵荣华;如果您胆敢声张,我将让您身败名裂。’

  “‘您!’我大叫道,‘您!’

  “‘永远身败名裂,永远洗不清的身败名裂!’

  “‘您!’我又大叫一声。啊!我对您说,费尔顿,我觉得他是个丧心病狂的家伙!

  “‘说对了,我就是个丧心病狂的家伙!’他自己承认说。

  “‘唉!请让我一个人呆着吧,’我对他说,‘如果您不想看到我在墙上撞碎脑袋,您就出去!’

  “‘那好,’他说,‘您想撞死,那明晚再见吧!’

  “‘明天晚上见,’我边说边不由自主地瘫倒在地,疯狂地咬着地毯……”

  费尔顿倚在一件家具上,米拉迪怀着恶魔般的快乐,看着费尔顿在她这段故事没有讲完之前也许就已不可承受了。推荐访问:三个火枪手第七章绿妈 三个火枪手绿母第八章 三个火枪手绿妈全文 绿母小说三个火枪手 三个火枪手david绿妈 三个火枪手绿母在线 三个火枪手绿色妈txt 三个火枪手上 三个火枪手读后感500 三个火枪手长篇绿文11 三个火枪手黑人绿母 绿母三个火枪手12 三个火枪手颖姐黑人绿母 三个火枪手国语版全集 三个火枪手征文11章 三个火枪手读后感50字 三个火枪手分别是谁 三个火枪手人物介绍 三个火枪手在线阅读 三个火枪手全文阅读

本文来源:http://www.tonghuashijie.net/bk/24025.html

童话世界 http://www.tonghuashijie.net

Copyright © 2002-2018 . 童话世界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35696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