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童话世界 > 儿童故事 > [黑猫股份]黑猫历险记 50、马林诺夫斯基大叔讲的故事

[黑猫股份]黑猫历险记 50、马林诺夫斯基大叔讲的故事

来源:儿童故事 时间:2019-12-08 点击:

【www.tonghuashijie.net--儿童故事】

有一回,有个名叫耶乌列克的老头带着回转车来到村子里。他已经很老了,但一切事情都自己动手,免得要给人家付钱,因为他小气得不得了。他有一个称作为“轱辘跑”的回转木马和一架手摇风琴。孩子们一见那架手摇风琴,马上认出它是“小摇把”来。关于“小摇把”的故事我已经给你们讲过一回了。你们还记得吧?有个叫巴巴切克的大叔的有一架手风琴名叫“小摇把”,有一次,巴巴切克大叔生病了,小摇把便自个儿到村子里去演出。

  可我不知道“小摇把”怎么到了那乌列克老头手里的。也许只是由他来演奏,然后把钱寄到巴巴切克大叔那里,免得他自己再出来流浪了吧!

  当他将“粘糖跑”和“小摇把”往村心广场上一放,四周立即围满了小孩。那乌列克老头让大家坐回转木马。孩子们虽然想坐,可是没有钱,因为他们的爸爸们早就没有工作了。他们只能付给那乌列克老头五个、十个和二十个赫勒①,可是那乌列克老头很吝啬,不给足五十个赫勒便不让坐。他们倒是想坐,可是谁也没有这么多钱。

  “你们既然没有钱,那就快回家去吧!”那乌列克冲着他们嚷道,“快回家去,等钱够了再来。别在这儿瞎待着碍事!你们别以为给我几个赫列就能让他们坐上回转木马车,我还不如舒舒服服去躺一觉呢!快回去吧!”然后还自言自语嘟哝了些什么,钻进回转木马车里去了,还怒气冲冲地把车门一关。

  孩子们还在车边站了一会儿,可是见那乌列克坐到车上不再出来,便纷纷回家去了。

  只有科班克家的托尼克还在车旁站了一会儿,因为他实在喜欢这些画得花花绿绿的木马。

  “真可惜呀!”他伤心地叹了一口气,“要是兜里有几个克朗②就可以坐个痛快了。”说完也跟在别的孩子后面跑开了。

  他没听到回转木马车对手摇风琴嘟哝了些什么。可是,当他听到回转木马在喊“弗朗达,瓦谢克或者贝比克什么的!到我这儿来,我告诉你们一句话!”便立即站住了。

  托尼克立即回到回转木马跟前:“您有什么事?”他好奇地问道,同时瞪大了眼睛,想看出刚才是谁在喊他们。

  “听我说,小男孩,赶快跑到孩子们那里去,告诉他们,等一会儿,等天快黑的时候,让他们都到铁匠铺那边去。可是别告诉任何人,因为我们俩也去,我们兔费让孩子们乘坐,快去告诉他们!”托尼克已经明白,是手摇风琴在对他说话,可是没有时间表示惊讶了,撤腿就朝孩子们那边跑去。

  【 ① 捷克钱币的最小单位。】

  【 ② 捷克钱币单位,一百赫勒为一克朗。】

  “咱们再等一等,等到大叔睡着了,”回转木马对手摇风琴说,手摇风琴点了点摇把表示同意。随后它们俩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等到起居车厢里传出了那乌列克老头的呼噜声时,它们便悄悄地出发向铁匠铺那边走去,“小摇把”靠运载它的四个轮子走,回转木马靠它篷子的圆圆的底座像滚木桶似的跟在手摇风琴后面。画面上不是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吗?

  铁匠铺后面的草地上已经有一大群孩子在等着它们。他们一见回转木马篷朝他们滚来,便高兴得大喊大叫起来,可是手摇风琴直用把手暗示他们别闹。有些年纪稍大一点的男孩已经迫不及待地往回转木马上挤了,因为他们想先坐,可是“轱辘跑”没让他们上。

  “等一等,孩子们,等一等!”它和气地对他们说,“既然我们想让你们免费坐上车,我们就要让你们坐得舒服。你们得安静,守秩序,你们得听话!注意啦!考试门门得‘优’的先上,听着,门门得‘优’的上车!”遗憾的是,我不得不说,亲爱的孩子们,这样的全优生太少了!三个男孩,五个女孩!当男孩子们坐上了木马,女孩们坐上了摇篮车,“轱辘跑”便请一个大个子男孩给它把灯打开,手摇风琴立即轻声奏出了一支快乐的曲子,转车便丁零当郎、丁零当郎转了起来!

  回转木马转着,电炉的光亮洒向四方,一会儿照亮了铁匠铺的三角墙,一会儿照亮了教堂旁的谷仓,随后掠过巴拉切克家果园的围墙,闪过一片老梨树,扫过教区的田地,铁匠铺的果园,然后照此循环。孩子们非常开心。

  坐在回转木马上的乐得哈哈大笑,站在下面的迫不及待地蹦跳着。他们恨不得让那些全优生马上下来,他们好坐上去。手摇风琴“小摇把”不得不老停止演奏,提醒孩子们别闹得那么凶。

  等全优生转够了之后,“轱辘跑”停了下来,把最大的男孩弗朗季克·斯沃博达叫到跟前,让他来维持秩序。它不愿让孩子们为坐木马的次序而争吵,因此按名字第一个字母来排先后,等坐过一轮之后,如果还有空位子,便让巴尔达契柯娃、布拉贝茨、布本涅克①坐上去,跟开头一样。

  我得说,孩子们的确很听弗朗季克的话,没有争吵,全按弗朗季克安排的次序人座。可能他们也有点担心太闹了会惹回转木马生气,要是又滚回村心广场去了不就没得坐了吗?这是一个舒适的夏夜,天黑了,村子里一片寂静,只有铁匠铺那边热闹得很。

  这时,村心广场那车厢里的那乌列克老头突然从睡梦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地从车厢窗口朝村心广场一望,“见鬼啦!”他像挨锥子扎了一下似的尖叫起来,“我醒来了?还是在睡觉?‘轱辘跑’和‘小摇把’上哪去了?真出了鬼啦,把它们弄到哪去了?”

  那乌列克戴上帽子,把门一推,跑到村心广场。他的脑袋慌忙向左转一下,向右转一下,东张西望的,差点没扭着脖子,可是还是白费劲,不见木马和手摇风琴的影子。

  “它们跑到哪儿去了,这些该死的东西?”他满腔怒火地嘟哝着,“想必它们肚子不饿,不会跑到牧场去吧?那又到哪儿去了呢?啊——想起来了!它们准是因为听见我在傍晚前发牢骚说,与其在这儿开回转木马,赚那几个赫勒,还不如回老家科佐耶特去躺着,它们可能自己回科佐耶特去了。

  但愿它们真的去那里了。我的老天爷,但愿它们别迷路,别摔坏或者碰伤什么的。都是吃了小气的亏!下次再也不这样了!我当时怎么不便宜一点让小孩们坐上木马呢?现在说不定会既没钱也没手风琴和回转木马了!我真该挨一顿老扫把!如今只好赶快回科佐耶特去,兴许还能追上它们。”

  【 ① 这几个名字都是“B ”打头。】

  耶乌列克立刻穿过村心广场,匆匆绕过小店沿着公路朝科佐耶特走去。

  一路上差点儿没为他的吝啬病揍自己几个耳光。他发誓再也不这么吝啬了,他宁可少赚几个钱让穷孩子坐上回转木马,只要能找到它和手摇风琴就行。

  他凭着这把老骨头的劲儿拼命的跑着,一口气跑到了州区公路上,这时养路工瓦沃拉正在翻扒铺修路上的小石子。

  “请问,师傅,您没看到一辆回转木马和手摇风琴打这儿过去吗?傍晚时分它们都失踪了,我不知道它们去哪里了。”那乌列克心慌意乱地说。

  养路工直起腰来,撑着铁锹,惊奇地望回转木马的主人:

  “您说什么?回转木马和手摇风琴?哪儿的事,大叔,我从一大早到现在都没见到它们的影子。要是它们从您那儿逃跑了的话,那准是从另外一个方向跑到杜尔科维采去了。别的路我这儿都能看得见,它们要是走的这几条路,我都会看得清楚的啊,大叔,您只管上杜尔科维采去吧!”耶乌列克老头感谢了一番,扭转头来往梨庄走,又从小山坡上往下跑,就像被山羊追赶着似的。已经漆黑一片,到处静悄悄的。

  连铁匠铺后面也已鸦雀无声。当孩子们已经坐了个够,转了个够,教堂的塔楼上也响了几遍钟时,回转木马停止了转动,劝孩子们乖乖地回家去,免得妈妈们到处找他们。孩子们马上听了它的话,感谢了回转木马和手摇风琴给了他们这么好的娱乐机会,然后回家去了。

  “我的老天爷,瞧我这一身汗!”回转木马宽心地喃喃了一句,“可是玩得很有意思,朋友,如今我们得注意着点,仍旧轻轻地溜回村心广场去,别把大叔吵醒了。他要是知道了准会给我们点厉害看。”回转木马和手摇风琴开始回村了。它们一路小心着,拍摔着碰着或摸黑撞倒什么人。终于一路平安地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似的待在那里。

  真是千钧一发啊!刚等回转木马把篷子整理好,那乌列克老头便跑到了村心广场。

  “真是见鬼啦!”当他看到回转木马和手摇风琴都好好地停在原来的地方,不禁冲着村心广场大声嚷道,“我是个笨蛋还是一张破饼?我像疯子一样四处乱跑,它们却在这里好好的!都怪这该死的吝啬病害苦了我!我是不是在做梦啊?”

  耶乌列克瞪大眼睛望了一会这些老搭档,然后走上前去,用手摸了摸,想证实它们真的在这里。然后说:“我说,哥儿们!明天整个晚上我们让那些小不点们免费乘坐!几个克朗就让它见鬼去吧!对你们反正一样!夜安!”

  等耶乌列克重又爬进自己的车厢时,回转木马和手摇风琴互相使了个眼色,不禁悄悄地笑了。

  月亮升上了天空,银光照亮了那乌列克的车厢,回转木马、手摇风琴和所有的小农舍,里面安睡着幸福的孩子们。推荐访问:黑猫历险记 马林诺夫斯基大叔讲的故事 坐在壁炉边讲的故事

本文来源:http://www.tonghuashijie.net/et/23029.html

童话世界 http://www.tonghuashijie.net

Copyright © 2002-2018 . 童话世界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35696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