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童话世界 > 格林童话 > 银蹄白踏烟_银 蹄 山 羊

银蹄白踏烟_银 蹄 山 羊

来源:格林童话 时间:2018-08-25 点击:

【www.tonghuashijie.net--格林童话】

我们工厂里有一个老头子,外号叫木锤子。他家里的亲人都死光了,因 此,他很想收留一个孤儿,给自己做孩子。他向邻居探问:他们是不是知道 有什么孤儿。邻居回答说: “不久前,听说格林卡村葛烈高里・波托帕耶夫家夫妻俩都死掉了,家 里留下了好几个女孩子。年纪稍大些的几个,被工厂里的管事赶到设在厂主 老爷家里的手艺工场里去了。只剩下一个五、六岁模样的小姑娘,谁也不要。 您老人家去把她收留了吧。” “小姑娘我可不要。最好是个男孩子。男孩子我可以把自己的手艺传给 他,以后长大了也是个帮手。可是小姑娘怎么办?叫我教她些什么呢?” 但老头子想了一会又说: “葛烈高里我倒是熟识的,他老婆的为人我也知道。两口子都是性情活 泼的人,而且非常机灵。如果那小姑娘的脾气像爹娘,跟我住在一起,那我 以后倒是不会寂寞的。好,我决定收留她。不过不知道她自己是不是愿意 来?” 邻人们向他解释说: “那小姑娘过的日子才苦哩!厂里的管事把葛烈高里的房子送给了另一 个穷苦的工人,叫他负责抚养这个孤苦伶仃的小姑娘,直到她长大。可是那 家子有十来口人,自己吃不饱,管家的婆娘就在小姑娘身上出气,常常责骂 她吃得多。不要看那姑娘小,她可懂事哩。她是很难受的。巴不得能脱离这 样的生活才好!您一定能说服她。” “不错,”木锤子老爷爷说:“我一定去劝她来。” 有一天过节,木锤子老爷爷到养孤儿的那家子去了。只见屋里尽是人, 大的大,小的小。炉灶旁的地窖盖板上坐着一个小姑娘,她身边,有一只栗 色的小猫。小姑娘很小很瘦,那猫也瘦得可怜,身上的毛都脱落了,这样的 猫,谁也不会放它进屋里去的。她正抚摸着她的小猫。那小猫正大声打着呼 噜,全屋子的人都听得见它的声音。 木锤子老爷爷看了看小姑娘,问道, “这就是葛烈高里家送你们的‘波达廖恩卡’(小礼物)吗?” 管家的婆娘回答说: “可不就是她。她一个已经够麻烦的了,不知道她还从哪儿弄来了一头 脏猫。我们谁也赶不走它。我家孩子大大小小都被这脏猫抓痛过,你还得用 东西喂它!” 木锤子老爷爷就说: “大概你那些孩子对它不很客气吧。它在那里打着呼噜发威哩。” 然后他问这没有爹娘的小姑娘说: “怎么样,波达廖恩卡(小礼物),你愿意到我家里去住吗?” 小姑娘觉得很奇怪: “老爷爷,你怎么知道我叫达廖恩卡①的?” ① 木锤子老爷爷说的波达廖恩卡,小姑娘听错了,以为是在叫她达廖恩卡。 木锤子老爷爷回答说: “它自己溜到嘴上来的,没有想过,也没有猜过,不知不觉就叫出来了。” “那么,你是谁呀?”小姑娘问道。 “我么,”木锤子老爷爷说:“可以算是个猎人。夏天替厂里淘金沙, 冬天一到,就上树林里去找一只山羊,可是怎么也没有找到它。” “你要开枪打死它吗?” “不,”木锤子老爷爷回答说,“普通的山羊,我开枪打,独有这一只, 我不打。我想瞧瞧它在什么地方用它那右前蹄踏脚。” “你为什么要知道它踏脚的地方?” “只要你到我家里去住,我就统统都告诉你。”木锤子老爷爷回答说。 山羊的事引起了小姑娘的好奇心。而且她看到老爷爷很风趣又很亲切, 就说: “我愿意跟你去。只是我的小猫穆廖恩卡也要带去,你瞧,它多可爱啊。” “那还用得着说,”老爷爷答道,“声音这样好听的猫不带走,那真是 大傻瓜。它一住到我们小屋里,三弦琴就用不着了。” 管家的婆娘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她对木锤子老爷爷肯收留孤儿觉得非常 高兴。她赶快收拾了达廖恩卡的一些破东西,唯恐老头子多想一下就会反悔。 那小猫好像也懂得他们的谈话。它在他们脚边转来转去,一面打着呼噜, 好像说: “想得不错!不——错!” 就这样,木锤子老爷爷把孤苦无依的小姑娘领到了自己家里。 老头子又高又大,毛毵毵的胡子;小姑娘呢,又瘦又小,扁圆的小鼻子 活像一颗小钮扣。他们两个在街上一起走,那只干瘪的小猫在他们身后跳跳 蹦蹦地跟着。 从此木锤子老爷爷,孤苦伶仃的小姑娘达廖恩卡还有小猫穆廖恩卡就住 在一起过日子了。他们的生活虽然不很宽裕,但他们从来也不曾抱怨过,每 个人都有自己的活干。 木锤子老爷爷一清早就出去做工。达廖恩卡在茅屋里收拾一切,替老爷 爷烘面包,煮粥。小猫穆廖恩卡呢,就去打猎——捉老鼠。一到傍晚,大家 就聚在一起,都很高兴。 老爷爷是讲故事的好手,达廖恩卡非常喜欢听他的故事。小猫穆廖恩卡 躺在旁边打呼噜,好像说: “讲得不错!不——错!” 只是每逢老爷爷讲完故事,达廖恩卡总是要提醒他: “老爷爷,告诉我那只山羊的事吧。它是什么样子的?” 木锤子老爷爷起先老是不肯讲,最后说: “这只山羊是特别的。它右前蹄是银蹄子。银蹄子踏过的地方就一定会 出现珍贵的宝石。银蹄踏一下子——一块宝石,银蹄踏两下子——两块宝石。 一句话,只要它在什么地方踏脚,那地方就会涌出成堆的宝石。” 老爷爷说完以后,显得很不高兴。但从那时候起,达廖恩卡一开口就老 是要问那只山羊。 “老爷爷,它很大吗?” 木锤子老爷爷告诉她,那只山羊并不比桌子高,腿细细的,头小小的。 达廖恩卡又问: “老爷爷,它有角吗?” “角么,”老爷爷回答说,“再漂亮也没有了。普通的山羊只有两只弯 弯的角,它的角却每一只都有五个桠杈。” “老爷爷,那么它吃小野兽吗?” “什么小野兽它也不吃,”老爷爷回答说:“它只吃草和树叶。唔,据 说到冬天,它还跑到我们的草囤旁来吃干草哩。” “老爷爷,它的毛是什么颜色?” “夏天是栗色的,像我们的穆廖恩卡一样,冬天是淡灰色的。” “老爷爷,它身上发臭么?” 木锤子老爷爷这下子忍不住发火了: “怎么会臭!只有人喂的山羊会发出臭味,树林里的山羊决不会臭,它 们身上只有树林里的那种香气。” 秋天到了,木锤子老爷爷准备动身到树林里去。他要去看看山羊常到哪 些地方去吃草。达廖恩卡央求他说: “带我一起去吧,老爷爷。说不定我老远就能看到那只银蹄山羊。” 木锤子老爷爷对她解释说: “你从老远看是看不清楚的。所有的山羊,秋天都有角。你看不清它们 角上有几个桠杈。到了冬天就两样了。那时候普通的山羊都脱了角,而这只 银蹄山羊,它的角不论冬夏是永远不换的。到那时你老远就可以看到它啦。” 小姑娘这才被说服了。她留在家里,让木锤子老爷爷动身上树林子里去。 过了五天,木锤子老爷爷回来了。他告诉达廖恩卡说: “近来在波尔德涅那面,有很多山羊在吃草。一到冬天,我决定上那儿 去。” “可是到了冬天,”达廖恩卡问道,“难道你能在树林里过夜吗?” “在那儿,”老爷爷回答说。“我在一片草地附近搭了一所过冬的木屋。 那木屋子很不错:有炉灶,有小窗子。那里好得很。” 达廖恩卡又问: “银蹄山羊也到那里去吃草吗?” “谁知道啊。说不定会去的。” 于是达廖恩卡立刻缠住了老爷爷说: “带我去吧,老爷爷。我可以往在木屋里。说不定银蹄山羊会走近我们 的屋子,我就可以瞧见它啦。” 老头子起先连连摇手: “你怎么了!你怎么了!一个小姑娘大冷天怎么能在树林子里走!要系 上滑雪板才行,可你又不会。一不小心会陷到雪里去的。那时候叫我怎么办? 你会活活冻死的!” 只是这一回,达廖恩卡再也不肯让步了。 “带我去吧,者爷爷。滑雪我也会一点。” 木锤子老爷爷先是再三再四地劝达廖恩卡不要去,后来他想了想: “索性带她去一次吧?去过一次,下次就不会再纠缠不清了。” 于是他说: “好吧,就带你去。只不过到了树林里可不能哭,不到时候别吵着回家。” 当冬天冷得最厉害的时候,他们便准备上树林里去。木锤子老爷爷在小 雪橇上放了两袋干粮,还有打猎的用具以及其他必需的物件。达廖恩卡也捆 好了自己的小包裹。里面是几块准备替布娃娃缝衣服的碎布、一纸板的线、 一根针,最后还有一条小绳子。 “用这条绳子,”达廖恩卡想,“不知道能不能捉住那只银蹄山羊?” 达廖恩卡不得不把自己的小猫留在家里。她觉得非常难过,但也没有什 么更好的办法。她抚摩着小猫向它告别,一面对它说: “穆廖恩卡,我跟老爷爷上树林子里去啦。你好好的守在家里,捉捉老 鼠。等我们一看到银蹄山羊,我们就立刻回家,那时候我就可以把一切都详 详细细地告诉你啦。” 小猫狡猾地看了她一眼,嘴里打着呼噜,好像说: “想得不错!不——错!” 木锤子老爷爷和达廖恩卡动身走了。所有的邻居都觉得奇怪: “老头子发疯了!大冷天把这么小的小姑娘带到树林里去!” 当木锤子老爷爷带着达廖恩卡从工厂区出来时,忽然听见街上的狗好像 发了狂,它们汪汪地叫得非常厉害,好像街上有一头什么野兽跑过似的。回 头一看——原来是穆廖恩卡在街心里跑,它一面跑一面打退街上的狗。穆廖 恩卡现在已经恢复了元气。长得又大又肥。连街上的狗也不敢惹它。 达廖恩卡想捉住小猫,把它送回家里,可是你怎么能捉得到。穆廖恩卡 跑到树林里,爬上了松树,你去捉它吧! 达廖恩卡大声叫喊了一阵,还是不能把小猫哄下来。怎么办?只好向前 走。再一看,穆廖恩卡已经在他们身边奔跑,就这样一直跟着他们来到木屋 旁边。 于是,小小的木屋里,一老、一小加上一只猫,一共有了三个。达廖恩 卡夸口说: “这样我们要热闹得多啦。” 木锤子老爷爷也点着头连声说: “自然罗,要热闹得多了!” 小猫穆廖恩卡呢,在火炉旁踡成一团,大声打着呼噜,好像说: “说得不错!不——错!” 这年冬天,野山羊多得很。但都是些普通的山羊。木锤子老爷爷每天总 要拖一只或两只山羊到小小的木屋里来。剥下来的山羊皮一天天越积越多, 用盐渍起来的山羊肉也不少——小小的一只雪橇,无论如何也装不了。必须 回工厂去借马来驮,但是怎么能让达廖恩卡和一头小猫留在树林里啊!幸而 达廖恩卡在树林里已经有些惯了,她自动向老爷爷说: “老爷爷,你回工厂去借马吧,我们一定得把这些腌肉运回家去。” 木锤子老爷爷甚至觉得奇怪,他说: “我聪明的小宝贝,达丽雅・葛烈高里耶芙娜①,你简直比大人想得还周 到。可是你独个儿留在这里会害怕的。” “那有什么可怕,”达廖恩卡回答说,“我们的木屋很结实,狼进不来。 还有穆廖恩卡和我在一起。我决不怕。不过你得很快就回来!” 木锤子老爷爷走了。达廖恩卡和穆廖恩卡留在小屋里。白天,达廖恩卡 坐在家里倒也惯了,因为老爷爷在树林里的时候,也是每天出去打山羊的。 天色一黑,达廖恩卡就有点害怕起来。可是当她看到穆廖恩卡安静地躺着时, ① 达丽雅・葛烈高里耶芙娜是达廖恩卡的正式名字和父名。 心里又轻松一些了。她坐到小窗旁边向草地上张望,忽然看见有一团东西从 树林里滚出来。当那团东西滚到跟前时,她才看出原来是一只山羊在奔跑。 那只山羊的腿是细细的,头是小小的,每一只角上面都是五个桠杈。 达廖恩卡连忙跑出门外去看,外面却什么也没有了。她回到屋里自己对 自己说: “大概刚才我在打瞌睡。我做梦了。” 穆廖恩卡打着呼噜,好像说: “说得不错!不——错!” 达廖恩卡抱着小猫睡着了,直到天亮。 第二天又过去了。木锤子老爷爷仍旧没有回来。达廖恩卡觉得有些寂寞, 但她没有哭。她抚摩着小猫穆廖恩卡对它说: “不要难过,亲爱的穆廖恩卡,明天老爷爷一定会回来了。” 穆廖恩卡还是唱着自己的老调: “说得不错!不——错!” 达廖恩卡又坐在小窗子前面,欣赏星星。她正想躺下睡觉,忽然听见后 壁有敲击的声音。达廖恩卡害怕起来,这时候敲击声已经移到另一面去了。 然后又转到开着小窗的那一面,转到门那一面,最后在屋顶上面敲击起来。 声音很轻,仿佛是什么野兽很轻快地在上面跑。达廖恩卡就想: “昨天那头山羊又跑来了吗?” 她很想看看那头山羊,这使她连害怕也忘记了。她开了门一看,那山羊 果然离她很近。只见它举起了右前脚,马上就要朝地上踏下去了,这时候她 看见那举起的蹄子是银的,闪闪地发着光。那山羊的角的确是五个桠杈。达 廖恩卡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就像呼唤家里养的羊那样喊起来: “咩——!咩——!” 那山羊听到她的声音,仿佛觉得很可笑,转过身子就跑掉了。 达廖恩卡回到小屋里,告诉穆廖恩卡说: “我看到银蹄山羊了。看到了它的角,也看到了它的银蹄子。可惜没有 看到它怎样踏脚,把宝石踏出来。下一次,它大概会做给我们看的。” 穆廖恩卡呢,自然又唱起老调来: “说得不错!不——错!” 第三天又过去了,木锤子老爷爷还是没有回来。达廖恩卡的眼圈红了。 泪水扑簌簌地掉了下来。她想和穆廖恩卡谈谈心,忽然发觉它不见了。这时 候,达廖恩卡可真的吓坏了,立刻冲出小屋去找小猫。 那晚月色很好,可以望得很远。达廖恩卡一看,小猫正坐在离她很近的 草地上,它前面就是那只山羊。那山羊站在那儿举起了一条前腿。银蹄正在 闪闪发光。 小猫穆廖恩卡点着头,银蹄山羊也点着头。它们俩好像在谈心。后来它 们一起在草地上奔跑起来。跑着跑着,山羊不时地停下来用银蹄踏着。等小 猫穆廖恩卡跑上去,山羊又继续向前跑上一段路,然后用银蹄子踏着地面。 这样,它们在草地上跑了很久,渐渐跑得看不见了。但一会儿,它们又跑了 回来,一直跑到小屋旁边。 那山羊纵身上一跳直跳上了屋顶。它举起银蹄子在屋脊上踏了起来。突 然,宝石像火星一般在它的银蹄下迸发出来。红色的,青色的,绿色的,蓝 色的——什么颜色都有。 正在这时候,木锤子老爷爷赶回来了。他简直认不清他的小屋了。整所 小屋变成了一大堆宝石,发出了五色斑斓的光芒。那山羊站在屋脊上——银 蹄不停地踏着、踏着,宝石也不断地迸发出来。忽然,穆廖恩卡往上一窜, 也到了屋脊上。只听见它站在山羊旁边妙呜大叫一声,就顿时不见了穆廖恩 卡,也不见了那头银蹄山羊。木锤子老爷爷立刻脱下帽子盛了一帽子的宝石, 可是达廖恩卡央求他说: “不要动,老爷爷!明天我们还要好好欣赏欣赏哩。”木锤子老爷爷听 从了她的话。可是,快到天亮的时候,下起大雪来了,雪把所有的宝石都盖 没了。他们扒开了雪,却什么也没有找到。 不过对于他们来说,木锤子老爷爷晚间盛来的一帽子宝石,已经足够了。 一切都很好,只可惜穆廖恩卡不见了。从此以后,他们再也没有看见过 它,那银蹄山羊呢,也永远没有再出现过。可是,能看见一次,那也够了。 在那银蹄山羊跑过的草地上,人们找到了宝石。大多数是绿色的,叫做 橄榄石。你看见过吗?推荐访问:羊修蹄

本文来源:http://www.tonghuashijie.net/gl/9712.html

童话世界 http://www.tonghuashijie.net

Copyright © 2002-2018 . 童话世界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35696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