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童话世界 > 寓言故事 > 印度寓言 > [陷阱歌曲]陷阱第18节

[陷阱歌曲]陷阱第18节

来源:印度寓言 时间:2019-06-14 点击:

【www.tonghuashijie.net--印度寓言】

圣诞节后,本迪尼-兰伯特暨洛克法律顾问公司的律师们经过三天休整,又兴致勃勃地回到了沿河大街的那座堡垒里,开始了繁忙的一天。

  中午,拉马尔走进米奇的办公室,斜靠在办公桌上。米奇正埋头处理一宗在印度尼西亚投资的石油和汽油业务。

  “吃午饭吗?”拉马尔问。

  “不,谢谢。我搁了这么多活呢。”

  “我们不也一样吗。我本想约你一起上沿河大街快餐馆吃碗干辣狗肉去。”

  “我就不去啦,谢谢。”

  拉马尔回头望望门口,凑得更近了,似乎有什么特别的消息要让米奇分享似的。“今天是什么日子,知道吗?”

  米奇看了一下手表。“28号呀。”

  “对。你知不知道每年12月28日有什么大事吗?”

  “大吃一顿呗。”

  “嗯,还有呢?”

  “算了,我认输。还有什么事?”

  “此时此刻,在五楼餐厅里,所有的合伙人都聚集在那儿共进午餐,美美享受一顿烤鸭和法国葡萄酒。”

  “酒?中午喝?”

  “是的。这是个很特别的时刻。”

  “哦?”

  “等他们吃上一个小时,罗斯福·弗朗西斯和杰西·弗朗西斯就会离开。然后由兰伯特把门反锁起来。餐厅里就只剩下合伙人。然后呢,兰伯特就会发给大家一张本年度财经收入结算表,上面列出所有合伙人的姓名,每个名字边上的数目代表他们一年的总收入,除去开支后的纯收入写在另一张纸上。最后呢,根据各自收入的多少,瓜分红利。”

  米奇掂量着每一个词。“是吗?”

  “嘿,去年每人平均分到33万。自然,今年可望更高。一年比一年多。”

  “33万。”米奇一字一顿地重复说。

  “可不,那还是平均数呢。洛克差不多能拿100万。维克多·米利根其次,也相差无几。”

  “那我们呢?”

  “我们也有一份,很少很少的一份。去年平均数大约是9000美元。这是根据各人来公司时间的长短和工作实绩而定的。”

  “能去看看吗?”

  “连总统也别想。那原是一次秘密聚会,不过大家全都知道。今天傍晚就会有风声露出来的。”

  “他们什么时候表决提下一名合伙人呢?”

  “按照惯例,该是今天。不过有传言说,因为马蒂和乔的事件,今年恐怕不新提合伙人了。本来该轮到马蒂了,然后是乔。而今,恐怕要等一年啰。”

  “那下一个是谁呢?”

  拉马尔挺立着,面带得意的微笑。“老弟,明年此时,我就是本迪尼-兰伯特暨洛克法律顾问公司的合伙人了。今年,你可别挡我的路啊。”

  “我倒听说是麦森吉尔呢。”

  “麦森吉尔就别做梦啦。未来的52周里,我打算每周出150小时的活儿。到时候,那帮老爷们就会求我当合伙人啦。”

  “我还是要把赌注押在麦森吉尔身上。”

  “他是个废物,我会叫他一败涂地的。走,吃碗干辣狗肉去。我让你见识见识我的策略。”

  “谢谢。不过我得干活呢。”

  拉马尔趾高气扬地走过尼娜身边,出了办公室。尼娜正抱着一摞文件,把它们放到桌子一角。“我吃午饭去啦。要点什么吗?”

  “不,谢谢。哦,来份特制可乐。”

  午餐时间,秘书们出了大楼,纷纷到附近十几家小咖啡馆和快餐店去了。门厅里顿时静了下来。

  米奇在尼娜办公桌上找到一只苹果,揩揩干净便往嘴里塞。他翻开一本国内税收局法规手册,放到桌旁的复印机里边,按了一下绿色键。一只红色警示灯即刻亮起来,闪出指令:请输入密码。他愣愣地看着,原来是台新型复印机。输入键边上有个“跳过”键,于是他又试了一下,复印机内立即发出了尖厉的警报声,键盘上所有红色指示灯全亮了。他无可奈何地望望四周,依旧没有人过来。他只好再拿起使用说明书。

  “这儿是怎么啦?”有个人从后面问道。

  “我也不知道。”米奇挥挥说明书喊道。

  莉拉·波因特,一个年纪太大、不便到大楼外面吃午饭的秘书,走到复印机旁,揿下一个按钮,警鸣声顿时消失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米奇问,有点不安。

  “他们没告诉你吗?”她问,一把夺过说明书,放回原处,用那双咄咄逼人的小眼睛盯住他,仿佛捉住了偷钱包的贼似的。

  “没有,是怎么回事?”

  “我们换了新的复印机了,”她鼻尖儿朝天,瓮声瓮气地训导起来,“是圣诞节后第二天安装的。你得先输入密码,然后才能复印。你的秘书早该告诉你的。”

  “你是说除非打进一个十位数的密码,这玩艺儿才会复印?”

  “对。”

  “那复印一般的东西呢?”

  “那就不行了。兰伯特先生说,我们以往复印不计费,损失了太多的钱。因此,今后,每复印一份文件,都必须计费。你先打入密码,复印机记下复印份数,然后送到计算机终端,自动记到客户账上。”

  “个人复印怎么算?”

  莉拉十分恼火地摇摇头。“简直无法相信,你的秘书竟然没把这些告诉你。”

  “她真的没有说。那你何不帮个忙呢?”

  “你个人,有个四位数密码。到了月底,你自己印了多少份,都要计费的。”

  米奇看着复印机摇摇头。“干嘛要这该死的报警装置?”

  “兰伯特先生说,30天后就解除报警装置。眼下,对你这号人来说,还是必要的。他对这事很重视,听说公司花的私人复印费有几千美元。”

  “对,我想这幢楼里每一台复印机都换过了。”

  她满意地笑笑。“没错,17台全换了。”

  “谢谢。”米奇走回自己办公室,寻找文件密码去了。

  下午3点,五楼的会议在欢笑声中结束了。所有合伙人的钱都分足了,酒也喝足了,他们从餐厅里出来,回到各自的办公室。埃弗里、兰伯特和洛克穿过安全门,来到安全室里。德法歇正等在里面。

  他指指椅子,请他们坐下。兰伯特敬了一圈烟,大伙都点上了。

  “嗬,看得出大家都是喜气洋洋的。”德法歇笑着说。“今年是个什么数?人均39万?”

  “对,德法歇。”兰伯特说,“真是个大丰收的一年。”

  他慢慢地朝着天花板吐出一圈圈烟团。

  “圣诞节大家是不是过得都很愉快?”德法歇问道。

  “你想说什么?”洛克问道。

  “圣诞快乐,纳特。好啦,就几件事。两天前,我在新奥尔良和拉扎洛夫见了面。他可是不庆祝什么基督生日不生日的,这你知道。我向他汇报了这儿的最新情况,特别说了麦克迪尔和联邦调查局的事。我向他保证,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下。他不大相信,说是要与他在联邦调查局的内线核实一下。我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可又不便问,我算老几?他让我在未来六个月里,要每天24小时派人跟踪米奇。我对他说,其实,我们已经那么做了。他可不想再出现霍奇和科津斯基那样的事。那事让他很头疼。除非我们中间有两人随行,否则不准米奇因公离开城里。”

  “两周后他要去华盛顿。”埃弗里说。

  “干什么?”

  “去美国税法研究院,参加一个为期四天的研讨会。这是所有新来的律师都必须参加的。我们答应过他了,要是取消,他会起疑心的。”

  “我们8月份就为他办好了一切手续。”奥利补充说。

  “我试着和拉扎洛夫说说看。”德法歇说,“告诉我日期、航班和旅馆房号。不过我相信他一定会不喜欢的。”

  “圣诞节有什么发现吗?”洛克问。

  “也没什么。她妻子回肯塔基娘家去了,还在那儿。麦克迪尔带上小狗开车去了佛罗里达的巴拿马城滩。我们猜测他是看他妈妈去的,但不能肯定。他在海滩的一个假日旅馆住了一夜,就他和那条狗。昨天一大早,他便去了布拉希山看他哥哥。一次没有危险的旅行。”

  “他对妻子说了些什么?”埃弗里问。

  “没什么,我们只能这么说。要想什么都能听到,可不那么容易。”

  “你们还监视谁?”埃弗里问。

  “那帮普通律师,我们全部窃听,不过倒不是始终听。除了米奇,我们实在也没别的可疑对象,米奇也是因为塔兰斯的缘故。眼下,一切太平无事。”

  “他必须去华盛顿,德法歇。”埃弗里坚持说。

  “行,行。我去对拉扎洛夫解释解释。他会让我们派五人去监视的。真荒唐。”

  厄尼机场休息厅离机场不远,米奇找了三次才找到。他把车停在泥泞的停车场里。此时将近11点。厅内黑咕隆咚,只有油漆过的窗户上闪烁着彩色的啤酒广告。

  他再次看了看便条,上面写道:“亲爱的麦克迪尔先生:请于今晚夜深时到温切斯特厄尼机场休息厅见面。有关于埃迪·洛马克斯之要事相告。埃迪的秘书塔米·亨普希尔。”

  这张纸条是他回家时在门上发现的。他记得塔米,那是11月去埃迪办公室时见过她。他还记得那条紧身皮裙,硕大的胸部,染发和红唇,还有从她鼻孔里阵阵涌出的烟雾。他还记得她和她丈夫埃尔维斯的趣事。

  门轻轻地打开了,他走了进来。一排台球桌占去了左半个屋子。透过昏暗和黑色烟雾,他隐约能看出深处有个小型舞池。舞池右侧是一长长的沙龙式酒吧,里面尽是坐着喝啤酒的牛仔。似乎没人注意到他。他匆忙走到酒吧尽头,坐到凳子上。“啤酒。”他对侍者说。

  在酒还没送到时,他一眼看到了塔米。她坐在桌球台边一条拥挤的长凳上,穿着紧身水磨蓝牛仔裤,褪了色的斜纹棉衬衫和一双怪里怪气的红色高跟鞋,头发刚刚染过。她走了过来。

  “谢谢,你来了。”她对着他的面说。“我等了你足足四个小时。不这么做,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办法能找到你。”

  米奇点点头,笑笑,仿佛想说:“挺好,你做得对。”

  “什么事?”他接着问。

  她看看四周。“我们得谈谈,不过不能在这儿谈。”

  “哪里方便?”

  “可不可以边开车边谈?”

  “当然可以,不过最好不要用我的车。”

  “我有辆车,只是太旧,不过还行。”

  米奇付过酒钱,跟着她走出门外。他们来到一辆破旧的大众“兔子”车前,她拉开车门,米奇挤了进去。她踩了五次油门才把车发动。

  “你想上哪儿?”她问。

  “你看着办吧。”

  “你结过婚了吧?”她问。

  “是的,你呢?”

  “我也是。我们此时此刻在这儿,我丈夫要是知道了,是不能理解的。”

  “我妻子想必也是一样,虽说她眼下不在城里。”

  塔米往机场方向驶去。“我有个想法。”她死死抓住方向盘,不安地说。

  “想说什么?”米奇问。

  “噢,埃迪的事听说了吧。”

  “嗯。”

  “你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

  “大约圣诞节前十天吧,我们私下碰过面。”

  “不出我所料。他替你做事,从不做记录,说是你喜欢这样。他没对我说什么,不过我和埃迪,这个,我们,嗯,我们……很亲密。”

  米奇想不出说什么好。

  “我是说,我们很亲密。明白我的意思吧?”

  米奇喝了口啤酒。

  “他对我说了一些本不该告诉我的事。他说你有个奇特的案子,你公司里的几个律师全都死得不明不白,还说你总是觉得有人跟踪你,窃听你的谈话。在一个法律顾问公司里,这就相当奇怪啦。”

  他原是这么严守秘密的,米奇想。“是这样。”

  她转过车头,进了机场,朝停车场开去。

  “在办完你的事后,有一次他对我说,就说过一次,是在床上说的,他觉得自己被盯梢了。那是圣诞节前三天。我问他是谁在跟踪,他说不知道,不过他说可能和你的事情有关。他说得不多。”

  她把车停在尽头的暂时停车处。

  “还有其他人会跟踪他吗?”米奇问。

  “不可能。他是个出色的侦探,办案不会留下线索。何况他曾经当过警察,还坐过牢。他应变能力很强,没有人能盯住他,决不会。”

  “那么谁杀了他呢?”

  “当然是盯他梢的人。报上说,他在调查一个富翁时遇害。那不是真的。”

  蓦地,她不知从哪儿掏出一支加长过滤嘴香烟,点着了。米奇摇下窗玻璃。

  “不介意吧?”她问。

  “不,只是让烟往那边吹。”他说,指指她身边的车窗。

  “不管怎么说,我是害怕了。埃迪深信,跟踪你的那伙人极危险,也极精明。十分老练,他是这么说的。他们既然能杀了他,还能放过我吗?也许他们以为我了解一些情况。他被害之后,我一直没去办公室。我不打算回去了。”

  “换了我,我也不会回去的。”

  “我可不蠢。我跟他干了两年,也学了不少东西。暴徒凶手,什么样的人没见过。”

  “他们是怎样打死他的?”

  “他有个朋友在警察局。他偷偷告诉我,埃迪后脑部连中三枪,是0.22口径左轮手枪水平打过去的。现场没留下一点线索。干得干净、利落,够职业水平。”

  米奇喝完啤酒,把瓶子放到汽车底板上。

  “这简直不可能,”她重复说。“我是说,什么人竟然能挨到埃迪背后,钻到后座上,对着他的后脑勺,连开三枪?”

  “也许他睡着了,中了埋伏?”

  “不会。他夜深干活,总是调动全身兴奋神经,没一根歇着。”

  “办公室有没有什么记录?”

  “你是说有关你?”

  “不错,有关我。”

  “好像没有,我从没见他写下什么。他说你希望那样。”

  “是的。”米奇松了一口气。

  他们望着一架波音727飞机起飞,向北飞去。

  “我真的害怕了,米奇,能叫你米奇吗?”

  “当然可以。”

  “我也许得躲一躲。”

  “躲到哪里去?”

  “小洛克·圣·路易斯或纳什维尔。”她又点了支烟。

  干净、利落,够职业水平。米奇再次自言自语。他看了她一眼,发现她脸上挂着一颗泪珠。她狠吸了一口烟。“我想我们到了一条船上,对吧?他们杀了律师,杀了埃迪,下一个目标就是我们了。”

  “听着,我们这么做好了。我们得保持联系,不过你不能给我打电话,也不能来见我。我妻子知道一切事情,今天见面的事我也会告诉她,不必担心她。你每周给我寄封短信,告诉我你在什么地方。你母亲叫什么名字?”

  “多丽丝。”

  “好的,这就是你的代号。今后不管给我寄什么,都签上‘多丽丝’这个名字。”

  “他们也查你的邮件吗?”

  “也许吧,多丽丝,也许会的。”

  ------------------

推荐访问:陷阱回避第17关 陷阱回避第20 陷阱回避第24 陷阱回避第25 陷阱回避第29 陷阱回避第27 陷阱回避第26 陷阱回避第19关怎么过 陷阱回避攻略19 陷阱回避第16关 陷阱回避第21 陷阱回避攻略21 陷阱回避第14关 陷阱回避第22 陷阱回避第21关 神回避第18关怎么过 陷阱回避第15关 陷阱回避第23 陷阱回避第28 陷阱回避第10 陷阱回避第30 陷阱回避2 神回避22关 神回避20 神回避29 陷阱回避第20关 陷阱回避第23关 陷阱回避第25关 陷阱回避第24关 大意掉陷阱

本文来源:http://www.tonghuashijie.net/yy/20246.html

童话世界 http://www.tonghuashijie.net

Copyright © 2002-2018 . 童话世界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356960号

Top