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童话世界 > 民间故事 > 世界上下五千年 > 三个火枪手动画片_三个火枪手 第十六章 掌玺大臣赛基埃又一次想打钟驱魔

三个火枪手动画片_三个火枪手 第十六章 掌玺大臣赛基埃又一次想打钟驱魔

来源:世界上下五千年 时间:2020-02-07 点击:

【www.tonghuashijie.net--世界上下五千年】

路易十三听了红衣主教这几句话的感想,真是难以形容。他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红衣主教立刻看到,他失去的地盘一下子收复了。

  “白金汉在巴黎!”国王嚷起来,“他来干什么?”

  “大概是与我们的敌人胡格诺派教徒和西班牙人策划阴谋吧。”

  “不,见鬼,不是!而是与谢弗勒斯夫人、龙格维尔夫人以及孔代家族①一道密谋如何毁坏我的名誉。”

  ①孔代家族是波旁王朝的一个重要分支。

  “啊!陛下想到哪儿去了!王后是很明智的,尤其又很爱陛下。”

  “女人都意志薄弱,红衣主教先生,”国王说道,“至于说到她很爱我,对这种爱情我自有看法。”

  “我还是坚持我的看法,”红衣主教说,“白金汉公爵来巴黎是为了一项政治计划。”

  “我肯定他来巴黎是为了旁的事情,红衣主教先生。不过,如果王后是有罪的,就让她发抖去吧!”

  “关于这一点吗,”红衣主教说,“这样的背信弃义令我反感至极,连想都不愿意去想,不过陛下的话提醒了我:我按陛下的吩咐盘问过拉诺阿夫人好几次,今天早上她告诉我,昨天夜里王后陛下睡得很晚,今天早上她哭得很厉害,整天在写信。”

  “这就对了,”国王说道,“也许是给他写信。红衣主教,我要弄到王后那些信。”

  “可是,怎么弄到手呢,陛下?这种差事,我看无论我还是陛下都不能胜任。”

  “当年是怎样对付昂克尔①元帅夫人的?”国王愤怒之极,大声问道,“不是搜查了她的衣柜,最后搜了她的身吗!”

  ①昂克尔为意大利冒险家、政治家,因其妻深得路易十三母后宠爱,擢升为法国元帅。路易十三掌权后,遣人暗杀昂克尔,并治其妻死罪。吐出来。

  “昂克尔元帅夫人是昂克尔元帅夫人,陛下,她只不过是佛罗伦萨的一个女冒险家,如此而已。而陛下令人尊敬的配偶,乃是安娜·奥地利,法兰西的王后,也是世界上最高贵的王后之一。”

  “正因为如此,她就更罪孽深重,公爵先生!她愈是忘记了自己所处的高贵地位,就愈是堕落得低级下流。再说,朕早就决计要结束这类政治和爱情方面的小阴谋诡计了。她身边还有一个叫拉波特的……”

  “老实讲,我认为此人是这一切的关键人物。”红衣主教说道。

  “您像我一样认为她欺骗我吗?”国王问道。

  “我认为,我向陛下再说一遍,王后阴谋反对国王的权势;

  我绝没有说王后阴谋毁坏国王的名誉。”

  “而我,我对您说吧,她是针对这两者的;我对您说吧,王后根本不爱我,而爱另一个人;我对您说吧,她爱的就是那个寡廉鲜耻的白金汉公爵!他在巴黎的时候,您为什么不把他抓起来?”

  “把公爵抓起来!把英王查理一世的首相抓起来!您想那么做吗,陛下?那会引起多大的风波?就算陛下的怀疑有点根据吧——对此我仍然不相信,那会引起多么可怕的风波!会是一桩多么令人失望的丑闻!”

  “既然他像流浪汉和扒手一样跑来冒险,那就该……”

  路易十三自动住了口,不敢按自己的想法继续讲下去,黎塞留伸长脖子等待听下文,白搭,后半句话到了国王嘴边硬是没有“那就该怎样?”

  “不怎样,”国王说,“不怎样。不过,他在巴黎逗留期间,您一直监视着他吧?”

  “是的,陛下。”

  “他住在何处?”

  “竖琴街七十五号。”

  “这条街在哪一带?”

  “在卢森堡公园附近。”

  “您肯定王后没有与他见面?”

  “我相信王后太看重自己的职责了,陛下。”

  “可是他们通了信,王后整天写的信就是准备寄给他的。

  公爵先生,我要看那些信!”

  “可是,陛下……”

  “公爵先生,不管花什么代价,朕一定要看那些信。”

  “然而,臣谨请陛下注意……”

  “红衣主教先生,您总是这样违逆朕的意志,难道您也要背弃朕吗?难道您也与西班牙人、英国人、谢弗勒斯夫人和王后一条心吗。”

  “陛下,”红衣主教叹口气说道,“我相信这种怀疑加不到臣头上。”

  “红衣主教先生,您听见联的话了吧?朕要那些信。”

  “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把这个任务交给掌玺大臣赛基埃。这完全是属于他的职权范围之内的事。”

  “马上叫人传他来!”

  “他可能正在我的官邸,陛下。是我请他去的。我进宫的时候留下了话,如果他来了,就请他等我。”

  “立刻传他来!”

  “陛下的旨意自然要照办,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王后可能拒不服从。”

  “拒不服从朕的旨意?”

  “是的,如果她不知道这是陛下的旨意。”

  “那好,为了让她明白是朕的旨意,朕亲自去通知她。”

  “请陛下不要忘了,臣可是竭尽所能防止关系破裂的。”

  “对的,公爵,朕知道您对王后很宽大,也许过于宽大了。

  关于这一点,我们以后要谈一谈,我事先通知您。”

  “陛下高兴什么时候都可以。不过,臣盼望陛下与法兰西王后和睦相处。为了保持这种和睦,臣就是肝脑涂地,也感到幸福和自豪。”

  “好,红衣主教,好。不过,现在请派人去传掌玺大臣吧;我吗,这就去王后那里……”

  路易十三推开间壁墙的门,走进由他的寝宫通向安娜·奥地利的寝宫那条走廊。

  王后与她的侍女们在一起,其中有基多夫人、萨布雷夫人、蒙巴宗夫人和盖梅芮夫人。坐在一个角落里的,是从马德里跟随王后过来的西班牙侍女爱丝特法尼娅夫人。盖梅芮夫人在朗读一本书,大家听得很仔细,只有王后除外:这朗读本是王后提议的,但王后的目的,是让自己在假装听朗读的同时,能够想自己的心事。

  王后的心事,虽然被爱情最后一道闪光映得金光灿烂,但总免不了凄凉。安娜·奥地利既得不到丈夫的信任,又时时受到红衣主教的憎恨。红衣主教之所以对她不肯宽容,是因为她拒绝了他的一种更为温柔的感情。对王后来讲,太后的前车之鉴犹在眼前:如果当时的回忆录是可信的,就知道安娜·奥地利始终拒绝给予红衣主教的感情,玛丽·梅迪奇①一开始就给予他了,可是她一辈子还是免不了受他的憎恨折磨。安娜·奥地利眼睁睁看着自己最忠实的仆人,最亲密的心腹,最心爱的宠臣,一个个先后倒下了。她就像那些祸星,接触到什么就给什么带来不幸;她的友情是一个注定要倒霉的信号,会招来迫害。谢弗勒斯夫人和韦尔内夫人遭到发配;最后拉波特也毫不隐讳地告诉女主人,他随时都可能被逮捕。

  ①又译玛丽·美第奇,路易十三之母,出身于意大利有名的梅迪奇家族。

  正当她深深地沉浸在最阴郁的心事当中的时候,房间的门开了,进来的是国王。

  朗读立刻停止了,所有侍女一齐站起来,房间里鸦雀无声。

  国王没有任何礼貌的表示,只是走到王后面前停下来,用很不自然的口气说道:

  “娘娘,掌玺大臣要来晋见您,他会把我委托他办的事知照您的。”

  可怜的王后不断受到离婚、发配、甚至审判的威胁,这时虽然抹了胭脂,脸色还是显得煞白,禁不住问道:

  “这次晋见是为了什么,陛下?掌玺大臣有什么话要对我说,陛下本人不能对我说吗?”

  国王毫不理会,转身就走,而几乎同一时刻,禁军队长基多先生通报掌玺大臣到。

  掌玺大臣露面时,国王已经从另一道门出去了。

  掌玺大臣半微笑,半脸红地进来了。这个人物我们在本故事的发展过程中可能还会碰到的,所以读者现在就来认识他一下,是不会有什么害处的。

  这位掌玺大臣是个讨人喜欢的人。巴黎圣母院的议事司铎戴罗什·勒马斯尔,曾经给红衣主教当过跟班。是他把赛基埃推荐给红衣主教的,说他是个非常忠实的人。红衣主教信任他,觉得他挺不错。

  流传着一些有关他的故事,下面是其中之一:

  在度过一段动荡不安的青春期之后,他进了一所隐修院,为的是至少暂时抑制一下青年时期的种种荒唐行为。

  可是,这个可怜的苦修者在踏进这块圣地之时,没有赶快把门关严,致使他所逃避的情欲跟随他一块进到了里边,依然不停地来纠缠他。他把这种不幸向院长作了忏悔;院长愿意尽其所能,保护他不受侵扰,便教他一个驱除诱惑人的恶魔的法子,即抓住打钟的绳子,拼命敲钟。这告发的钟声一响,隐修士们立刻明白,诱惑人的恶魔包围了他们之中的一个教友,全体修士便都开始祈祷。

  这位未来的掌玺大臣觉得这个建议不错,便依靠修士们的祈祷的有力支援,来驱除恶魔。可是,恶魔不会轻易退出它已占据的地盘。你越是驱除它,它越是加倍来诱惑,结果闹得钟声白天黑夜响个不停,报告我们这位苦修者希望禁欲的非常强烈的愿望。

  修士们再也得不到片刻休息。白天,他们不停地在通往祈祷室的台阶上跑上跑下;夜里除了晚祷和午夜过后一点钟的晨祷,他们还要一二十次从床上爬下来,跪在寝室里的地板上祈祷。

  不知道是魔鬼撒了手,还是修士们厌倦了,三个月之后,这个苦修者重新出现在社会上,人人都知道他是最可怕的魔鬼附身者,过去从没见到过。

  他出了修道院,就进了司法界,接替他叔父的位置,当上了大理院院长,一头扎进红衣主教的派别,表现得相当精明,遂擢升为掌玺大臣,竭诚为红衣主教卖力,帮助他发泄对太后的憎恨,对安娜·奥地利进行报复,在夏莱案件①中怂恿法官,鼓励围猎总监拉夫马②的试验。他很善于迎合红衣主教,获得了红衣主教的全部信任,最后接受了这个特殊使命,为了执行这一使命而来到了王后的寝宫。

  ①夏莱(一五九九——一六二六),在情妇谢弗勒斯夫人怂恿下密谋反对红衣主教,被处决。

  ②拉夫马(一五八四——一六五七),酷吏,以在审判反对黎塞留的贵族的案件中,施用酷刑而著称。

  赛基埃进来时,王后还是站着的。一瞥见他,王后立刻在扶手椅里坐下,并且招呼侍女们在软垫或圆凳上坐下。

  “先生有何贵干!”安娜·奥地利用非常高贵的口气问道,“您来此有何目的?”

  “娘娘,请恕臣冒昧,臣有幸前来觐见陛下,是奉圣上之命,来仔细检查娘娘的书信。”

  “怎么,先生!检查我的书信……查到我头上来了!这可是侮辱性的行为!”

  “臣请娘娘宽恕。在这种情况下,臣只不过是国王手里的工具。国王陛下不是刚从这里出去的吗?难道王上没有亲口告诉您预备臣来进见?”

  “那就检查好了,先生。看来我成了罪犯啦。爱丝特法尼娅,把我所有桌子和写字台的钥匙给他。”

  掌玺大臣只是装模作样翻看了家具的抽屉。他知道,王后当天写的那封重要的信,决不会藏在家具的抽屉里。

  他把书桌的抽屉开关了足足二十次之后,尽管非常犹豫,但也不得不,是的,不得不走最后一着了,就是搜查王后本人。因此,掌玺大臣向安娜·奥地利走去,显出挺尴尬的样子,用为难的口气说道:

  “现在就剩下主要的一项检查没进行了。”

  “检查什么?”王后问道,与其说她不明白掌玺大臣的意思,不如说她不愿意明白。

  “王上肯定您白天写了一封信,并且知道这封信还没寄走。这封信在您的桌子和写字台里都没找到,然而它总该藏在某个地方。”

  “您胆敢在您的王后身上动手?”安娜·奥地利说着直挺挺地站起来,两眼盯住掌玺大臣,目光里几乎带有威胁的神色。

  “我是忠于王上的臣子,娘娘,王上下令的事情,我不能不做。”

  “哼,的确是这样,”安娜·奥地利说道,“红衣主教的密探们为国王效尽了犬马之劳。我今天是写了一封信,这封信没有寄走。它在这儿。”

  王后抬起玉手,搁在胸前衣襟上。

  “那么,请把这封信给我,娘娘。”掌玺大臣说道。

  “我只把它交给国王,先生。”安娜说。

  “国王如果要您把这封信直接交给他,娘娘,他刚才就开口向您要了。我再说一遍,国王是派我来要这封信的,您要是不给……”

  “不给又怎样?”

  “国王叫我就硬拿去。”

  “怎么,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奉命可以采取严厉措施,娘娘,有权在陛下身上搜寻那封可疑的信。”

  “多么骇人听闻!”王后叫起来。

  “娘娘,还是不要费事的好。”

  “您知道吗,先生,这种行为可是卑鄙无耻的暴行。”

  “国王是这样命令的,娘娘,请宽恕臣子。”

  “我绝不容许,不,宁可死也不容许!”王后嚷着,刚烈的西班牙和奥地利血统在她身上反抗了。

  掌玺大臣深深地鞠一躬,显然是决心完成他所承担的使命,而不想后退一步,像刑讯室里的刽子手那样逼近安娜·奥地利;在场的人看见她眼里立刻迸出了愤怒的热泪。

  正如我们前面说过,王后有着倾国倾城的姿色。

  因此,掌玺大臣执行的使命是十分微妙的;国王由于嫉妒白金汉,竟然对其他任何人都不嫉妒了。

  此时此刻,掌玺大臣赛基埃大概抬眼寻找了那口著名的钟下的绳索,却没有找到,于是横下一条心,把手伸向王后承认藏信的地方。

  安娜·奥地利后退一步,脸色像临死的人一样苍白,她左手扶住身后的桌子,使自己不致倒下,右手从胸部掏出那封信,递给掌玺大臣。

  “拿去吧,先生,这封信在这里。”王后用不连贯的、颤抖的声音说道,“拿走吧,免得我再看见您丑恶的嘴脸。”

  掌玺大臣也激动得浑身发抖,他的激动是不难想象的,他接过信,一躬到地,退了出去。

  门一关上,王后就半昏倒在侍女们的怀抱里。

  那封信掌玺大臣一眼没看,径直送到国王手里。国王用颤抖的手接过信,寻找收信人地址,却没有。他变得非常苍白,慢慢地将信展开,从抬头就看出是写给西班牙国王的,便很快溜了一遍。

  整封信是一个攻击红衣主教的计划。王后要求她的兄弟和奥地利皇帝,以黎塞留处心积虑降低奥地利皇室的声威,他的政策伤害了他们的感情为理由,假装向法国宣战,提出革除黎塞留的职务为媾和条件,强迫法王接受。至于爱情,信中从头至尾一句话也没有。

  国王非常高兴,问左右红衣主教是否还在宫中,左右回答说红衣主教阁下在自己的办公室恭候圣上的谕旨。

  国王立刻到了红衣主教身边。

  “看吧,公爵,”他说道,“还是您说得对,我错啦。阴谋完全是政治性的,爱情吗这封信里只字未提。相反呢,倒是与您很有关系。”

  红衣主教接过信,非常仔细地看起来,看完之后,回头又看一遍。

  “好嘛,陛下,”他说道,“您看我的敌人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他们竟然以两场战争来威胁您,如果您不将我革职的话。说真的,陛下,如果处在您的地位,我会向这种强硬要求让步,而我本人呢,能够摆脱公务,着实非常高兴。”

  “您说到哪儿去了,公爵?”

  “我是说,这过度的斗争和无尽的工作,使我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我是说,从各方面的情况判断,我经受不住围攻拉罗舍尔的辛劳,您最好任命孔代先生,或者巴松皮埃尔先生,或者某一位以打仗为职业的勇将,着其代替我。我是教门中的人,人们总是让我脱离自己的老本行,去干我根本无力胜任的事情。这样呢,在国内您会更加称心如意,陛下,而且我相信,在国外您会更加声名远扬。”

  “公爵先生,”国王说,“我理解您的话,放心吧,凡是这封信里提到的人,将罪有应得受到惩罚,王后本人也不例外。”

  “陛下,您说什么?但愿王后不要因为我而蒙受任何不愉快!她一直认为我是她的敌人,尽管圣上可以作证,我一直是维护她的,甚至因此而违逆陛下您的旨意。咳!要是她背弃陛下的荣誉,那就是另一码事了,我会头一个站出来说:‘不能宽恕,陛下,不能宽恕罪人!’幸好事情根本不是这样,陛下您刚刚获得了新的证据。”

  “对,红衣主教先生,”国王说道,“像往常一样,您说得有道理。不过,王后惹得朕动怒完全是咎由自取。”

  “陛下,是您惹得她生气。说实话,每当她真的与您赌气时,我总觉得是可以理解的,那是因为陛下严厉地对待了她!

  ……”

  “朕总是这样对待自己和您的敌人的,公爵,不管他们地位有多高,也不管对他们采取严厉措施会冒多大危险。”

  “王后是我的敌人,但不是您的敌人,陛下。相反,她是一个忠实、顺从、无可指责的伴侣。因此,请允许我代她向陛下求情吧。”

  “叫她低头先来找朕认错。”

  “相反,陛下,您做个榜样吧。是您先错的,因为是您怀疑了王后。”

  “叫朕先认错?”国王说,“绝不!”

  “陛下,臣恳求您。”

  “再说,朕怎样先认错?”

  “做一件能使她感到愉快的事。”

  “什么事?”

  “举行一次舞会。您知道王后多么爱跳舞。我向您保证,这样的殷勤准会使她的怨恨情绪烟消云散。”

  “红衣主教先生,您知道,朕并非对一切交际娱乐都感兴趣的。”

  “这样王后就更会感谢陛下,因为她知道您对这项娱乐本来是反感的。再说,这也是个机会,她可以佩戴您在她生日那天送给她的钻石坠子,她一直还没有机会佩戴呢。”

  “看看再说吧,红衣主教先生,看看再说吧。”国王说道,他发现王后在他甚少关心的方面犯有罪过,而在他非常担心的方面却清白无辜,所以心里很高兴,完全愿意与王后言归于好,而嘴上则说,“看看再说吧,不过说实话,您太宽大为怀了。”

  “陛下,”红衣主教说,“让大臣们严厉去吧。宽容乃是王者的美德,请宽容待人吧。您将发现,这对您会大有好处。”

  说到这里,红衣主教听到挂钟敲响了十一点,便深深鞠一躬,向国王告辞准备退出来,同时恳求国王与王后和好。

  安娜·奥地利在信被搜去之后,本来预料会受到申斥,不曾想第二天国王却试图重新与她接近,因而十分诧异。她的头一个动作是表示反感,因为她作为女人的自尊和作为王后的尊严,二者都受到冷酷无情的侵犯,她不能在对方一有表示就回心转意。不过,侍女们都劝她。她被她们说服了,终于现出了开始捐弃前嫌的样子。国王趁她开始转变态度的时机,对她说,他打算不久举行一次舞会。

  对于可怜的安娜·奥地利来讲,舞会是一件非常稀罕的事情。因此不出红衣主教所料,一听到国王宣布这件事,最后一点怨恨的痕迹,即使没有从她心里,至少从她脸上彻底消失了。她问舞会在哪一天举行,但国王回答说,这一点需要同红衣主教商定。

  国王果然每天都问红衣主教,舞会什么时候举行;每天红衣主教都随便找个借口,不肯确定日期。

  这样过了十天。

  在我们所叙述的那场风波发生后的一星期,红衣主教收到盖有伦敦邮戳的信。这封信只有两行:

  东西已到手,但缺少盘费,我无法离开伦敦。请寄来五百比斯托尔。款收到后四五天,我即抵巴黎。

  红衣主教收到信的当天,国王再次向他提出那个老问题。

  黎塞留屈指一算,低声对自己说:

  “她说收到款之后四五天;款寄到得四五天,她回来也得四五天,加起来就是十天。现在,就算遇到顶头风,节外生枝,再加上女人的软弱,十二天也就够了。”

  “怎么样,公爵先生,”国王问道,“您算好了吗?”

  “算好啦,陛下。今天是九月二十日,十月三日巴黎市政长官要举行一次舞会。事情这样安排妙极了,别人就不会认为是您回心转意讨好王后啦。”

  接着,红衣主教又补充说:

  “对了,陛下,在舞会举行的头天晚上,请别忘了告诉王后,您希望看看她佩上那些钻石坠子是否合适。”推荐访问:三个火枪手 三个火枪手在线阅读 三个火枪手全集 基督山伯爵 基督山伯爵 悲惨世界 茶花女 生化危机6 生化危机6 大仲马 大仲马 三个火枪手动画片 三个老枪手 三个火枪手读后感 三个火枪手简介 三个火枪手简介 三个火枪手小说 三个火枪手小说 三个火枪手电影 三个火枪手电影 三个火枪手2 三个火枪手2 三个火枪手读后感50字 三个火枪手电影免费 三个火枪手是谁 三个火枪手大仲马 三个火枪手作者 三个火枪手名字 三个火枪手电影百度云 三个火枪手全文阅读 三个火枪手电影下载 三个火枪手txt完整版 三个火枪手人物关系图

本文来源:http://www.tonghuashijie.net/mj/23961.html

童话世界 http://www.tonghuashijie.net

Copyright © 2002-2018 . 童话世界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35696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