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童话世界 > 百科大全 > 农庄男孩 百度影音_农庄男孩 第29章 拉木头

农庄男孩 百度影音_农庄男孩 第29章 拉木头

来源:百科大全 时间:2020-02-26 点击:

【www.tonghuashijie.net--百科大全】

那年一月,学校和往常一样开学了。阿曼乐用不着去上学。他上木材场去拉木头。

  在霜冻的清晨,冷飕飕的,太阳还没有升起,爸就把大公牛套在大雪橇上,阿曼乐把小公牛套在小雪橇上。星星和亮亮个头长大了,套不上小牛轭,而大牛轭又太沉重了,阿曼乐套不了。于是,皮埃尔就帮他把大牛轭抬到星星的脖子上,路易斯帮助他把亮亮推到大牛轭的另一端下面。

  整个夏天小公牛都在牧场闲着,所以现在它们变得懒惰了。它们摇着头,往前拖一下又往后退一下,很难把牛轭安到位再插上木销。

  阿曼乐必须耐心、温和。有时候他真想打小牛一顿,但现在只能拍拍它们,喂它们胡萝卜,轻言细语地哄它们。可是,等他给小牛套上牛轭,再把它们套上雪橇,爸早就已经出发到木材场去了。

  阿曼乐跟在后面。他吆喝一声“驾”,小牛就乖乖地走起来。他扬鞭吆喝“嗬”,牛儿就向左转;他吆喝“咯”,它们就向右转。小牛沿着大路跋涉着,上山下山。阿曼乐赶着雪橇,皮埃尔和路易斯坐在他身后。

  现在他十岁了,正赶着自己的公牛、驾着自己的雪橇上山拉木头呢。

  在树林里,积雪高高地堆在树木周围,松树和雪松最下面的枝条都掩埋在雪里。没有路,雪上面也没有标记,只有鸟儿留下的足迹和野兔跳跃过的痕迹。在寂静的树林深处传来斧子砍树的咔嚓声。

  爸的大牛深一脚浅一脚地开辟出一条路来,阿曼乐的小牛吃力地跟在后面。他们一步一步地深入林子,终于到达了一片开阔地。法国佬乔伊和拉兹·约翰正在那儿砍树。

  周围躺满了砍下的圆木,一半埋在雪里。约翰和乔伊已经把它们锯成十五英尺长的长段,其中一些圆木直径足有两英尺。大圆木可重了,六个大人都抬不动,但爸还得把它们装上雪橇。

  他把雪橇停在一根大圆木旁边,约翰和乔伊过来帮他。他们把三根叫做“滑木”的粗木杆塞到木头下面,让木杆往上斜着搭到雪橇上。然后,他们拿起翻钩杆。翻钩杆的头部尖尖的,下面有个大铁钩摇来晃去。

  约翰和乔伊站在圆木的两端,把翻钩杆的尖头顶着圆木,然后抬起翻钩杆,翻钩就钩进了圆木里,然后抬起圆木往上滚动一点。接着,爸用他的翻钩杆抓住木头的中段,不让圆木往下滚,与此同时约翰和乔伊让翻钩杆迅速地滑到圆木下面,又把它钩住。然后,他们又把圆木往上滚动一点,爸再次钩住圆木,他们又再次抬起它往上滚。

  他们使圆木沿着倾斜的滑木一点一点地往上滚动,最后滚进雪橇里。

  阿曼乐也得给他的雪橇装木头,但他没有翻钩杆。

  他找了三根笔直的木棍当做滑木,然后再用一根短一些的木杆来撬一些小圆木,把它们装到雪橇上去。小圆木的直径有八到九英寸,大约十英尺长,都长得弯弯曲曲的,很难对付。

  阿曼乐学着爸,让皮埃尔和路易斯站在一根圆木的两端,他自己站在中间。他们推呀、撬呀、抬呀,喘着粗气把圆木推上雪橇去。这可费力了,因为他们的木杆没有翻钩,抓不牢圆木。

  他们总算装上了六根圆木,接着还要在上面再堆一些,这一来,滑木往上倾斜的坡度就更陡了。爸的雪橇已经装好了,阿曼乐很着急。他挥舞牛鞭赶着星星和亮亮很快来到最近的一根圆木跟前。

  这根圆木的两头粗细差别很大,滚起来不平顺。阿曼乐叫路易斯站在圆木的小头旁边,并且告诉他别滚得太快。皮埃尔去滚动圆木粗的那一头,滚了一英寸左右,阿曼乐就把木杆伸到圆木下面去稳住它,这时候皮埃尔和路易斯又再推着圆木往上滚动。就这样,他们让圆木滚上了陡峭的滑木。

  阿曼乐使出全身力气稳住圆木。他两腿撑住身体,牙关咬紧,脖子绷紧,眼珠睁得快要跳出来似的。就在这时候,整根圆木滑下来了。

  木杆从他的手中弹出去,打在他的头上。圆木滚落到他身上。他想躲闪开,但圆木把他砸倒在雪地里。

  皮埃尔和路易斯哇哇地叫个不停。阿曼乐爬不起来了,圆木压在他身上。爸和约翰把圆木抬开,阿曼乐才爬出来,挣扎着站起来。

  “伤着没有,儿子?”爸问他。

  阿曼乐想发吐。他勉强说:“没有,爸。”

  爸摸了摸他的肩膀和手臂。

  “还好,还好,没有伤到骨头!”爸放心地说。

  “幸好雪很厚,”约翰说,“要不然的话,他可能会伤筋断骨的。”

  “事故是难免的,儿子。”爸说,“下次要多加小心。在木材场要能保护自己。”

  阿曼乐真想躺下来。他的头疼、肚子疼、右脚疼,疼得可厉害了。但他还是帮助皮埃尔和路易斯把圆木顺过来,而这次他不那么着急了。他们顺利地把圆木弄上雪橇,但爸已经赶着满载着木头的雪橇走了。

  阿曼乐决定不再往雪橇上装圆木了。他爬到圆木堆上,扬鞭吆喝道:“驾!”

  星星和亮亮往前拉,但雪橇没有动。接着星星又拉了一下,然后放弃了。亮亮跟星星一样,也是试了一下就放弃了。它们都停下来,泄气了。

  “驾!驾!”阿曼乐一个劲地吆喝,挥舞着牛鞭。

  星星再次试了试,接着是亮亮,接着又是星星。但雪橇还是不动。星星和亮亮静静地站着,鼻子里冒出一股股热气。阿曼乐真想吼叫咒骂。他吆喝道:“驾!”

  约翰和乔伊在一旁看见了,停下了手中的锯子。乔伊走到雪橇跟前。

  “你装得太重了,”他说,“你下来步行。阿曼乐,你要跟牛说说话,对它们温柔些,要不它们打死也不肯走。”

  阿曼乐爬下雪橇。他抚摩牛儿的喉咙,又搔搔牛角。接着,他把牛轭往上抬一点,把手伸到下面去,把牛轭轻轻地架好。整个时间里他都在跟牛儿说话。然后他站在星星身边,扬鞭吆喝:“驾!”

  星星和亮亮一齐用力拉,雪橇就移动了。

  阿曼乐赶着牛儿回去。皮埃尔和路易斯沿着滑板压出的平顺小径步行,但阿曼乐可没他们轻松,他不得不在星星身边踏着又软又深的积雪吃力地跋涉。

  他终于到达家里的木材堆了。爸说他是好样的,能从木材场拉木料回来了。

  “儿子,路还没有开出来之前,可不能装这么重。”爸说,“如果你不让牛儿一齐使劲,而是轮流拉,就会把它们惯坏的。它们一旦发现拉不动就会放弃。今后,它们就不听话了。”

  阿曼乐吃不下饭。他觉得恶心,脚又很疼。妈说他最好别干了,但他不愿被小小的事故拦住。

  他干得仍然很缓慢。他还没回到木材场,在路上就遇见爸拉着木头过来了。他知道空雪橇总是要给载重的雪橇让路,于是他挥鞭吆喝:“咯!”

  星星和亮亮猛地往右边转,阿曼乐还来不及叫喊,牛儿就陷进了深深的雪沟里。它们不像大公牛一样懂得开路。它们又是喷鼻息又是往上挣扎,雪橇在雪里越陷越深。牛儿拼命想转过身来,扭曲的牛轭险些把它们勒死。

  阿曼乐在雪里挣扎着,想拉住牛儿的头。爸经过的时候回头望了望,然后头往前一扬,自己赶着雪橇回家了。

  阿曼乐抓住星星的头,温柔地安慰它。皮埃尔和路易斯抓住了亮亮。牛儿不再往下面陷了。它们只有头和背还露在雪堆上面。阿曼乐咒骂道:“他妈的!”

  他们不得不把牛和雪橇挖出来,但他们没有铲子。他们不得不手脚并用,把那么多雪扒开。但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

  他们花了好长时间,又是脚蹬,又是手扒,总算把雪橇和牛儿前面所有的雪弄走了。他们还把滑板前面的雪踩紧踩平。阿曼乐把辕杆、链条和牛轭弄直。

  他得坐下来歇一口气才行。但他还是站了起来,轻柔地拍着星星和亮亮,说好听的话儿鼓励它们。他向皮埃尔要了一个苹果,分成两半,喂给牛儿吃。牛儿吃完苹果,他就挥舞牛鞭,欢快地吆喝道:“驾!”

  皮埃尔和路易斯使出吃奶的力气推雪橇。雪橇移动了。阿曼乐吆喝着挥舞鞭子。星星和亮亮躬着背拉。它们往上走出雪沟,雪橇猛地抖了一下,爬上来了。

  这个麻烦阿曼乐完全是自个儿解决的。

  现在林子里的道路差不多开出来了,而且这次阿曼乐没有装那么多圆木。皮埃尔和路易斯坐在他身后,牛儿拉着木头沿着马路回家了。

  他在路上远远地看见爸过来了。他自言自语地说,这回爸准会给自己让路的。

  星星和亮亮轻快地走着,雪橇在白茫茫的道路上轻松地滑行。阿曼乐的鞭子在霜冻的空中响亮地挥舞。爸的大公牛越走越近了,爸正坐在他的大雪橇上。

  当然,现在大公牛应该给阿曼乐的雪橇让道。可是,也许是星星和亮亮还记得先前它们让过道,也许是它们觉得对年长的大牛应该有礼貌,谁也没有料到,它们冷不防跑出了大路。

  雪橇的一块滑板歪着掉进了松软的雪里。雪橇、圆木和男孩们全都翻倒下来,摔了个七零八落。

  阿曼乐被抛在空中,一头栽进雪堆里。

  他翻来滚去,挣扎着爬起来。雪橇翻得倒立着。圆木散落一地,倒插在雪堆里。小牛那红褐色的腿和躯体深埋在雪里。爸的大公牛从容不迫地走了过去。

  皮埃尔和路易斯从雪堆里钻出来,用法语诅咒着。爸让牛停下来,然后爬下雪橇。

  “哟,哟,哟,儿子,”他说,“我们又碰面啦。”

  阿曼乐和爸都朝小牛望去。亮亮躺在星星上面,它们的腿和链条、辕杆搅成一团,牛轭搁在星星的耳朵上面。两头小公牛静静地躺着,晕了过去,不能动弹。爸帮着把它们解开,扶起来。幸好它们没有受伤。

  爸帮着把雪橇安在滑板上。接着他用他雪橇上的桩杆作滑木,用阿曼乐的雪橇桩杆作撬棍,把圆木重新装上雪橇。然后,他往后一退,一声不吭,看着阿曼乐给星星和亮亮架牛轭,抚摩它们,鼓励它们,使它们沿着雪沟边缘拉起倾斜的圆木,安全地上了大路。

  “这就对啦,儿子!”爸说,“摔倒了,再爬起来!”

  爸继续赶往木材场,阿曼乐继续赶往家里的木柴堆。

  那个礼拜和第二个礼拜,他一直上木材场去拉木头。他在学习怎样当一名出色的赶牛人和拉木头的好手。他的脚痛一天天好起来,到最后走起路来一点也不跛了。

  他帮爸拉回来一大堆圆木,准备锯开,劈好,在木材棚里堆放起来。

  一天晚上,爸说他们已经拉了足够一年用的木材,妈说如果冬天里阿曼乐想念点书的话,就该去上学了。

  阿曼乐说还有谷物要打,再说,牛儿还需要训练。他问道:“我去上学有什么用啊?我已经会读、会写、会拼字啦,再说,我以后又不想当教师,也不想当店主。”

  “你是会读、会写、会拼字了,”爸慢慢地说,“不过你会计算吗?”

  “会,爸,”阿曼乐说,“我会,我会计算—— 一点儿。”

  “儿子,当农夫还要多懂一些计算才行。你最好还是上学去吧。”

  阿曼乐不再说什么了,他知道说也没用。于是,第二天清晨他就提起午餐桶,上学去了。

  这一年,他在教室里的座位往后退了,这样他就有一张书桌来放书和写字板了。他努力学习算术,因为他越早把算术全学会,就越早不用再上学了。推荐访问:农庄男孩 农庄男孩在线阅读 农庄男孩txt下载 农庄男孩全文阅读 农庄男孩读书笔记 农庄男孩百科词条 农庄男孩适合男孩看吗 农庄男孩电视剧 农庄男孩读后心得 农庄男孩读后感100字 农庄男孩内容简介 农庄男孩特点 农庄男孩好段 农庄男孩道理 农庄男孩小说 农庄男孩主题 农庄男孩免费阅读 农庄男孩读后感

本文来源:http://www.tonghuashijie.net/bk/24272.html

童话世界 http://www.tonghuashijie.net

Copyright © 2002-2018 . 童话世界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35696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