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童话世界 > 睡前故事 > 武汉精装_《精装博士》一

武汉精装_《精装博士》一

来源:睡前故事 时间:2020-07-13 点击:

【www.tonghuashijie.net--睡前故事】

  最近,鼠国发生了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又有新鼠王登基!不新鲜,鼠国几乎每两年就会换一任鼠王;又有老鼠和猫交朋友!也不新鲜,这事自古就有;难道是鼠国又击败人类的一次“疯狂”进攻?如果一只老鼠听见这样的猜测可能会笑掉下巴:面对人类的进攻,鼠类什么时候败过?

  到底出了什么大事?

  原来,鼠国新任命了一位宰相。当然,这并不奇怪,蹊跷的是,它既不是因为当地方官政绩显著升任宰相,也不是因为考中状元或进士当上宰相;在向来讲究出身和门第的鼠国,一出仕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可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看到这儿,任谁也得感叹鼠王的昏庸无道,任人唯亲到这个程度!但鼠王认为它这么做自有这么做的道理。

  大家可能奇怪,是什么“贤才”让鼠王如此青睐?要说清这事,还得从头谈起。

  首先,隆重推出鼠国第182任宰相——精装博士!

  精装博士,本名“精装”,因生在一所图书馆的精装书上得名。精装家自爷爷的爷爷就在那儿住,也算书香门第。精装继承了家族的优良传统,打小就聪明好学,经常问大人些“为什么”。

  “为什么面包是甜的?坷拉是苦的?”

  “为什么有那么大的房子不住?非得住这又小又潮的地洞?”

  “为什么谁见了我们都喊打?连猫也欺负我们?”

  ……

  大人回答不出来,就对它说:“你看图书馆里这些书,全读下来,就什么都懂了。”

  这本是大人们的权宜脱身之计,谁知小精装当了真,天天拿着书本看。开始看不懂,就从最简单的看,厚的看不了,就看薄的,全是字的看不了,就看全是画的。精装的父母见孩子看书也高兴,倒不是因为它爱学习高兴,主要是为孩子能安安稳稳待在家里高兴,而且顺便发现书的另一个功能——看孩子,于是后来又有了孩子,也给它书看,可没有一本不变成“残废”的。

  经过多年苦读,精装渐渐读懂图书馆里的书,而且越读越深,政治、经济、生物、医学……精装懂得了太多太多的道理和知识。

  一次,精装碰见一位邻居叼着半块面包,就问:“您知道这块面包的价值是多少?使用价值又是多少吗?”

  这位邻居慢慢放下嘴里的面包,缓缓地说:“这块面包,如果是整块的话,怎么也值5毛钱!”

  “要弄清这个问题,首先得从‘价值’和‘使用价值’的概念说起。‘价值’,就是体现在商品里的社会必要劳动。依您所说,这块面包,如果是整块的话,怎么也值5毛钱。您说的只是这块面包的‘价值’,而‘使用价值’呢?又是两码事,‘使用价值’是指物品所具有的能满足人们某种需要的属性……”

  “!@#¥%&*……”

  和它接触过的鼠辈大都有晕头转向,头懵脑涨的感受,因为实在听不懂它在说什么,最后只能落荒而逃。“精装博士”的名头渐渐传开。而且也确有博士的样子:一脸长而多的络腮胡子,头发不但乱,而且厚,好像顶个鸟窝,戴一副玩具望远镜上的镜片和铁丝组装的大眼镜;总是爱皱眉头,皱一会儿照例还要摇摇头、挠挠上面的“鸟窝”;或在图书馆一坐一天,从书上抄下一大堆字,再重新组合在一起。

  精装博士光顾读书,荒废了老鼠的技能,后来,它娶妻生子,读书的嗜好仍然没丢。

  “从没见它挖挖自家地洞,让家人住宽敞点,或多找点吃的,让家人吃饱一点,尽做些没用的事!”邻居们客观的评价着,“多亏精装嫂子能吃苦,要不这一家老小可怎么活呀!”

  在邻居眼里,精装博士真真是“肩不能担担,手不能提篮”。

  精装博士不理这些,认为它们鼠目寸光,根本不知道知识的用处,还是一如既往的苦读。懂的多,渐渐想的也多,关于鼠类的前途,鼠类的命运;尤其对鼠类的一些行为深恶痛绝:偷东西、传染疾病、啃坏庄稼、挖倒大堤,不知因为它们饿死、病死多少人!

  “难道老鼠就不能做好一点吗?即使起不到积极作用,至少也别添乱呀!”精装常为自己是老鼠自卑,为老鼠犯下的罪行痛心,“老鼠必须痛改前非!来一次脱胎换骨的革命!否则没有出路!”

  精装博士常这样想,“只有这样,老鼠也能像狗和猫,或其它有益的动物一样,成为人类的朋友。”

  一天,精装博士憋在家里三天三夜不出门,只是写呀写,不吃也不睡。可把精装大嫂吓坏了:这是怎么说的,难不成是魔怔了?推荐访问:精装博士的睡前故事 繁体精装博士研究生论文 博士花园精装

本文来源:http://www.tonghuashijie.net/sq/26473.html

童话世界 http://www.tonghuashijie.net

Copyright © 2002-2018 . 童话世界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35696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