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童话世界 > 幼儿故事 > 隐秘现场|隐秘计划第22章

隐秘现场|隐秘计划第22章

来源:幼儿故事 时间:2018-12-12 点击:

【www.tonghuashijie.net--幼儿故事】

史蒂文走进医院病房的时候,发现奇迹发生了。琼莉炯炯有神地睁着眼睛,她的嘴角挂着微笑。萨拉坐在她的一侧,怀亚特坐在另一侧。两个孩子你一言我一语地跟她讲述着在她“沉睡”的时候所发生的事情——至少是他们所知道的一切,站在病房后面的医生也是笑容满面。他看见史蒂文出现在门口,朝他点点头,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说:“她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只是现在不要让她的大脑过于疲劳,让她慢慢恢复。”说罢就让他们家人团聚了。

  两个孩子争先恐后地大声说:“爸爸,爸爸,妈妈好了,她什么都想起来了!”史蒂文走到床边,弯下腰,用手把琼莉的头发捋到边上,亲了亲她,低声说了声他爱她。

  “你没事吧?”她问史蒂文。

  他点点头。

  “我们都没事吧?”她接着又问。

  他又点点头,就是想让她别担心。

  “妈,波托马克让他全家和他所有的朋友都为你祈祷。”怀亚特说道。

  萨拉翻了翻眼睛。“哦,算了吧。”

  “本来嘛!”怀亚特激动地说。

  “代我谢谢他。”琼莉对萨拉笑着,说道。

  萨拉摇摇头,对她弟弟说:“‘波托马克’也许还开着救护车送妈妈,给她做了核磁共振成像呢。”

  “太可笑了。”怀亚特说,“他才没那么酷呢。”

  萨拉让步了。

  琼莉说:“你们俩上学的事怎么办的?”

  萨拉笑着说:“没怎么办。”

  怀亚特好像泄了气。“我们回家后,是不是一定要马上去学校?你能说你还要再病一些时间吗?”他问妈妈。

  史蒂文在床边坐下。“你能记得多少东西?”

  “大部分,”她说道,“至少我觉得是这样,克林顿夫人来看过我,还是我在做梦?”

  “她是来过。”史蒂文告诉她,“她没事了,是你救了她一命。”

  琼莉说:“孩子们已经告诉我了,打那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在我昏迷不醒的那几天?”

  “那些事以后再说,亲爱的。”他说着点了点头,因为他不想当着孩子的面谈那些问题。“医生对我说不要让你的大脑太疲劳。”

  “我的脑子里充满好奇。”

  “听起来更像是恐惧。”他指出,接着又安慰地说,“别担心,事情会清楚的,我向你打保票。”

  “史蒂文?大选谁胜了?”

  “你觉得呢?”

  “不知道。”

  “我知道,可是比预期的差距要小。”

  “共和党应当推出克里斯·惠特曼,让奎尔做竞选伙伴。”

  “亲爱的,你还不知道自己涉足的地方有多么危险。”

  “唔?”

  “我以后再解释。”

  “爸爸?”怀亚特说道。

  “什么事,儿子?”

  “我们现在能回家吗?我想上学。”

  史蒂文摇摇头。“可怜的孩子。”说着他高兴地把一双儿女搂过来。“是啊,我们回家吧。”

  他越过他们的肩膀看了妻子一眼,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可是在他的内心里,他却在想,然后又会发生什么呢?

  两天后,琼莉出院了。史蒂文遵照医生要他慢慢来的嘱咐,不想让她烦恼或者担心,就没有告诉她巴尼对他所作的威胁,也没有谈及让她竞选总统的计划。在谈到这次出事的时候,她说她看见舞池上方的栈道上有个人,那人手上戴着一枚金戒指。当时她意识到了,于是朝希拉里扑过去,接着她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这些他都猜到了,所以他再次让她放心,说事情总会弄清楚的。

  他回公司联系把他们带回华盛顿的班机安排,由他把一架波音767从旧金山飞往圣路易斯。两个孩子非常高兴地听见喇叭里传来他的声音:“我是机长帕特森,我代表全体驾乘人员欢迎诸位,感谢大家选择环球航空公司……”

  怀亚特每次坐飞机总有些紧张,这一次也不例外。为了消除他的紧张心理,午饭后一个头发带卷、名叫乔姬安、样子怪怪的空姐把怀亚特和萨拉带进驾驶舱,让他们看爸爸驾驶飞机。在头等舱工作的空姐莉诺给他们拿来上面浇了发泡奶油和烤核桃的水果冰淇淋,他们非常高兴。可是萨拉那一份大多让怀亚特给吃了。飞机在圣路易斯的降落异常平稳,怀亚特骄傲地告诉下飞机的每个人:“是我爸爸开的。”

  在大使俱乐部等候换机的时候,他们见到一些史蒂文多年来一直谈到的几个空姐:简、卡西,还有玛丽——都是琼莉的崇拜者。她们关切地询问琼莉受伤的情况,酒吧招待迈克尔给两个孩子拿来汽水,詹姆斯给他们拿来椒盐脆饼。怀亚特跟他们谈了一阵之后,觉得自己将来想到航空公司工作,可是不当驾驶员,他比较喜欢地勤工作。

  在飞往华盛顿国家机场的途中,史蒂文和琼莉坐在孩子们后面,他开始把他和他父亲谈话的情况告诉她,琼莉原来也纳闷,为什么她的公爹查尔斯和他太太没有到旧金山看看她,现在她知道了。既然知道了,她也就不指望他们去了。她说她希望永远不要再见到查尔斯·帕特森,因为在她这一生中,她从来没有像这样被出卖过。“上帝呀,”她说道,“我们两头的父母都没有了。”她丝毫没有无礼的意思,她知道史蒂文的心里很难受,因为他的父亲是站在敌人一边的。她只能给他以支持,她只说了一句话:“他是个病人,跟其他那些人一样。”她的言下之意是,也许有一天他会翻然悔悟的。

  在国家机场候机大楼里,巴巴拉·戈登像前几次一样,又给琼莉带来一本侦探小说。“我不需要了,”琼莉对她说,“我自己现在就在体验。”

  在乘坐华盛顿飞行出租车公司的出租车回第十六大街的时候,琼莉觉得心里憋了一大堆问题,可是她知道这些东西一点也不能让孩子们听到。查尔斯和阿尔玛·帕特森是他们的爷爷和奶奶,她不能亵渎他们之间的这种关系,她把火全憋在了心里。

  可是一到家,等孩子们都上床睡觉,他们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后,他们终于可以公开地、无需任何保留地交谈了,她感到震惊。“总统?美国总统?我?”

  “你。”

  她笑起来。“荒唐。”

  “不,不荒唐。这个主意一点也不荒唐,看看前几天那篇文章吧。阿里安娜是对的,这是个很好的主意,你会很了不起的。”

  “这简直是疯了。”

  “雷克斯和其他几个人的所作所为的确是疯了,可是其最终目的,也就是让你参加竞选,却一点也不疯。”

  她仔细回味着这句话。“总统?”她重复着这个词,感到不胜惊愕,她的脑子接受不了。可是,这又是对长期以来困扰她的那些问题的最好回答。他们之所以要使她成为美国最受信赖的新闻记者,其原因盖出于此。“总统,”她机械地、干巴巴地再次重复着这个词。“我的上帝呀。”

  对十一月份的华盛顿来说,这是个相当暖和的夜晚。可是当史蒂文把巴尼·凯勒在旧金山对他的那番威胁告诉她之后,她感到浑身发冷,一直冷到骨头里,以至于她把冬天盖的毯子都铺到了床上。她钻进被窝,史蒂文坐在她身边的毯子上,发现她两眼茫然。他知道,那不是因为她的头部受过伤,而是因为他刚才告诉她的那些话。她问道:“我这个人有什么好?”

  “什么?”他没有明白她的意思。

  “这一切都是虚假的,我的全部生涯……都是骗人的。那些报道不是我发现的,甚至在堕胎诊所事件上,他们也利用了我。为了让我得到艾米奖,马科斯夫人险些丧命。”

  “亲爱的,你不能怀疑自己。”

  “除此我还能干什么?他们挑选了我,选中了我们,并不是因为我的能力,而是因为我们是人主宾夕法尼亚大道1600号①最理想的信奉基督教的夫妇。”

  ①即白宫所在地。

  “跟你的能力绝对有关系,你把你这些年所进行的几百次报道加在一起看看,他们插手的毕竟只有几件嘛。”

  “我觉得我所相信的一切都很可笑,我好像突然一点信心也没有了,好像我自己就是一个谎言。”

  “这一点也是我最恨他们的地方,他们没有权力对你这样。”

  她在被窝里摸索着,他把她搂了过去。她从他的肌肉中得到了力量,现在他就是她的靠山。此刻,这个独立性很强的女人认为,只要依靠他,肯定可以渡过任何难关。“史蒂文,我们准备怎么办?他已经威胁到我们的生命安全了。”

  “我已经跟联邦调查局的吉姆·卡尔斯特罗姆谈过了。他目前在曼谷,暂时还回不来。不过他给了我一个名字,这人叫唐·伍尔夫,是他的搭档。”

  她有些疑惑。

  他抚摸着她的肩头。“亲爱的,我们总得信任某个人嘛。”

  “是孩子们,我是为孩子们担心。”

  “我不会让任何人来伤害他们的。”

  “巴尼跟你说过,他要把我们都杀了。”

  “琼莉,还有什么选择呢?你想马上就给雷克斯打电话入伙吗?明天就举行一个新闻发布会,向世人宣布你将参加竞选?此外只有这个选择,准备在两三年之后参加初选。你愿意吗?”

  “史蒂文,别冲我嚷嚷。”

  “讲点理智嘛。”

  “拿性命去冒险是不理智的!”

  “亲爱的,别无选择了,即使你不按照他们所要求的去做,即使你不参加竞选,可你已经知道了这些情况,你还能再这样生活下去?”

  她闭上眼睛。“不能。”这很简单,但也是唯一的答案,接着她似乎想起了什么,说道:“你瞧我的运气。”

  “你的什么?”

  “签饼。在旧金山的那天晚上,我们大家都得到一份签饼。记得我那个饼签上写的是:这份礼品可能使你不安,但只有傻瓜才忙于得出答案。”

  “有预见性。”

  “天机呀。”

  他吻了她一下,她内心深处的激情当即爆发出来。她热烈地吻起他来,那股热烈的感情变成了强烈的情欲。她蹬开毯子,这样她就可以直接接触到他的身体了。她的身上又起了鸡皮疙瘩,不过这一次不是因为寒冷,而是因为一阵痒酥酥的快感。

  她吻着他,给他以愉悦,使他抛开了危险、恐惧和种种烦恼,使他觉得仿佛就要进入天堂,他再也按捺不住了,他避开她的嘴,双手捧着她的头,深情地看着她的眼睛,轻声说道:“我爱你。”然后紧紧地与她融为一体。

  她依偎在他肩膀上,似乎过了很久,她才梦呓般轻轻说了一声:“晚安。”

  “你真的是个总统的料子。”他说道,“我感到很遗憾的是,这不能成为现实。”

  “唔唔……”她哼了一声,枕在他肩膀上进入了梦乡,可是他却一整夜没有合眼。

  二○○○年十一月十日上午八点,穿着T恤衫还出汗的史蒂文到前门去开门。站在门前的是个衣着很体面的信使,手里拿着一封来自白宫的信函。史蒂文把信拿到琼莉面前,因为那上面写的是她的名字。她读着第一夫人亲笔写来的信,他在一旁看得出了神。她看完信,眼睛闪闪发亮,告诉史蒂文:“这个星期六在一次国宴上我将被授予总统自由勋章,由总统亲自颁奖。我的上帝呀。”

  “真是我的上帝了。”

  “祝贺你呀!”一个声音对琼莉说道。

  她抬起头,站在她面前的是巴尼·凯勒。为了这次国宴,她刚刚买了两件衣裳,一件线条优美的黑色礼服是唐纳·卡伦的设计,一件墨绿的是卡尔文·克莱因的款式。此刻她正在五角大楼城市商业中心努德斯特伦餐馆吃午饭,对于穿哪一件衣裳还没有拿定主意,她怎么也没想到会碰上凯勒,她的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

  “别害怕,”凯勒说道,“我们不是敌人,我可以坐下吗?”尽管她还没有回答,他已经坐下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工作?”

  她真想说永远不回去了,可是她想起史蒂文反复跟她说的话:让他们认为我们正顺着他们的路子走。“快了。”

  “我们雇用你也许没有多长时间了,”他说道,“所以我们想,趁你还在为我们工作的时候,让我们花的钱取得最大的轰动效应。”

  她顺着他的话说:“应该怎么个弄法?剧本呢?”

  “等你参加过白宫的颁奖之后,雷克斯会跟你谈的。他将接手这项工作。不过嘛,我想首先你应当对阿里安娜·霍芬顿的文章作出反应。”

  “怎么个反应法?”

  “给她打电话,告诉她你很感兴趣,共和党会立即作出反应,大家都知道你会赢的。”

  “霍芬顿太太有一种错觉,她认为我是一个优秀的记者。他不知道你所做的事,她也不明白我是个冒牌货。她对你们的隐秘计划一无所知。”

  “琼莉。”

  “走开。求你了,请你走开。”

  “琼莉,这使我担心。这种态度。你的火气太大,太——”

  她放下手中的叉子,不然她真想对准他的脸戳过去。她已经快到忍无可忍的地步了。“你他妈说得对,是太大了,大得我无法再装假,无法再行动,无法再说谎了!”她感到自己的情绪激动起来,把史蒂文要她怎么做的那些话尽数置之脑后了。她此刻不是个记者,而是个女人,她觉得自己要把心里的话全说出来,否则她就要憋死了。“我不干了,也干不了了。”其他餐桌上的食客都把目光投向她这边。“你是我所认识的最下流的人,我要摧毁你们和你们那项疯狂的、骗人的计划,摧毁你和其他那些魔鬼所制造的一切,我们要把你们都揪出来,我们要看着四骑士在地狱里被烧成灰烬!”

  他没吱声,随她去说,后来她意识到自己是在出洋相,才坐回椅子上去。她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已经站起来,把满腔的仇恨全都宣泄出来了。

  “好啦。”最后他语气和缓地开了腔,这时其他人已经把头回过去吃自己的饭了。“我毫不怀疑,一个对权力和名誉如此热衷的女人,最终会被载入史册的诱惑所战胜的。”

  “权力和名誉并不是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东西。”

  “真的吗?”

  “你低估我了,凯勒先生。”

  “怎么会呢?”

  “雷克斯和我的公爹是这种人。我跟他们不同,我是真正的基督徒。有趣的是,当初你们在挑选我的时候就将此定为你们的一条标准,而现在这恰恰成了你们不能得到我的原因。对你们来说,我太理想了,我是个正直的人,上帝希望基督徒都能这样。”

  “正直是每个失败者的显著特征。”

  “愿上帝宽恕你。”

  “听着,你的情绪很坏,这可以理解,我再给你一点时间。”

  “给时间也没有用,我这个人身上有些东西你还不了解。”

  “是什么?”

  “宁死也不辱侮我的人格。”

  巴尼和克莱走进斯隆-凯特林医院,最后终于找到芬德利的房间。“嘿,吉姆,你看上去好多了。”克莱对躺在床上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的芬德利说,巴尼跟在他后面,一声没吭。

  “我太卑鄙,死都死不了,他们让我明天上午出院。”

  克莱说道:“这就是说,你明天晚上可以和我们一道去白宫了。”

  詹姆斯感到困惑。“白宫?干什么?”

  巴尼开了腔:“她将得到总统自由勋章。”

  “琼莉?见鬼!”詹姆斯脸色微红地说,“没人跟我说过嘛。”

  “比尔对她感激不尽,因为她救了他夫人。”克莱解释说,“还安排他们夫妇俩在林肯卧室住上一夜呢。”

  “见鬼!”詹姆斯说道,“他们根本就不必在这种事情上花一百万。”

  巴尼点点头。“那样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克莱补充说:“要制造一桩丑闻……”可是谁也没有笑。

  詹姆斯看了他们一眼,语气中又出现了疑虑:“好吧,伙计们,出了什么事?我知道你们很疼我,可这不是在公园野餐。这件事一定很棘手,不然的话你们会在拐角酒吧等我的。”

  巴尼开门见山。“她什么都知道了,而且拒绝了。”

  詹姆斯没有觉得意外。“给她点时间。”

  “我说了。”巴尼告诉他,“可是昨晚上我想,还是应该正视现实,这件事是没有指望了,雷克斯从一开始就担心,我们选错了人。”

  “妈的。”詹姆斯脸色又变得跟他们刚进来的时候一样难看。

  “我还是觉得她有可能回心转意。”克莱带着几分希望说,“如果这么干,他们就毫无成功的指望了。”

  巴尼讥讽地说:“我们也一样。”

  詹姆斯说:“怎么会呢?你怎么知道肯定没有指望了呢?”

  “他们找过联邦调查局,”巴尼对他们说。

  詹姆斯倒抽了一口凉气。“不。”

  “是的。”巴尼纠正了他的说法。

  “万能的主啊。”詹姆斯伸出手,从托盘里拿起水喝了一口,

  “我们要当机立断。”巴尼说道。

  詹姆斯显得战战兢兢。“妈的,天哪,巴尼,雷克斯会怎么说?我是说,如果我们——”

  “雷克斯交给我好了,”克莱说道,“我可以对付他。”

  巴尼将双手交叉在胸前。“各位,我们得当机立断。”

  詹姆斯动起了肝火。“见鬼,已经费了这么大的力气!”

  “你是拿了钱的。”巴尼提醒他。

  詹姆斯突然露出渴望的表情。“我一直就想看到她竞选。”

  巴尼提醒他:“你活不了那么久了。”

  “医生说病情在减轻。”

  “恭喜你了。”接着,克莱又一次以忧伤的语气说:“好吧,伙计们,我们现在知道该干些什么了。”

  詹姆斯看上去很矛盾,可还是服从了理智。“你们想让圣保罗去干?”

  克莱立即把话接过去:“不。他年纪太大了,没法照我的安排进入白宫。”

  詹姆斯大惑不解。“白宫?你把这个安排在白宫?”

  巴尼说道:“绝对不要低估决心的力量,特别是处境危险的时候。”

  克莱点点头。“还是我们在巴黎雇用的那个小伙子,这回我们要在招待会开始前把他变成一名海军陆战队队员。他昨天就到了海滨别墅。为了主,或者为了雷克斯,他愿意赴汤蹈火。”

  “这太过分了。”詹姆斯提醒他说,“即使不被击毙,也会被判个终身监禁。”

  “为了事业,他牺牲性命也在所不辞。”

  巴尼说:“但愿如此。”接着他看着詹姆斯。“就像巴勒斯坦的青年一样,母亲在早饭后把炸弹绑到他腰上,让他到耶路撒冷去炸公共汽车。”

  詹姆斯明白了。“是的,还对他说这是杀身成仁,炸死的以色列人越多越好。”

  “对了。”克莱表示同意。“可是这个青年不是巴勒斯坦人,他是我们这里土生土长的基督徒。”

  不过巴尼给他们吃了定心丸。“一样的狂热。”

  詹姆斯依然疑疑惑惑的。“我们能信任他吗?那些该死的阿拉伯人倒他妈真相信真主呢,这个青年人真那么忠诚吗?我的意思是说,在巴黎的时候,他是知道能脱身的。”

  巴尼说:“在必要的时候,我们不等他开口,就会把他干掉的。”

  巴尼突然有些坐立不安,这地方的气味开始使他感到恶心,而且他们也谈得够多的了。“各位,那就这么定了。妈的,有一件事已经确定无疑了,我们将得到本世纪最高的收视率。”

  詹姆斯高兴起来。“全都录下来,在东大厅的也要,我这一辈子还没听到过这么好的消息呢。”

  克莱的情绪也上来了。“我得着手准备了。”

  “在比尔和希拉里家里见,吉姆。”

  ------------------

  

推荐访问:隐秘情事谢志明 小说隐秘情事免费阅读 隐秘情事小说百度云 隐秘情事第二十四章 隐秘情事谢有志免费 隐秘情事谢有志大结局 隐秘情事娇妻的秘密 隐秘情事免费阅读露露 隐秘情事免费阅读白露 娇妻的秘密谢有志22章 隐秘情事魏子征15 隐秘情事幼儿园老师 隐秘情事百度云资源 隐秘情事白露露免费阅读 隐秘情事小说白露露 隐秘情事想不想进来 隐秘情事免费读 隐秘情事谢志明

本文来源:http://www.tonghuashijie.net/ye/16323.html

童话世界 http://www.tonghuashijie.net

Copyright © 2002-2018 . 童话世界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35696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